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忘憂愛情海 第 11 頁


何晉平困難地說道:「你對海柔的感情,我很清楚。本來,在這種情況下,我是不該對她有任何遐想,但是同為深愛她的男人,我想你比誰都清楚,如果能剋制自己的感情,你還會苦戀她十二年嗎?同樣的
作者:樓心月 / 頁數:(11 / 0)

何晉平困難地說道:「你對海柔的感情,我很清楚。本來,在這種情況下,我是不該對她有任何遐想,但是同為深愛她的男人,我想你比誰都清楚,如果能剋制自己的感情,你還會苦戀她十二年嗎?同樣的,我的感情也無法任由自己隨心所欲地支配。我真的不想對她動情,不想爭奪自己好友的摯愛,但是……感情之事是自私的,我承認自己很卑鄙,愧負了你的友誼,但卻辦不到因而割捨對海柔的愛,希望你……不要恨我。」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孟稼軒深深看了他一眼,好一會兒才緩緩說:「感情的事,沒有誰對不起誰。如同你說的,我們都無法成功地主宰自己的感情歸向,愛或不愛,都不是我們能做得了主的。記得你那天問過我的話嗎?海柔的感情如果不屬於我怎麼辦?真是不幸,它發生了,雖然我沒想到對象是你。但我也說過,不管是誰,只要是海柔的決定,只要你能帶給她快樂,我欣然接受。時尚書屋
至今我的答案依然沒變。」
「稼軒……」
乍聞此言,何晉平竟無言以對。時尚書屋
「不用覺得愧對於我,如果你能好好愛她的話。」
縱然,他得到的只是滿心的悲楚與傷痕,他仍無悔。時尚書屋
「你——還是決定不讓她知道?」何晉平遲疑地問。 
若他說了,海柔與他十二年感情如此深厚,何晉平沒有把握海柔的選擇還會是自己,他擔心……
彷彿看穿了他的思緒,孟稼軒如他所願地搖頭,「不,我會一輩子埋藏心底。」
他並非存心退讓,海柔於他而言,他珍視她更甚自己,如今,他的割捨是多麼痛徹心扉。會隱抑深情,為的仍是海柔,正如芷柔所言,在對他投有愛情存在的情況下,說了只會徒添海柔的困擾,她肯定會認為自己對不起他,善良如她,必會因傷害了他而感到歉疚難過,又怎快樂得起來?時尚書屋
「真的?」莫名地,他鬆了口氣。時尚書屋
「用不着懷疑,這不正是你所希望的?」
一語道破何晉平的心思,他深深感到羞慚。時尚書屋
他承認自己是自私,他的愛是獨占的,做不到孟稼軒的犧牲成全。時尚書屋
「我們……還是朋友嗎?」他半帶猶豫地問出口。時尚書屋
孟稼軒微一挑眉,「我以為我已經說得很明白了。」
「你的意思是?」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孟稼軒忍不住搖頭,這男人沒有他和海柔的默契,真懷疑自己當初怎麼會和他成為好友。時尚書屋
於是,他挑明了說:「我們是。我希望你記住這一點,不管海柔情歸何處,不管誰得意、誰失意,別因為她而影響你我的友誼,我們永遠是朋友。」
他心胸坦然地朝何晉平伸出手。時尚書屋
縱使,事實已注定了他的失敗。時尚書屋
他寬大得連他都想嘲笑自己。見鬼的成人之美,孟稼軒,你是道道地地的大白痴!
「當然。」
何晉平緊緊握住,毅然點頭允諾。時尚書屋
這是他們之間的約定,一則兩相情願、甘心誓守的諾言。時尚書屋

「你和孟大哥究竟說了些什麼?」途中,海柔好奇地追問。時尚書屋
「男人之間的秘密,小孩子不要問這麼多。」
何晉平以四兩撥千斤的方式,三兩句話就想打發海柔。時尚書屋
「稀罕!我回去問孟大哥也是—樣。」
「那你恐怕得失望了,稼軒那兒你是問不出所以然的。」
「才不,孟大哥才不會隱瞞我什麼,從小到大,只要我問,他都會告訴我。」
海柔不服氣地反駁。時尚書屋
「請隨意,甭客氣。」
見他一臉自信,海柔不悅地噘起小嘴,「你們究竟是怎麼了?先是陰陽怪氣,連招呼也不會打,再來又是沆瀣一氣,一副肝膽相照、義薄雲天的模樣,喂,你們是不是有什麼事瞞着我?」
「你不是說你的孟大哥從來不會瞞你什麼的嗎?」他將問題丟回給她。時尚書屋
哎呀,自掌嘴巴了,她怎麼拿石頭砸自己的腳?「話是這麼說沒錯,但是孟大哥近來怪怪的,好像……」
何晉平心臟差點漏跳一拍,屏息問道:「好像怎樣?」
海柔偏着頭思考,「我也說不上來,就是有點沉鬱的感覺,雖然他還是常和我們談笑風生,可是當他笑時,我卻有種很奇怪的感覺,他眼中沒有笑意,卻有落寞,而那笑中,我完全感受不到歡愉的氣息。你一定會認為我莫名其妙,因為我也這麼覺得。還有,我從不曉得他會嘆息——我指的是很苦澀揪腸的那種。」
而她,竟會難以解釋地為此而感到心疼。時尚書屋
何晉平愈聽愈心慌,手中緊緊握著方向盤,故作沉穩地問:「你為什麼這麼注意他的一言一行,連情緒反應也觀察人微?」
「這還用說嗎?他疼愛我,我也拿他當親人一樣關心呀!相處了十二年,我們都瞭解彼此,所以對方的喜怒哀樂自然便感同身受,這有什麼好奇怪的?」天真的莫三小姐還不曉得自個兒的男朋友已喝了一大缸醋,回答得理所當然。時尚書屋
「親人?真的只是親人?」她愛的當真是自己嗎?何晉平自問着。對孟稼軒,她當真沒有一絲一毫男女之情,或者只是她尚未察覺?時尚書屋
他心中其實明白,這段感情,他維繫得有多勉強,海柔對他感情的浮動得無法紮根,無法開花結果,而他內心的惶然,便隨着她的游移飄蕩而起起落落、忐忑難安。時尚書屋
「是啊,要不然呢?」海柔眨眨眼,水靈靈的眼眸打着問號,‘晉平,你話中有話,到底什麼事?我受不了你打啞謎。”
「我……算了,沒什麼大不了的,你只要記得我愛你就行了。」
 
「像在交代遺言。」
她悶悶地咕噥。時尚書屋
「烏鴉嘴!你這個女朋友是怎麼當的?居然咒自己的男朋友。」
「好嘛,我道歉。」
「要是夠誠意,以後和我約會的時間暫時忘記稼軒,不許滿腦滿口的孟大哥,只要記得想我就行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