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傲君索情 第 4 頁


渾身泛起一陣寒意,她忍不住摩挲着雪白的藕臂。 她今天穿了一襲剪裁優雅的蘋果綠洋裝,柔軟服貼的布料順着纖細玲成的曲綫而下,露出一截凝脂般雪白纖長的小腿,為了不讓素雅的裝扮顯得單調,胸前垂掛着一條以珠寶鑲嵌而成、色彩斑斕
作者:小言 / 頁數:(4 / 0)

齊傲字原本有型有款的墨黑短髮,經過無數次的爬梳,凌亂得有如海盜,倍添一股危險氣息。剪裁合身的手工西裝已經脫了下來,此刻正掛在手臂上,領帶鬆鬆地是在頸子上,周身射出一股凌厲低人的氣勢。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齊傲宇火大地瞪着雲柔依。
這幾天來,他為了收拾雲祟輝所造成的損失,忙得分身乏術、不可開交,而她棗罪魁禍首的女兒,竟然每天在他的地盤上過着悠然自得的好日于?簡直豈有此理!
但憤怒的視線卻在瞧清雲柔依時,瞬間轉變為另一種火,深途的眼眸燃起的人的烈焰,嚴峻的唇瓣揚着教人頭皮發麻的邪笑。
雖然是炎熱的夏天,但云柔位卻不知為何,突地渾身泛起一陣寒意,她忍不住摩挲着雪白的藕臂。
她今天穿了一襲剪裁優雅的蘋果綠洋裝,柔軟服貼的布料順着纖細玲成的曲綫而下,露出一截凝脂般雪白纖長的小腿,為了不讓素雅的裝扮顯得單調,胸前垂掛着一條以珠寶鑲嵌而成、色彩斑斕的蝴蝶項鏈。
她好美,美得就像棗春之仙子。
「下去!」他輕柔地下着命令,雙眼牢牢地鎖住雲柔依,小蘋卻直覺地跳了起來,拔腿就往外衝。
他那看似溫和,實則邪氣十分的笑顏,瞧得雲柔依心慌意亂,不知如何是好,尤其那神情就像饑腸轆轆的獅子在盯梢美味的獵物,她忍不住脫口叫道:「小蘋……」

雲柔依驚煌的聲音及時拉住小蘋,她腳下一頓,才要回頭……
「滾!」
驚人的冷喝像疾雷劈空而下,嚇得小蘋再也不敢有他念,立即抱頭鼠竄。
小蘋一走,空蕩蕩的琴房只剩他們兩人,尤其是朝她漫步而來的獅王,讓雲柔依更是壓力倍增。
「呃……」
她潤了潤乾澀的喉嚨,一時想不起要說什麼,只好寒暄道:「齊先生……」

「傲宇,我要你叫我傲宇。」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莫名其妙的瞧他一眼;好吧,傲宇就傲宇,她從善如流道:「傲寧,你好。」

「不好,我很不好!」齊傲宇直直走到她跟前才停,兩人從頭髮到腳尖几乎貼在一起,那是几乎,實際上兩人沒有一丁點的接觸,但不到五公分的距離卻讓她連呼吸都不敢太用力,尤其他獨霸的氣息幻化成千手千腳般,緊緊包裹住她。
「別這樣。」
雲柔依急促地喘息,困難地拔起僵硬的腳,退開兩步。她不想和他靠得太近,那會讓她窒息。「你有事就說,靠得太近我會不舒服。」

齊傲宇斜睇戒慎的雲柔依邪笑,笑得她心驚膽跳,突地長臂探,將閃避不及的她輕而易舉拎到眼前,「問我,用你迷人的小嘴問我為什麼不好?」
「你……」
實在爭不過他的堅持,只好順從道:「請問你為什麼不好?」
「我們公司最近參加了一個工程招標案,本來已經得標在望了,卻因為你父親突如其來的背叛,將底標資料盜賣給對手,讓齊氏以十萬元的些微差距,奪標失敗而喪失價值十億以上的工程。所以我現在的心情……」
深幽的黑眸直直猛進她眼底,他輕而緩的搖頭,「很不好。」

「啊!’她一愣,爸爸真的……「對不起。」

澄亮的美眸充滿歉疚,粉嫩的唇瓣可憐的顫抖着,她是這麼的無辜,這麼的……誘人。
他呻吟了聲,無法抵抗地集合上俊逸出塵的臉龐,含住她可口的唇瓣。
雲柔依瞪了大晶瑩的水眸,他怎麼可以……
「你……」
在開口的同時,狡猾的靈舌乘事鑽入她嘴裡,急切地吸取她的蜜汁。
噢,這個誘人的小妖精……一道激電刺入骨髓深處,奇異的快感迅速漫過全身,齊傲宇只覺全身骨頭都酥了。
雖然她是顆毫無經驗的青蘋果,連回應他都不會。但……她根本不需回應,就已經讓他渾身熱燙得難受。
光是抱著她柔軟的香軀、吻着她甜蜜的小嘴,就讓他悸動得不能自製。可以想像,一旦他真的進入她……
齊傲宇焦急地低吼着,呼吸濃重而急促,霸道的大掌在她柔美的曲線上揉搓、探索,逗得她心跳狂亂、呼吸急促,只覺得頭暈目眩,彷彿
天與地都在旋轉,意識越來越模糊……
齊傲宇握住她癱軟。毫無抵抗力的身子一抬,轟的一聲巨響震開了迷霧,也震醒了雲柔依。
她使力推開俯在胸口的黑色頭顱,這才發現自己意坐在鋼琴鍵盤上,最可怕的是……不知何時,她酥胸半裸,及膝的裙援也被翻到腰際,露出雪白無瑕的大腿和白色的小褲褲。
「呀,你……你怎麼可以……放開我,你太過分了……」
她又要閃躲他輕薄的手,又要整理凌亂的衣服,簡直手忙腳亂。而鍵盤也隨着她的動作,發出熱閙的雜音。
「我過分?你那個寶貝父親就不過分嗎?告訴你……」
將漲滿慾火的臉龐逼上她的,「你償債的時候到了!」說完,一把抱起她就往臥室走。
「償債?啊……別這樣,你想做什麼?」她驚叫着,像隻慌亂的小貓,張牙舞爪外加拳打腳踢地掙扎着,卻抵不過他的強橫,「你……你別亂來呀,求求你,我跟你道歉,對不,唔棗」,。
齊傲宇雙臂一送,她便滾入大床裡,他也跟着撲上去。她驚喘着,來不及抵抗,就被粗暴地撕碎一身美麗的雲裳。
「你棗」她雙手抵住他赤裸的胸膛,驚惶不已,「別這樣,快放開我,你……你不可以……」
話還沒說完,粉嫩的小嘴已經被攫住了。
他懲罰性地合住她誘人的唇瓣,但她那柔嫩溫潤的觸覺,卻在電光石火問奪去了他的怒氣,教他不由自主地加深他的吸吮,沉醉在那曼妙甜美的感受裡。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