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傲君索情 第 27 頁


得夜愈深、人愈靜…… 齊傲宇支着頭,側身躺在床上,溫存地掠開雲柔依頰畔的髮絲,指腹輕柔地留戀她溫潤柔滑的粉須。 「妻子……老婆……內人……」他喃喃自語, 「孩子的媽……」暖暖的幸福感在體內流動,性感的唇揚
作者:小言 / 頁數:(27 / 0)

她可以拿任何人當大餐,就是不該將目標放在他身上。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雲柔依是我齊傲宇的女人,現在肚子裡又有我的骨肉。如果有人膽敢傷她一根寒毛,不論那個人是什麼皇親國戚,我都會叫他吃不完兜着走!」
狠厲無情的口氣流露出濃濃的血腥味,迴蕩在寬敞的餐廳裡,眾人一凜,任誰都不敢懷疑他的決心。
成婕聞言一震,妒火更熾。她自然知道齊傲宇這番話是衝著她來的,但……冷冽如刀鋒的目光射向雲柔依。
雲柔依被她冷酷的視線盯得心臟猛縮,几乎無法喘息,忙躲進齊傲宇堅定的懷抱。
走着瞧吧,雲柔依。別以為你略勝一籌,將來登上齊傲宇夫人寶座的絶對是我成婕。
燦爛的星光灑下一層銀亮的金粉,將生意盎然的庭園點綴得美麗如畫,輕風微拂,暗香在夜空下浮動。偶爾幾聲清亮的蟲鳴,劃空而過,襯得夜愈深、人愈靜……
齊傲宇支着頭,側身躺在床上,溫存地掠開雲柔依頰畔的髮絲,指腹輕柔地留戀她溫潤柔滑的粉須。
「妻子……老婆……內人……」
他喃喃自語,
「孩子的媽……」
暖暖的幸福感在體內流動,性感的唇揚緩緩漾起柔柔淺笑,突地,笑顏一頓,一雙妒恨的眼神在腦裡一閃而逝,不好的預感閃電般自胸口升起。
那女人意志堅定,心電夠狠。和純潔如小白兔的雲柔依比起來,她就像一條饑寒交迫的毒蛇,如果有人站在她和令她垂涎的獵物中間……
一陣冰冷的寒氣划過胸口,逼得他健臂一張,將馨香溫軟的小身子捲進懷裡緊緊抱住,彷彿只有這樣,才能安定地浮躁不安的心緒。
「依依,不准睡了,我有話要問你,快起來!」
「臭齊傲宇,你怎麼這麼壞?自己睡不着也就罷了,還吵得我不得安眠!」雲柔依辛苦撐開重逾千斤的眼瞼。
想睡而不能睡,和睡到一半被挖起來,同樣是人間慘事,好痛苦喔!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待會兒再睡,我現在有話要問你!你快醒醒。」

等雲柔依終於睜開了眼睛,卻見到天塌下來都無動于衷的他竟一臉惶然,教她不吃驚都難。
「怎麼了?傲宇,發生什麼事?」溫熱的小手撫着他的臉,「你的臉色好難看!」
「告訴我,依依,你……恨我嗎?」他緊張地盯着她,不想放過她任何一絲表情。
「恨?」她有些莫名其妙,半夜拉她起來,就為了問這種奇怪的問題?她忍不住想嘆氣。不過他既然問得認真,她也不好敷衍了事。
她認真地想了一下,搖頭道:「我是有些怕你、氣你,但……實在還稱不上恨這麼嚴重。我想,要不是我爸爸做了這麼多過分的事,你是不會這麼生氣,甚至遷怒到我身上。雖然有時候我很生你的氣,可是想想,你其實對我還是很好的,氣也就消了。」
誰教一切都是爸爸先錯在先呢,她是很認分的。時尚書屋
齊傲宇聽得很心虛,但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那你愛不愛我?」
她一愣,小臉瞬間燒得通紅,既嬌又差地嚷嚷道:「齊傲宇,你……你別得寸進尺喔!」
說的也是!想想自己先前強人所難的行為,要她愛他好像有些難,反正他們以後有的是時間,當務之急就是……
「我們結婚吧!」如此一來,不但可以讓有心人死心,也可以讓他旺盛的佔有慾合理化,不用再忍受部屬們的調侃。
誰知道向來喜新厭舊,換女人如衣服的齊傲宇,現在竟無法忍受別的男人多看雲柔依一眼。最慘的是,愛美是人的天性,她又是人見人愛的美人兒,為此,他的白眼滿天飛,他那些「天性」堅強的部屬兄弟們,人人有獎,個個領得莫名其妙。
「結……不要!」雲柔依差點以為自己聽錯了。
「雲柔依,你怎麼可以說謊?」齊傲宇暴怒地瞪着這名膽大包天的女人。向來在女人堆裡橫行無忌的他怎麼也沒想到自己會被一個小女人拒絶。自尊心大大受損,連帶他那俊美的臉龐也黑了一大片。「是你自己說不恨我,現在為什麼又不肯嫁給我?」
「我……」
她咬了咬柔嫩的唇瓣,吞吞吐吐了好半晌,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別考驗我的耐心!」要不是將她調查得很清楚,他會以為她另有所愛!
「我不要奉子成婚。」

「奉子成婚!」他一怔、不知她哪來的想法,不過……這倒是一個逼婚的好理由。
一旦開了頭,後面就不難。雲柔依深吸口氣,整理一下思緒,才緩緩說明拒絶的理由。
「當年我父親是酒後失態,讓我母親懷了我,我爸被迫負責。我記得小時候外婆說強摘的瓜不會甜,勉強來的婚姻也不會幸福,我父母是結婚了,卻從此過着貌合神高、同床異夢的痛苦日子。不快樂的父母怎麼可能給孩子幸福?我從小嘗盡了父母的疏忽和冷落,就是最好的證明。」

想及鎮日哀嘆哭泣的媽媽,和將所有時間心力花在研究病情的爸爸,童年那種可怕的孤寂再度泛上心頭,她美麗的小臉也蒼白了。「不,我不要嫁給你,我不要過那種可怕的日子,我也不要我的孩子嘗到那種可怕的滋味。」

小時候,她總以為自己是不是不乖或做錯了什麼,不然為什麼爸爸和媽媽都不愛她,甚至不想多看她一眼,管家和老師們都一再告訴她,不是她的錯,但她還是很不安,根本無法釋懷。等到她長大了、懂事了,但心底的傷痕並沒有消失。
「依依……」
他心疼地將她擁入懷裡,恨不得將她那失職的父母捉起來揍一頓。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