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傲君索情 第 8 頁


和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有何不同? 以老大的能力,絶對可以在你逃出台灣之前捉到你。更阿況,你的護照和證件,現在不是全扣在他手裡嗎?」 「我……」她知道他說得有理,但……「孫先生,求求你!」只要有希望,哪怕只是那萬分之一的
作者:小言 / 頁數:(8 / 0)

「你怎麼不乾脆要我將你送回家?」雲系依眼睛一亮,孫凌霄立即澆了她一頭冷水,「別作夢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孫先生,求求你……」
雲柔依焦急地哀求道:「我只是一個手無縛鷄之力的小女子,又沒什麼影響力,你們捉着我只多浪費了米糧和力氣,真的起不了什麼作用……」

「有沒有影響力,或能不能起作用,判斷的人是齊少,而不是你,也不是我。而他既然認定了你有拘留的必要,你最好就乖乖待在懷園,否則……」
開玩笑,他可是和齊傲宇穿同一條褲子長大的,他的脾氣如何他還不清楚嗎?齊傲宇要留的人,他孫凌霄怎麼不敢偷放。否則,他不死也得脫一層皮。
「傲宇的勢力之大,絶對超出你的想像,除非他自動放手,不然你是絶對逃不了的。再者,你又能逃到哪去?台灣雖是你的故鄉,可是對長年在國外留學的你而言,和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有何不同? 以老大的能力,絶對可以在你逃出台灣之前捉到你。更阿況,你的護照和證件,現在不是全扣在他手裡嗎?」
「我……」
她知道他說得有理,但……「孫先生,求求你!」只要有希望,哪怕只是那萬分之一的可能性,她就不能輕易放過,而乖乖回到那惡魔身邊。
「別求了,你再求我也沒用。就算我帶你離開懷園,你也只有雲家可回,可是隻要發現你失蹤了,大家第1個會找的地方就是那裡。你這種逃法好比小孩子躲貓貓,好玩罷了,一點成功的機會都沒有。我看你最好起老大還沒發現之前……」

乍然響起的電話聲,中斷了他的勸說,孫凌霄看了她瞬間蒼白的臉孔一眼,打開手機……”
「喂、老大!」
雲柔依只覺一股窒人的壓力漫天襲來,她實在無法再承受這一切,直覺打開車們衝進雨幕裡。
老天也湊熱閙似的,轟隆一聲,大雨下得更急
「等一下!」孫凌霄當機立斷,丟下手機推開車們追出去。
「該死的孫凌霄到底在幹什麼?拖了這麼久還不回來。」
齊傲宇氣呼呼地咒罵著,憤怒的腳步几乎要將客廳踩出一道深溝。
「孫少急着回公司,加上我們發現雲柔依小姐失蹤的時間又太晚了,車子說不定都快到公司了,所以……」
齊傲宇的貼身安全人員,俗稱保鏢的阿威安撫道。
「該死!」一想到這裡,齊傲宇就更生氣了,忍不住將已經被轟得滿頭包的眾人再炸一遍,「你們全都是死人嗎?雲柔依這麼大一個人,溜下樓、躲進車子裡,為什麼會沒人發現?」
「呃……」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灰頭上臉的確仆們面面相顱,下雨天大家明明都躲在屋內摸魚、閒嗑牙,可偏偏沒人見到雲柔依逃逸的身影,只好縮着脖子繼續挨刮。
緊急煞車聲在大門響起。
「孫先生回來了。」
鬆了一口氣的眾人,忍不住要歡呼。
怒火熊熊的齊傲宇才要衝出去的同時,卻見到渾身濕淋淋的孫凌霄,急匆匆地捧着像剛從水裡撈起來的小貓咪般奄奄一息的雲柔依進來。
「怎麼回事?」齊傲宇臉色一變,伸手要抱回她。「雲柔依怎麼會淋得一身……」

「不,不要!」原本已經癱軟無力的雲柔依見了齊傲宇,如見毒蛇猛獸似的,反手緊抱住孫凌霄的脖子,蒼白的小臉踉着埋進他懷裡。
「呃……」
孫凌霄一時反應不及,一口氣差點喘不來。
齊傲宇氣得臉色發黑,劈手將驚叫不已的雲柔依搶回懷裡,還狠狠地瞪了孫凌霄一眼。
「冤枉啊,老大,我……我不知道……我沒有……」
無辜的孫凌霄急得高舉雙手喊冤。
為了盡忠,他不惜雨中追美人,被雨淋得一身,「天下第2帥’的俊臉還被抓了一道傷口,沒功勞也有苦勞,結果卻是白眼一對,這教他情何以堪啊!
「紅顏禍水」這種先知卓見是誰發明的?真乃聖賢啊!
「不要不要,放開我,惡魔、壞蛋……」
被齊傲宇困在懷裡的雲柔依像隻驚嚇過度的小貓,掙扎不休,一雙貓爪揮舞個不停。
「住口!你好大的膽子!你敢罵……住手……」

齊做宇錯愕,差點被抓傷了臉,連忙騰出一手捉住飛舞的小手,「雲柔依,你在發什麼瘋?」
畏罪潛逃的帳,他都還沒找她算,她竟然敬先發制人,這不是惡人先告狀嗎?
「我是瘋了,是你害我發瘋的。你這個該死的大壞蛋,我……」
她咒着罵著,忍不住哇的一聲,哭了起來。
「你到底怎麼……依依?」齊傲宇簡直手足無措,忽地哭聲一頓,臂彎裡的人兒一軟。他心口一跳,忙托起她的小臉。
雲柔依已經昏了過去,她雙眸緊閉、呼吸急促。
「怎麼會這樣!」伸手往她額頭探去,燙手的溫度嚇着了他,立刻抱她住樓上沖,邊吼着:「醫生,快叫張醫生來!」
「雲柔依,你給我醒來。我命令你立刻給我睜開眼睛,聽到了沒?」
在焦躁的火海中起起伏伏,雲柔依隱約聽見一陣陣的咆哮怒吼,擾得她不得安眠,一隻粗糙的手在她熱燙的額上又拍又撫的,力道雖然輕,卻也十分惱人。
「到底怎麼一回事,為什麼一直高燒不退?」
「老大,小聲點,會吵到依依休息……」

「休息?三天,她足足睡了三天,還休息不夠嗎?」
「她體質弱,抵抗力差……」

「不要給我說些廢話!你現在、立刻、馬上給我想辦法退燒,如果她燒成白痴你就完了!」
「已經儘力……」

「她要睡到什麼時候才會醒?」
「不一定……可能……肺炎……醫院……」

咆哮聲和驚煌的解釋聲交互響起,震得雲柔依沉重迷蒙的腦子極不舒服,她使儘力氣抬起小手隨意一捉……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