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傲君索情 第 30 頁


織的成婕,愈發不能忍受鐵老大的失手,尤其當她瞧見他畏縮的模樣。輕鄙的意思就更明顯了。 「虧你鐵老大還是道上有點名氣的人物,沒想到膽子卻比老鼠大不了多少!」 鐵老大嗆了一下,愛面子的他不得不硬撐道:「話不能這麼說!
作者:小言 / 頁數:(30 / 0)

「成婕小姐,你這麼說就太傷人了,其實要認真論起來,這次的失敗都是你的過失。」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大刺刺地端的寶座裡的鐵老大反駁道:「你事先為我入不先說清楚目標的身分?齊傲宇可是道上赫赫有名的重量級人物,他的女人是隨便能動手腳的嗎?你這不是擺明了在設計我?現在齊傲宇為了追查這件令,弄得道上風聲鶴唳,人人自危。我怕早晚會查到我身上來。」

唉,如果早知道目標是齊傲宇的女入。他再大條也不敢這麼膽大妄為,現在也不必提心吊膽了。
「什麼?齊傲宇足道上的重量級人物?」成婕臉色一變,怎麼也沒想到齊傲宇不僅叱吒商場,連在黑道也有如此有勢力。驚懼之餘,愛慕之心更熾,那病奄奄的雲柔依哪配得上英明神武的齊傲宇呢!
妒恨交織的成婕,愈發不能忍受鐵老大的失手,尤其當她瞧見他畏縮的模樣。輕鄙的意思就更明顯了。
「虧你鐵老大還是道上有點名氣的人物,沒想到膽子卻比老鼠大不了多少!」
鐵老大嗆了一下,愛面子的他不得不硬撐道:「話不能這麼說!如果我事先知道對方的身分,動手時自然會更加謹慎小心,務求一擊成功。也不會弄得措手不及,還讓你抱怨。」

「沒種就是沒種,你再怎麼強辯也沒用!」她嗤了聲。信他才有鬼!
「你……我沒種?」鐵老大氣極而笑,眼神邪惡.又淫穢。
成婕雖然氣焰高張,但緊期在薄薄衣料下的身材,卻也是不爭的好,鐵老大會題已久。尤其那對做人的豐乳,嘖嘖,乳溝之深,簡直會跌死人哪。
「看來我再不展現一下『實力』,讓你心服口服,豈不是教你看扁了?」他意有所指道。
「好啊,我倒要瞧瞧你有何實力能讓我心服口服!」她冷哼一聲,高傲地坐入黑色沙發裡。「先說好了。你的實力如果不能讓我滿意,就別浪費我的時間,馬上把我先前給你的五十萬還來,我也好另外找棗「’她一口氣便在喉嚨,傲慢的雙眸瞪得像牛鈴。
鐵老大右手握著槍,直指向她,槍口甚至離她的鼻尖不到三十公分。
她顫抖地站起身,冷汗直流,「你……你想做什麼?我、我警……警告你……」

「警告我?!」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冷笑,忽地大掌一揮,成婕頭一歪,尖叫着摔進長型沙發裡。
「你這騷貨憑什麼警告我?別忘了……」
他跨坐在茶几上,粗魯的大掌罩住她碩大的乳房,用力的探着,無視幹成婕的驚叫和掙扎,望着她的神情既得意又淫邪。
「成婕,我們現在可是同一條船上的人!如果老子我有了萬一,你也別想有好日子過。想想你那個有權有勢的義兄吧,如果他知道是你拿錢買兇要殺害他的未婚妻……」

「不!你不能告訴他!」她大叫,如果齊傲宇知道是她……她無法想像自己會有什麼下場,到時連乾爹都不會同情她了。
成婕驚慌失措地抓住他,哀求道:「鐵老大,我錯了,我不會向你要求退錢了,你們黑道不是講究義氣的嗎?我求求你不要說……’」
「求我?當然沒問題。」
這件事根本不用她求,他又不是白痴,哪會采得去向齊傲宇自投羅網!他邪笑着,用槍在她胸前比劃幾下,「把衣服脫掉!」
「不要!」她驚煌地拉緊衣服,「我……我不是說了那些錢都給你,我不要了……」

退費?!錢一旦入了他的口袋,還想他吐出來?
想都別想!
「住口!叫你脫你就脫,羅唆個什麼勁!」他不耐煩地丟了槍,粗暴至極地撕裂她的名牌服飾。
「不要,放開我,你不可以……」
一她哭喊驚則,權力抵抗,但不管她如何抵抗掙扎,在他有力的壓制下,她根本動不了,只有眼睜睜的任他擺佈沒三兩下就被聰得像初生的嬰兒。
望着成婕雪白光滑的裸體,雙眼瞪得像牛鈴,大掌往嘴角一抹,擦去溢出的口水,「嘖,不愧是養尊處優的大小姐,皮膚這麼白嫩細膩,根本不是那些妓女所能比較的,我今天真是艷福不淺啊!」再也無法忍耐渾身的熱脹,他急色地解開腰帶,拉鏈往下一拉……
「啊,不要,我……我給你錢,要多少我都給,你可以去找妓……」
成婕淒惶他尖叫。
「住口,不准叫!棗他握住她胡亂踢動的小腿,往沙發的手靠上一提,她赤裸的身子變成頭低臀高,仰躺在長沙發上。
他猛力拉開她光裸的大腿,腫脹的男性慾望不顧一切的向前一挺。
「啊棗」她淒厲的尖叫着。
「沒想到你還是個處女!」他有些吃驚,卻有着更多的得意,「你不早說,我也好溫柔點!」
「魔鬼,你是禽獸不如的……啊棗」她的哭叫咒罵,結束於他無情的挺動。
既然人家不屑於他的體貼,他也就不客氣了。
他瘋狂的挺進,像要刺穿她,伴着她的刺耳尖叫哭喊,一下又一下……
由於雲柔依的身體狀況特殊,無法負荷齊岳所期望的豪華婚禮,在一場莊嚴典雅的小婚禮後,雲柔依成了齊傲寧名正言順的妻子。
自從醫生建議孕婦要有適度的運動,以培訓將來生產的體力。為此,齊傲宇再怎麼忙碌,每天還是會押着雲柔依到花園裡散步。尤其越接近預產期,他根本是將所有的交際應酬全推給手下的高級主管,下班時間還沒到,人已經回到懷園了。
「唔……別,嗯……別這樣,被……瞧見了,多不好……」

今天是假日,天清氣朗,萬里無雲,太陽也不大。連風兒都特別溫柔,款款輕拂,花園裡繽紛的百花紛紛輕舞款擺,誘人的馨香四處瀰漫。
一早,齊傲宇就將懶洋洋的雲柔依挖出柔軟的大床,到花園裡散步兼賞花。不過,瞧見身旁的人兒人比花嬌艷,不免色心大動,手腳也就不太安分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