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棒打桃太郎小魚 第 12 頁


桐生昂夫壞壞的笑着,硬是把想拚命將自己藏起來的高念瑾給揪了出來。 「不是我叫你,是她啦!你的客人。」 客人?誰是誰的客人?高念瑾恨恨的瞪了桐生昂夫一眼,不甘不願的抬起頭
作者:待考 / 頁數:(12 / 35)

桐生昂夫壞壞的笑着,硬是把想拚命將自己藏起來的高念瑾給揪了出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不是我叫你,是她啦!你的客人。」

客人?誰是誰的客人?高念瑾恨恨的瞪了桐生昂夫一眼,不甘不願的抬起頭
來。
「你在這裡幹嘛?」
奇怪的問題,正好符合這個奇怪的氣氛。
渡邊良二還來不及反應,就被她的問題給弄得莫名其妙。「這是我家啊!我 不在這裡要在哪裡?倒是你,我才要問你怎麼在這裡呢!」
這是他家?高念瑾只差沒有眼前一片烏黑的昏倒過去。「我來幹嘛?」想了
一會兒,她才想起被她丟在一邊的食盒。「真敢說呢!堂堂渡邊家的少爺居然叫 小店的外送,連帶累了我這個跑腿的。」
雖然抱怨着,她仍快手快腳的將那些食
物給端出來。
「蘭屋是你家開的?」中島和彥擦着汗,一臉詫異。
「多謝各位的光顧,麻煩趕緊用完,我趕着走。」
她也不回答,只是很不客
氣的催這三個人趕快吃東西。
真是開玩笑!知道了這是渡邊良二的家,她哪還有那個閒情逸致陪他們打發
時間?
「急什麼?吃東西太緊張,可會消化不良。」
桐生昂夫拿起筷子,慢條斯理
的吃了起來。「嗯,很好吃。」

她快瘋了。「那你們慢慢吃,吃完了再打電話叫我們店裡的人來收盤子,再 見。」

「你到底在急什麼啊?坐下來慢慢等嘛!」中島和彥拉住她,硬是將她拖到
門廊邊坐下,完全對她的抗議表情及推拒動作置之不理。
「拜託你們行不行?我的作業沒寫,家事沒做,你們存心讓我今天晚上不能 睡嗎?」氣死了,這些傢伙為什麼總以為別人和他們一樣閒閒沒事做?
「作業沒寫?」桐生昂夫又吃了一口。「不用擔心,這種事情良二常常做。」

「你拿我和他比?」
這句話馬上引起另一位當事人的不滿。「你那是什麼語氣?我哪裡比不上你?」
「你哪裡都比不上我。」

渡邊良二的火氣正要發作,卻被中島和彥擋了下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好了,吃東西的時候不要吵架。學妹,你就先在這裡等好了,不會花你多 少時間的。」

副會長開口,他們也不敢再造次。兩人乖乖的轉過頭,一個張口,一個閉嘴。
天已經暗了,雖然還有幾抹橘黃,但是已經可以望見稀疏的幾顆星子努力的
閃耀着。
高念瑾悄悄的打了一個呵欠,她一向不喜歡看星星,因為只要她仰頭瞧見那
些閃閃爍爍的小光點,她便會想起她不想記起的——有關於父母的回憶。
都快一年了,她過這種生活也快一年了。
撐着逐漸沉重的眼皮,高念瑾心裡有些悲涼,唉!這種日子不曉得什麼時候

才會結束……

「喂,學妹……」
桐生昂夫正想轉過頭喚她,卻被一旁的渡邊良二伸手摀住
嘴。
他指了指倚着廊柱的她,沒有發出任何的聲音。

當高念瑾一睜開眼時,就見昏黃的半月正高掛在天邊。她猛然坐起身,完了!
現在是幾點?
「喂!那是我的外套。好心點,別丟到地上去。」
渡邊良二的聲音在她身後
響起。
外套?她低頭一看,發現膝上有一件大外套,蓋得她暖暖的。「現在幾點了?」
她拿起外套遞給他問道。這下該死了,在外面晃了那麼久才回去,高念瑾不
太敢想下去。
「才八點多而已。」

才?她慌忙站起身,拉了拉衣服的縐折。「多謝你讓我睡了一覺,再見。」

高念瑾匆匆忙忙的拿起食盒就要離開。
「如果你晚一點回去的話,會怎樣?」總不會把她趕出去吧!女生就是愛窮
緊張。
「這不是會不會怎樣的問題,而是責任感。我就是因為有責任感才會緊張, 這是一件好事。」

「緊張過度也算好事?」真奇怪。
「誰緊張過度?」他欠扁。「你這個沒神經的,少在那裡胡說八道!」高念
瑾簡直受不了這個自大的傢伙。
他沒神經?「我身上的神經恐怕和你是一樣多的哦!小姐。」
他就不信每次
都講不過她,畢竟他也是常常和桐生昂夫「切磋」口才的。
「你腦袋裏的東西大概就比我少了吧!」老實說,和他吵架真是一種樂趣,
不過此時此地,她可沒時間和他蘑菇。「我要走了,希望你們下次不要再來麻煩 我。」

「要我送你回去嗎?」渡邊良二倚着廊柱,笑容有點詭異。「我們這邊比較 安靜,難免有時候會出現一些奇怪的老頭什麼的,我可很難保證你的人身安全。」

「這你就不用擔心了,我比較不想遇見的是奇怪的高中男生。」
也就是渡邊
良二你。「只要你別煩我,我保證沒人碰得到我一根頭髮。」

他的好心可真是不值錢呀!「太糟蹋別人的好意是會遭天譴的。」
渡邊良二
很不服氣的告誡着她。
「少誇耀你少得可憐的慈悲心。」
對他的「好意」她一向感受不到,何來糟
蹋之有?
對她不屑的譏諷,渡邊良二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難以察覺的怪異神色。「那就 不送了。」
他丟下一句話轉過身,逕自往屋內走去。
她是不是說得太過分了?高念瑾正暗自反省着自己的言行時,卻見渡邊良二
又轉過身來,一臉迷人的怪笑。
「忘了告訴你,」蘭屋「的東西很好吃,再加上你的面子,我會多多捧場。」

媽的!他老是喜歡講一些她最不想聽見的話!
「加上我的面子做什麼?本姑娘不賣笑!」要不是前車之鑒讓她知道自己不
是他的對手,她早就衝上前把他撕成屍塊了!
沒想到渡邊良二反而很贊成的點點頭。「那很好,真高興你沒有出來殘害大 家的眼睛。」

夠了!她為什麼要站在這裡接受他的侮辱?—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