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傲君索情 第 3 頁


這樣的教育方式,讓他擁有超出常人的知識和能力,而他也早習慣父親一個又一個,不斷丟過來的難題。不過,那僅限于公事上,「至于私人事務,諸如:娶妻生子……這得看他高興,別人棗即使是他親生父親,也無權干涉! 算了!方向盤一
作者:小言 / 頁數:(3 / 0)

嚴厲的命令也止不住齊傲字堅定的步伐,他頭也不回地走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齊傲宇,我說……氣死我了,這混帳分明想活活氣死我!」齊岳氣喘如牛,大手猛地一揮,桌上的茶具碎了一地。
齊傲宇黑沉着一張俊臉,一路飄下父親居住的陽明山。
孫子?連獨生子都沒時間關心的齊岳,竟然急着要孫子?齊傲宇冷笑,年紀大了,想學人家含飴弄孫?
齊岳相信金錢的力量,他認為高人一等的薪資能買來僕人和專業師資的一流服務,所以他很放心地將獨生子丟給他們,然後縱情恣意的將所有心神和時間花在事業和無數的女人身上。定時召見兒子,不是詢問課業進度、考試成果,就是再交下一堆足夠壓得人直不起腰的功課,不曾有過一句親情的問候。
這樣的教育方式,讓他擁有超出常人的知識和能力,而他也早習慣父親一個又一個,不斷丟過來的難題。不過,那僅限于公事上,「至于私人事務,諸如:娶妻生子……這得看他高興,別人棗即使是他親生父親,也無權干涉!
算了!方向盤一轉,銀亮的跑車前社交名媛林盼盼的香閻飛馳而去。他現在滿肚子的火,需要一個熱情的床上高手幫他消耗。
手機一響,他按了下免持聽筒。
「老大……」
孫凌霄委屈又哀怨的聲音悠悠蕩起。
「有屁直放,別在那裡給我哭聲哭調的,找死。」
老大,你心情很不好喔!
「對,我正想找人宣洩一下,你要不要自告奮勇?」打架和做愛,同樣都能讓他達到消火的目的。
「別別,雛肋難堪虎爪,我自知一身細皮嫩肉,經不起您的鐵拳疼愛,請您可憐可憐小的,明日還得和客戶開會呢。」
頂着鼻青臉腫的豬頭見客?嘖,他這個總經理還要不要當?「老大,阿威是我們公司安全人員的總教頭,武功高強,絶對是您打架消火的不二人選……」
阿威皮粗肉厚,當沙包再適合不過了。
「他到南部出差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噢……」
完了,那他這個壞消息還要不要說呢?
「你到底有什麼事,別拐彎抹角的。」

「呃,老大……」
他小心翼翼地呼喚着。
「上一個考驗我的耐性的人,現在墓旁的草都快比人高了。」

孫凌霄一驚,脫口道:「明鴻辦公大樓招標案,剛纔開標了。我們齊氏旗下的永業建設以十萬元的差距,輸給了英風建設。」

永業建設是齊氏集團旗下的產業,由於資金
充足,加上品質保證,近幾年來已然取代英風建設,成為業界新龍頭。
「十萬元?」齊傲宇緩緩道,這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差距,不過,就因為太微不足道了,更顯示出對方的囂狂。
「沒錯!」平穩徐緩的聲調,卻聽得孫凌霄毛骨悚然,忍不住為在業界屹立數十年的英風建設哀悼。姓穆的實在有夠白目,平日囂張也就罷了,竟然笨得拿竹竿去捅馬蜂窩。想到那刺耳的好笑,孫凌霄心一橫,落井下石道:「姓穆的還當場放活,說他一定會在近期內奪回建築界的龍頭地位。」

「是嗎?」齊傲宇冷厲的光芒在他眼底一閃而逝。方向盤微轉,將車子停靠在路邊,「拿好紙筆了嗎?我要你仔細記下來……」
他撂下一串的交代,又討論了一陣之後,才斷線。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同樣的,人若犯我,我嘛……」
齊傲宇冷冷一笑,陰狠的笑容充滿濃濃的血腥味。
油門一踩,車子化作一道銀光,朝另一個方向飛逝。
「嗯,很好,再來……」

雲柔依輕柔地鼓勵,順利彈完一段的小蘋開心卻又緊張地朝她一笑,隨即將注意力轉回琴鍵上。
這是雲柔依第1次當老師,教的又是她學了十多年的鋼琴,倒也遊刃有餘。而她的學生一女傭小蘋,是雲柔依在懷園交到的第1個朋友。
一個星期前,齊傲字將她丟在人生地不熟的「懷園’後,隨即像在人間蒸發似的銷聲匿跡。好在雲柔依自小體弱多病,躺在床上的時間多過活蹦亂跳的時間,早學會了如何自得其樂。加上,雲柔依氣質高華、舉動優雅,一望可知是教養極佳的名門淑女,對人總是輕聲細語、和顏悅色的,因此輕易就獲得懷園上下員工的喜愛。其中,又以專門負責服侍她的女傭小蘋最為崇拜她。時尚書屋
不過,當雲柔依提議要教她彈鋼琴時,小蘋還是猶豫了好一會兒,直到雲柔依向她保證棗
「放心!雖然我還是很想離開這裡,不過,這和我教你彈鋼琴是兩回事。教你彈鋼琴,對我而言,是消遣時間;而你學鋼琴也只是好玩罷了。我不會用這樣微不足道的小事來向你索恩的,你別想太多,自己嚇自己!」
雲柔依為什麼能這麼悠哉的過日子,難道她不怕齊傲宇?錯了,雲柔依其實很怕他的。
她覺得齊傲字就像一失狂怒的雄獅,凶惡的眼神像要將她生吞人腹似的,嚇得她膽顫心驚。不過,縱使如此,天性樂觀的雲柔依對未來倒也不會終日惶惶,寢食難安。
因為她認為齊傲宇雖然以野蠻的手段將她綁到懷園,可是除了限制她的行動和通訊自由外,並未虐待她,還依照她的尺寸,命人送了大批名貴服飾。平心而論,她在懷園的生活其實是舒適的。所以雲柔依認為齊傲宇純粹當她是人質,目的在逼她父親出面。
只是……雲柔依不知道父親什麼時候才會知道她被扣押了,也不知道父親若知道了……會不會來救她?
雲柔依愉悅的明眸掠過一抹陰股,溫雅的笑容也有些黯淡,爸爸一向不太喜……突地,她頸背的汗毛直豎。
砰的一聲轟然巨響,雲柔依和小蘋同時一震、回頭。傲立在門口的威猛男子,讓兩人跳了起來,像老鼠見到貓,連氣都不敢喘一聲的僵住,動都不敢動一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