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傲君索情 第 7 頁


小心……」小蘋伸手要扶。 「不,不要碰我……」雲柔依驚煌地避開她,提高被單裹住赤裸的身子,她不要自己的慘狀被人見着,「走開,你走開呀,不要你來看我!」 「小姐……」小蘋哽嚥著,隨即深吸口氣,輕聲道:「小姐,
作者:小言 / 頁數:(7 / 0)

黑級般的長髮被散在雪白的枕上、床單上,赤裸的身子俯臥在凌亂的大床,身上只覆了條薄被,露出的香肩電滿佈紅紅紫禁的痕跡。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天啊,依依小姐對少爺是那麼畏懼、那麼害怕,一心只想著如何離開的地,絶不可能自顧投懷送抱的,那麼眼前這一幕……小蘋好自責,依依小姐是如此的善良美好,她早該想辦法幫她離開這裡,她就不會……
「都是我不好……」
小蘋自責不已,吸了口氣,輕喚道:「依依小姐,醒醒……」

雲柔依緩緩醒來,她強自睜開酸澀的眼瞼;「小蘋,啊……」
才想坐起身,但運動過度導致全身痠軟無力,不禁趕緊了雙眉。
腫漲的唇瓣紅艷得像要滴出血來、子夜般的青一絲披散在雪白的肩須,滿臉疲憊的雲柔依卻依然美得動人,嬌弱得令人心疼。
「小心……」
小蘋伸手要扶。
「不,不要碰我……」
雲柔依驚煌地避開她,提高被單裹住赤裸的身子,她不要自己的慘狀被人見着,「走開,你走開呀,不要你來看我!」
「小姐……」
小蘋哽嚥著,隨即深吸口氣,輕聲道:「小姐,你別生小蘋的氣了。我……我是來幫你的。」

「幫我?」雲柔依苦澀地扯扯唇角,「別哄我了,你昨天才說你是小傭人,幫不了我的……」

「昨大幫不了,不代表今天也不行啊!」小革遞了一件寬鬆的睡袍給雲柔依,轉身打開壁櫥翻找
衣物,「別浪費時間,小姐,你快點起床梳洗一
「你真的要幫我?」雲柔依疑惑她的轉變,不過還是趁她轉身之際套上袍于,動作艱澀池滑下床,進活空梳洗。
「沒錯。」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等換裝完畢,「可是,我一失蹤,他們第1個會找你,萬一被發現是你幫我的……」

「放心,我自然有我的自保之道,沒人會發現的。棗小蘋扶着雲柔依往外走,邊說:「我剛想到一個能讓你安全離開懷園的好機會,你快跟我走。」

「雲柔依,今年二十歲。」
孫凌霄撤了推鼻樑.上的金邊眼鏡,繼續他的調查報告,「她是雲餘輝夫婦的獨生女,從小就讀寄宿學校,在十五歲母親過逝地。便被送往法國以嚴格者稱的聖荷西女子學院,直到這個月畢業這一次是她五年來首次回到台灣。」

「嗯,」齊傲宇舒適的坐在雕刻精美的書桌後,仔細地閲讀剛送到他手中,還熱騰騰的調查報告。二十年的歲月,濃縮成薄薄的幾張報告,呈現在他眼前,齊傲宇沒兩三下就看完了,唯一的感想是棗單調。
「你想,她知不知道雲崇輝的行蹤?」
「當然不知道!」孫凌霄想也不想地回答,他習慣性地推了推眼鏡,「雲崇輝不是一個負責任的好父親。唯一的女兒是早產兒,身體並不好,但他卻自小就將她送到寄宿學校,五年前還將她送出國去,根本是打着放牛吃草的主意。這五年來,除了管家每年暑假會去探望一次外,他從頭至尾不曾去探視過女兒,父女的感情如何,不言可喻。我想,雲崇輝根本就忘了女兒今年要畢業了,既然如此,那就更不可能特地通知雲柔依他的行蹤了!」
齊傲宇揚了揚清朗的劍眉,意味深長地望着他的心腹棗孫凌霄。「聽你的口氣,似乎非常同情雲柔依!」
「我……呃……」
他確實是對柔弱的雲柔依很有好感。頓了頓,像下了什麼決定似的,「老大,既然雲柔依不知道雲餘輝的行蹤,再拘禁她,似乎沒什麼意義。」

「怎麼會沒意義?」齊傲宇俊臉微沉,「她父親欠了我一大筆債,我向她要點利息做補償,是天經地義的事,再合理不過了。」

「可是我們都知道,她父親根本不在乎這個女兒。那我們執意要她代父償過,不是太過……」

「不管如何,雲柔依依然是雲崇輝唯一的女兒!」他斷然的語氣,明示着棗此事已定,毋用再議!
孫凌霄暗嘆口氣,隨即轉移話題,討論其他善後事宜。
討論告一段落,齊傲手再開口:「明天下午我出發到香港,這幾天,雲柔依就由你看管。希望我回來時,她依然安好地待在她該待的地方。」

「是,我知道。」
雖然很同情雲柔依,但在孫凌霄心中,對齊傲宇的忠誠遠高於一切。
向門口的警衛打過招呼,孫凌霄例落地將車子駛出敞開的樓花大門。平常他也住懷園,只有偶爾才會留宿辦公室附屬的休息室裡,比如說最近。
為了消弭和減輕雲崇輝所造成的損失,他已經在休息室住了好幾天。
「奇了。」
孫凌霄嘀咕着,「這小子雖然不是打不還回、罵不還手的君子,卻也是講究恩怨分明,從來不時興遷怒這一套的呀……」
怎麼會突然跟人家流行父債子償這種老掉牙的把戲?
齊傲宇平常視女人為消遣取樂的對象,雖談不上憐香惜玉,但也不至于變態到故意折磨對方,尤其……孫凌霄蹙起眉頭思索,他發現齊傲宇對雲柔依,似乎有一種超越平常的佔有慾。
高級房車在私人道路上飛馳着,良好的隔音設備隔絶了車外劈哩啪啦響的傾盆大雨,車內一片寧靜無聲。
一張嬌麗絶倫的美顏乍然浮現腦海,「會嗎?」他喃喃自語,原不該有任何回音的,但他卻意外聽見半聲咳嗽,他嚇了一跳,使地煞住車子回頭。
「嘎,你……」
望見狀在後車座、緊捂着小嘴的人兒時,孫凌霄傻了。「你怎麼……」

「當然是趁人不注意的時候,偷渡上來的。」

唉,又感冒了。雲柔依懊惱不已,再一次詛咒自己脆弱、不堪一擊的健康情況。
既然被發現了,她也只好萬分不甘地坐起身。
「孫先生,你可不可以當作沒見到我,繼續開車?」美麗的大眼可憐兮兮地求着他。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