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正兒八經談戀愛 第 6 頁


蓓蓓對我是真好,但這種好卻總讓我感覺有些壓抑,說不出為什麼。我是個狂放不覊的人,放蕩的日子過慣了,突然被人管教起來,那感覺頗像是在勞改。我不清楚蓓蓓是否在用她那濃厚的愛包圍我或者隔
作者:柴火棍 / 頁數:(6 / 0)

蓓蓓對我是真好,但這種好卻總讓我感覺有些壓抑,說不出為什麼。我是個狂放不覊的人,放蕩的日子過慣了,突然被人管教起來,那感覺頗像是在勞改。我不清楚蓓蓓是否在用她那濃厚的愛包圍我或者隔離我與俗世的情緣。女人,都有一種自己獨有的方法來保護自己,我甚至開始懷疑她在用愛來禁錮我,畢竟,我的情史太豐富,是個感情慣犯,這對她來講是一塊心病。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慢慢的,有意無意,她開始經常帶著兒子出現在我面前。我會很友好地接待這位小客人。客人?是的,我並未把他當成自己的孩子。我沒那麼高尚。時尚書屋
我的孩子,只能是我生的,是我和我愛的女人生的。我清楚蓓蓓的目的,她在尋求一種融洽和協調的氣氛。可是,這談何容易?女人任何時候都有一種想當媽的本性和渴望,但男人不是,男人只有結了婚,跟自己心愛的女人生活在一起後才會動繁衍後代的心思。我甚至連再婚的念頭都沒有,更何況是把她的孩子當成自己的兒子。時尚書屋
不想再婚,並不完全是因為蓓蓓。更多的,是自己還沒走出那段婚姻恐懼期罷了。但是我不想說破。由於目的性明確,又沒有狹隘的鳩占鵲巢的思想,我跟小傢伙反而更其樂融融。時尚書屋
每次小傢伙揚起天真的笑臉,跟我揮手說「叔叔,再見」的時候,蓓蓓總是不失時機地諄諄誘導:「壯壯,以後天天讓叔叔陪你好不好?這樣每天叔叔都能跟你玩兒,就像爸爸一樣。」
那樣子活像狼外婆在和小紅帽講話。壯壯每聽到此,都會有一絲兒童的逆反和執拗,他會噘起嘴巴,不再理會。我實在反感蓓蓓的這番表演,我會及時一拍小傢伙的肩膀,跟他說:「好樣的,少理你媽,一天到晚囉囉唆唆,以後你想來叔叔這裡就來,不想來就不來,自己有脾氣才是男子漢。時尚書屋
來,擊下掌!」
這個時候,小傢伙又換出一副燦爛的笑臉愉快地跟我擊一下掌。私下裡,蓓蓓跟我抱怨我的態度不合作,我只是笑笑:「別那麼俗,非得整電影裡那一套。我們是在生活,不是在演戲。」

與此同時,我的產品已經更新換代了幾個版本,功能越來越強大,從原來的低端產品升級為中檔儀器。這是我在灰色的人生中唯一看到的亮點。好馬需要好鞍子。人手和一些開發儀器已經遠遠不夠,需要招新人,添設備。時尚書屋
為此,我詳細寫了份報告,並且找東興專門提出了此事。
「啊,你把那個東西先放這裡吧,我有時間看一下。」
東興頭都沒抬地指了指他旁邊的一堆檔案,看著像個爛草堆,我極度懷疑他對此事的重視程度,「沈總,我想這件事情還是越快越好,產品的批量上來了,人員和設備不到位,恐怕會延誤交貨日期。」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好心地再次提醒。
「噢。」
東興抬起頭來,抓過那個報告,很快翻了翻,看上去像在敷衍我。
「這個啊,郭子,先臨時放一放。現在公司財務有一些緊張,花錢要注意一下了。」

「財務緊張?」我疑惑,「不是中標了一個大項目嗎?應該不缺資金啊?」
「你要知道,公司不光是在做你的產品,我看你現在的心都在你自己的產品上面。公司的具體運營,我比你清楚多了。」
東興有些盛氣凌人,那種樣子,讓我頗為不爽。我不再多言,轉身離開了。時尚書屋
出了辦公室,我一肚子的疑惑,東興中標一大筆資金一次到位,這我是知道的,這麼大一筆流動資金,公司並未見新添置什麼產品和設備,那麼這筆錢到底跑到哪裡去了?這個東興,究竟在做什麼呢?
自卑的草芽(1)
在跟東興提出增加人員和設備的方案被拒絶之後,我有了一種警惕的心理,我雖然出身貧農,根紅苗正,但我並不死板。在受了人生近四分之一時間資本主義商人的剝削和洗禮後,我已經變得比較理解和接受商人唯利是圖、一定範圍內偷稅漏稅、投機倒把等各種醜陋行為。但,我的接受和理解並不等於某些事情到了自己頭上,尤其是跟自己的事業理念有衝突的時候,我可以一點兒不觸動。
我開始私下關心公司的運營狀況,從各個部門,甚至從財務部小周那裡迂迴打探,搞得自己像個商業間諜。幾個星期下來,我基本摸清了一些情況,但越摸越讓我不解。公司除了我的產品外,大部分在搞中介活動,進一批半導體晶片再賣出去。速度很快,有的只是過了過手,連東西都見不到。時尚書屋
這些都不至于影響公司的資金流動,但資金在公司的賬面上的確有了虧空。奇怪,虧到哪裡去了?難道還有什麼我不知道的黑洞?
我的這些煩惱和疑問還是被飯桌上的蓓蓓捕捉到了。
「你最近怎麼了,神情恍惚的?」蓓蓓的聲音是緊張的。我能聽出來。有的時候突然發現蓓蓓也是挺不容易的,守着我這麼個心花得如同小時候家裡冬天燒的蜂窩煤一樣的男人,這神經估計都會敏感得不正常。
「唉,還不是跟東興,最近想申請點兒資金增加設備和人手,他沒理。」
我說了實話。根據上一次婚姻的教訓,我發現最可愛的還是實話。
「啊,是這個呀。」
蓓蓓緊張的面部曲綫一下柔和起來,像是原本挺直的口香糖一進到嘴裡就軟了一般的迅速,「我不是早說過了嗎?他一定有貓膩,不過不會讓你知道而已。」

「其實貓不貓膩我並不關心,我擔心的是他真把我當孫子。這麼不死不活地吊著有點兒危險,怕將來被那東西釜底抽了薪。」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