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傲君索情 第 9 頁


膘他一眼,大概覺得他不可理喻,不想和他浪費體力,雙眼一合又昏了過去。 「依依,依依……」大掌不住急拍她瘦了一大圈的小臉蛋,見拍不醒,驚天動地的怒吼再度響起,「怎麼回事?她怎麼又昏過去了?」 醫護人員立刻蜂擁而上
作者:小言 / 頁數:(9 / 0)

「依依?」齊傲宇低頭一看,發現捉住他袖子的小手竟是雲柔依的,又驚又喜地俯到她眼前想確定。「你醒了嗎,依依?有沒有哪裡不舒……什麼?再說一遍,你剛說的我沒聽清楚。」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見她小嘴開開合合,就是聽不到她的聲音,於是他將耳朵貼到她嘴邊。
「吵……吵死人……」
無力的小手掛在他頸于上,她虛弱的低哺,「再吵……我就將……病菌傳給……你……看你還有……沒有力氣大……吼大叫……」

齊傲宇一愣,不只他,整個房間裡的人聽到她醒來的第1句話。全都愣住了,齊傲宇隨即回過神來。他不但不生氣,反而直點頭,「好,我身強體壯,小小的病毒奈何不了我的。你將病毒全過給我,這樣你就可以早點好起來」
「笨……蛋……」
雲柔依無力地膘他一眼,大概覺得他不可理喻,不想和他浪費體力,雙眼一合又昏了過去。
「依依,依依……」
大掌不住急拍她瘦了一大圈的小臉蛋,見拍不醒,驚天動地的怒吼再度響起,「怎麼回事?她怎麼又昏過去了?」
醫護人員立刻蜂擁而上,一連串的檢查測量過後,醫師欣慰地宣佈;「退燒了,雲柔依小姐終於退燒了,這代表她已經度過危險期了。」

聞言,眾人立刻鬆了一大口氣,終於可以不用再忍受震耳欲聾的獅吼摧殘。
為了讓病人能得到適當體養,眾人的耳根子也休息一下,於是孫凌霄強力建議齊傲宇能為事業分一下心神。
「老大,張醫生的話你也聽見了。既然雲柔依已經沒什麼大礙了,你一延再延的香港之行是不是該出發了?明輪’這件案子大夥努力那麼久,可不能在最後關頭功虧一簣。」

「這……」
齊傲字看著雲柔依逐漸恢復平穩的呼吸,沉吟了半晌。倏地一凜,女人是娛樂、是紓解壓力的工具怎配干擾他的喜怒哀樂,甚至影響工作?望着雲柔依的深造黑眸頓時複雜了起來,他長吸口氣。
「我今天就飛香港,這裡交給你了!」說完,便毅然轉身,頭也不回地大步離去。
門板輕響,小蘋小心翼翼地捧着瓷盤進入臥房。
「小姐!」先將餐盤放在小桌上,隨即走到床畔,輕哄道:「你一定餓了,對不對?我幫你端了你最愛喝的瘦肉粥,你聞看看,好香呢!吃點好不好?」
雲柔依蜷縮在床上,看也不看她一眼。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小姐……」
小蘋暗自着急,聲音卻力持柔和,生怕嚇到她似的。「人是鐵,飯是鋼。你這樣。 什麼都不吃,是不行的。」

雲柔依依然不吭聲。實際上,隨着她病體的逐漸痊癒,她就變得更加沉默了,像尊水晶娃娃,鎮日蜷縮在床上發獃,誰都不理。
「小姐,別這樣。你已經兩餐沒吃沒喝了,再這麼下去,你的身體會受不了的!」小蘋好喜歡好喜歡依依小姐,真的不希望她餓壞了。
「小蘋.你再幫我一次好不好?」雲柔依咬了咬唇,抬起虛弱地擱在膝蓋上的小臉蛋,第1百零一次提出她唯一的要求,臉色竟蒼白得有些透明。
「小姐,不是我不願意放你,而是……」
小蘋用為難的眼神哀求她。
雲柔依失望的將頭棲回膝上,已經沒有力氣再多說什麼了。
那淒美的神情,讓小蘋心理有說不出的難過,現在的情況,即使她想放了依依小姐也不可能,自從上回之後,懷園又加強了警威。
少爺為什麼還不回來呢?再這麼絶食下去,小姐會死的!
拍的一聲清脆的關門聲,震醒了雲柔依的意識。她再度抬頭,空蕩蕩的房間裡,依然只有她一人。
「啊棗不要,不要,不要把我關在這裡!」
莫名的怒氣自心底竄向胸口,逼得她放聲大叫,憤恨的嗓音在空氣中迴蕩着。
她瘋狂地抓起枕頭四處揮掃。一個不留神,她也被甩下床,跌落長毛地毯,枕頭脫手而出,飛向床頭,花瓶四分五裂,碎了一地。
「為什麼?為什麼這麼對我,找到底做錯了什麼?」她激憤地槌着地毯,心底的委屈和不甘如長江大河般,湧湧而來她放聲大哭,哭得聲嘶力竭,淚如雨下,卻無法改變被拘禁的事實。
良久……她遲鈍地舉起血跡斑斑的個拳頭,另一手摸起被血染紅的破瓷片,神思價格地低喃着:「流血了……」

「依依……你在做什麼!?」孫凌霄大喝一聲,忙衝進來捉住她的手,制止她自殺的蠢行。
一得知雲柔依絶食的消息,他馬上從公司衝回懷園,哪知一開門,就見到她用破瓷片割腕自殺的驚險畫面,嚇得他的心跳差點停了。
「雲柔依,你怎麼這麼笨,這麼想不開!!?就能解決一切嗎?」
還好他及時趕到了,要不然等老大從香港回來,他如何交代!?一想到齊傲宇。他登時臉色一變,立即按內線要人趕緊找醫生。
天,瞪着她血淋淋的小掌,屈起一腳半跪在地毯上的孫凌霄心驚肉跳,完了完了,老大一定會宰了他……
「你……」
她迷朦的視線根本看不清眼前的人是誰,也不在乎,反手捉住他的手臂,哀求着:
「放我走好不好?求求你,我不要待在這裡,我真的受不了了。求求你啊……」

烏黑的髮絲托着一張荏弱無助的雪顏,那哀絶淒楚的眼神,連鐵人都受不了。孫凌霄心口一震,直覺別開臉,「你該求的人不是我。」

「求求你……」
她一手捧回他逃避的臉。
「我……」

「拜託……」

他嘆息,溫柔地摔住她的小手,「以你目前的狀況,你能到哪……」

「你們在做什麼?」冷厲的聲音像鞭子似地劃破空間。
齊傲宇滿臉風暴地瞪着孫凌霄和雲柔依凝眸對視,深情相依偎的絶美畫面。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