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棒打桃太郎小魚 第 3 頁


要比吵架的話,渡邊良二是完全鬥不過桐生昂夫的。 正當渡邊良二認命的拿出考卷和爐本時,一聲叫喚又轉移了他的注意力。 「喂!良二,有學妹找你。」 學妹?這種緊急時刻,仰慕者
作者:待考 / 頁數:(3 / 35)

要比吵架的話,渡邊良二是完全鬥不過桐生昂夫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正當渡邊良二認命的拿出考卷和爐本時,一聲叫喚又轉移了他的注意力。
「喂!良二,有學妹找你。」

學妹?這種緊急時刻,仰慕者會比日本史作業重要嗎?「如果要告白的話, 叫她下一節再來,我現在忙得亂七八糟。」

「如果是要找你算帳的呢?」
渡邊良二一愣,抬頭一看,先是獃了一獃,然後馬上以恨之入骨的聲音吼道

「你這個蠢女人!」
蠢女人?桐生昂夫好奇的往門口望去。難道她就是那個早上讓良二氣急敗壞
的女孩嗎?瞧她那副氣勢,果然不弱。
「蠢女人?你惡人先告狀啊!渡邊良二。」
高念瑾眼露懾人的寒光,把圍繞
四周的學生嚇得倒退三尺以外。
「我惡人先告狀?我還要問你咧!早上你幹嘛擋在我前面,害我差點遲到?」
人只要情緒一激動,記憶力很容易就遽降為零。像現在,渡邊良二和他三大
張空白一片的考卷,就是一個「血淋淋」的實例。
「擋在你前面?唷!馬路是你開的呀?為什麼只有渡邊少爺你能走?」高念
瑾絲毫不肯放過這個讓她遲到第1百次的爛人。「還有你別忘了,到最後是你擋 在我前面,遲到的也是我!這一點你要如何補償我?」
補……補償!?她還敢跟他要補償?「補償你個頭!」
高念瑾唇邊露出一抹奸笑,兩手朝渡邊良二攤開。
「拿什麼?」他有說要給她什麼嗎?
「不是說要給我頭嗎?拿來呀!」
空氣凝結,周遭一片寂靜,沒人敢大聲吭氣。而兩位當事人則是表情迥異;
一個是一副報復後的快感,另一個則是滿臉漲紅,氣得差點腦充血。
「夠了!你對我的侮辱到此為止,今天中午體育館見面,我要和你決鬥!」
渡邊良二怒瞪着高念瑾。
決鬥?高念瑾的腦中閃過好友們的警告,一瞬間猶豫了起來。然而,若不答
應就被他看扁了,高念瑾心想。「很好,你終於像個男子漢了。決鬥就決鬥,要 比什麼?」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要比什麼?本來良二還想讓她選擇的。但一瞄到她那臉嘲謔,又想起方纔她
的言辭,他決定給她個下馬威。「你會劍道吧?我們就以一把竹劍決勝負!」
桐生昂夫搖搖頭,這傢伙的風度被狗吃了。「良二,我勸你收回這場決鬥。」

「好!中午體育館見,不來的是烏龜!」丟下這句話後,高念瑾又附送白眼
一對及鬼臉一個。
「你……」
已經快要發狂的渡邊良二正要抓起竹劍往外追,卻見眼前一片白
紙黑字,而自己的考卷仍是空漾漾一片,且掛在一把中國長劍上隨風搖曳。
隨即耳裡傳進了桐生昂夫冷靜的聲音。「在決鬥之前,記得做完自己的作業。」

高念瑾覺得自己在踏出渡邊良二的教室之後,就成了一個名人。
看看旁邊那些議論紛紛的人和他們懷疑又嘲笑的眼光,她開始後悔了。也許
自己實在是太衝動了些,老是沒經過大腦思考就亂講話。雖然這已經不是她的第
一次決鬥了,但對手可是鼎鼎大名且運動全能的渡邊良二啊……
不知怎的,她突然覺得自己的未來充滿了烏黑的雲朵。
「聽說她要和渡邊良二比賽劍道?」
「對啊!真是可憐,渡邊可是全國頂尖的選手呢!」
「不曉得她會不會哭?」
「就算被他打死,我也不會哭!」高念瑾狠瞪了一旁碎嘴的女學生一眼。
「你該去問問渡邊良二,看他會不會哭。」

小看她更會讓她的鬥志熊熊燃燒!
不過光有鬥志的話,是贏不了的。她煩躁的跨着大步,心中開始着急了起來。
「念瑾!」熟悉的喊叫聲夾雜着一陣腳步聲,不用抬頭也燒得是那群唯恐天
下不亂的好朋友們殺過來了。「你真的要和渡邊良二決鬥?」
「假的。」
高念瑾看了深津奈芙一眼,逕自往前走。
深津奈美喘了一口氣,滿臉都是笑。「我就說嘛!不可能的啦!阿曉,你還 說什麼這下子完了,真誇張!」
高念瑾又看了她一眼。「隨便說說你也信?」
松本秀子倒抽了一口涼氣。「念瑾,你該不會真的……」

「要和渡邊良二決鬥吧?」瀧川曉接著說道。
「是真的,你們可以不必太崇拜我。」

果然,三人又陷入一片狂亂中。
一片譏譏喳喳聲中,不曉得誰的聲音冒了出來。「喂!你怎麼敢跟學生會的 人結下樑子啊?」
學生會?「渡邊良二和學生會是什麼關係?」
「嘎?你不知道嗎?」深津奈美對她的無知感到很驚訝。「渡邊良二是學生 會的會計啊!而且還是二年級的第2名。」

對於學生會在這個學園中的影響力,高念瑾並不懷疑。
在日本,這樣的學生自治團體几乎擁有控制整個校園的勢力,一般人都避之
唯恐不及了,哪還敢跟他們結下樑子。不過渡邊良二那人渣居然是學生會會計這
件事,她倒是現在才知道。
「到了這個地步,就算他是首相的兒子也沒什麼好說的了。」
既然都已經下
了戰帖,還怕他是什麼人,而且如果為了這個原因就退卻認輸,未免太孥種。
嘴上這麼說,她的心裡還是亂成一團。
光明正大的打,她萬分之九千九百九十九也打不過他的;要使賤招嗎?就算
嬴了也不光彩,而且更容易引起那個討厭鬼的怒氣;乾脆逃走?不行,那她可真
變成縮頭烏龜了。
「秀子,學校裡允許決鬥嗎?」事情到了這地步,能不失面子又保住裏子的
最好方法就是找人來阻止這件事。
「你以為這裡是忍者學園嗎?當然是不准的……」
腦筋動得快日點的松本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