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傲君索情 第 29 頁


卻因驚嚇而昏厥,還好有路人及時扶住。 深吸了口氣,平穩一下心跳,齊傲宇這才振起精神,開始詢問車禍肇事的原因。 「到底是怎麼回事?老陳,你開車一向謹慎,為什麼會發生車禍?」 再度向齊做字深深一鞠躬,表達滿腔的歉
作者:小言 / 頁數:(29 / 0)

雖然主治醫師一再向他保證雲柔依沒事,但齊做宇一顆驚惶的心,還是直到親眼見到了依依才放下。他虛軟地躍坐床沿,雙手支在她兩側,俯身用臉貼著她溫潤細緻的粉頰磨贈者。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沒事,她真的沒事!
雖然她還在昏睡中,臉色也嫌蒼白了些,但已足夠他確定,她真的不曾受到致命的傷害。
「對不起,少爺。」
一直守在病房,頭、手包着紗布的司機陳伯見狀,更加慶幸自己能及時反應過來,在危急中保住了少夫人。
原來當時車子直奔雲柔依而來,司機陳伯見情形不對,直覺猛跌油門,用車子迎向來車的猛烈撞擊。雖然房車的鋼板很厚,不過,由於撞擊力太強,他還是受了點輕傷。而當時人站在騎樓的雲柔依,卻因驚嚇而昏厥,還好有路人及時扶住。
深吸了口氣,平穩一下心跳,齊傲宇這才振起精神,開始詢問車禍肇事的原因。
「到底是怎麼回事?老陳,你開車一向謹慎,為什麼會發生車禍?」
再度向齊做字深深一鞠躬,表達滿腔的歉意後,老陳便詳細描述當時的狀況。
「你說對方是故意要懂依依的?」齊傲宇鋭利的眼眸爆出嗜血的凶光。
「是,這點我很確定。因為來車是突然加速從對面車道撞過來的,沒掛車牌,而且我還看到司機頭上戴着頭罩。」
這充分顯示對方根本是有備而來。
「這是謀殺,老大!」沉思過後,孫凌霄提出他的看法。「依依才剛回國,認識的人不多。而且她個性善良,生活單純,和人結怨的可能性極小。 我想她本人不太可能會有恨她恨到想殺了她的仇人。」

「你是說對方是針對我?」這個可能性太高了,齊做字俊顏倏地一黑。他以鐵腕縱橫商界多年,黑白兩道的仇人沒有一百也有九十九,範圍實在太廣。
「霄,這件事就交給你了。我要你詳細初查,絶不可放過任何膽敢傷依依的人。」
不將這些膽大妄為的人渣找出來解決排,誰知道他們會不會再來一次?這回依依雖然僥倖逃過一劫,但沒人是天天過年的,好運氣早晚會用光的。
「是!」
「老陳,這回多虧你反應快,你也去休息吧!」
孫凌霄等人才關門離開,床上的人地突然發出細微的呻吟。
齊傲宇立刻小心翼翼地將她抱了起來。「依依,你醒了?有沒有覺得哪那裡不舒服?」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雲柔依睜開眼睛,就見到一臉關心緊張的齊傲宇,水霧瞬間迷漫了她的雙眸。
「那車子好快,我閃不了……」
那驚險的一幕嚇得她直打顫。突地,她按住肚了,滿臉驚惶,「寶寶……」

「寶寶很好,他沒事,那輛車子被陳伯攔了下來,沒撞到你。」
想到只差一點點,他就要失去雲柔依,他所受到的驚嚇絶不比她小,忍不住深深摟緊她纖弱的小身子,將臉埋進她的頸窩裡,吸吮她動人的馨香氣息。直到這一刻,他終於不得不承認……失去雲柔依的感覺太恐怖了!他,齊傲宇真的已經不能沒有雲柔依了!
「那陳伯……」

「放心,老陳也沒事了。他受了點擦傷,我讓他放假回去好好休養了!」
「傲宇……」
雲柔依像隻飽受驚嚇的小貓咪,不停地在主人懷裡磨磨蹈蹭,傾訴她的委屈。「那輛車子好壞,都不遵守交通規則……」

「乖,一切都過去了,沒事了,別怕!」他一手扶住她的後腦勺,細密如雨絲的啄吻灑滿了柔嫩的小臉蛋。
「對不起……」
雲柔依心裡湧起一陣自責,「要不是我嘴饞想吃蛋糕,也不會發生車禍,陳伯也不會受傷了,都是我不好……」

「才不是呢,」齊傲宇不想她多愁善感,笑着親親她的小鼻子,慶幸遭:「還好你突然嘴饞,人也才會走出車外,所以車子撞不到你,我們的小寶寶才能保住。」
如果車禍當時她在車內,所受的傷害必然更大。「我的依依果然是個福大命大、福壽綿長的小女人。」

「真的嗎?我……」
雲柔依突地驚喘了聲,小手扣住不知何時鑽到她衣服底下的「怪手」,憤怒地瞪大了眼,「齊傲宇!」
這個大色鬼,她人還躺在醫院的病床上,就開始不安分!
他嘿嘿乾笑,但罩住她左胸脯的大掌仍不肯放鬆。「你知不知道自己有先天性心臟病?」
「心臟病?」白了他一眼,卻也拿他無可奈何。想了一下,「我記得小時候曾因驚嚇過度,小小發過一次病。不過,醫生伯伯說只是輕微的,只要作息正常,心情保持平靜,就沒關係了。」

「可憐的依依!」齊傲寧撫着她白裡微透青絲的嫩頰。
「開始覺得後悔了?」
「別傻了!」翻身上床覆住她,輕舔着她柔嫩而略顯得蒼白的臉頰,「我是心疼好不容易將你養得圓了些、壯了些,可是瞧瞧你現在……」

「什麼圓些、壯些?」頑皮的小手拉住他兩頰的皮,推擠又拉扯,「原來你是這麼的壞心,竟然將我當成小豬仔在養!」
成婕再度來到鐵老大的秘密巢穴。
「老大,成捷小姐來了!」
「讓她進來。」
鐵老大想了一下,便對一干手下命令道:「這件事就先這麼決定,記得要兄弟們拉上嘴巴,別露了口風。你們先出去!」
「是!」
小唆羅將成婕引到密室,淫穢的視線在成婕傲人的胸前轉了幾圈,得到成婕的殺人冷眼,才摸着鼻子關門離去。門一關,成婕再也忍不住發飆了。
「你是如何辦事的?收錢的時候,你不是信誓旦旦的說一切設問題嗎?為什麼雲柔依還是活得好好的,連根頭髮也沒傷到?」雖然是面對黑道人物,但成捷的氣焰依然高張。
要不是為了要除去雲柔依,她才不會和鐵老大這種粗鄙不義的莽夫有所來往,那會玷占了她的身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