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棒打桃太郎小魚 第 6 頁


腳打了下去。 「喂,夠了吧!你已經沒有贏的希望了,乾脆的認輸總比這樣賴皮來得有骨 氣多了!」 越看越覺得她笨,渡邊良二望着她逞強的模樣,沒來由的覺得不忍。 「我……我不
作者:待考 / 頁數:(6 / 35)

腳打了下去。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喂,夠了吧!你已經沒有贏的希望了,乾脆的認輸總比這樣賴皮來得有骨 氣多了!」
越看越覺得她笨,渡邊良二望着她逞強的模樣,沒來由的覺得不忍。
「我……我不會……不會投降的……」
痛死了!大口的喘着氣,汗水一滴滴
的落在榻榻米上,高念瑾撐着竹劍,咬着牙硬是又站直了身子。
乾脆一劍打昏她算了!渡邊良二被她莫名其妙的頑固弄得心浮氣躁,當下決
定早點結束這場決鬥。
「好吧!既然你那麼堅持,那我就不客氣了!」狠下心,他舉起竹劍就要往
她劈下去。
清脆的喀啦一聲,一道白光從兩把竹劍的交叉點閃過,兩人的武器倏的應聲
斷成兩截。
一把日本武士刀在渡邊良二眼前閃着冷鋭的光芒。他倒吸了口氣,緩緩的轉
向刀柄的方向。
「桐生會長!」
原本喧閙的體育館,隨着學生會成員的全體出現而變成了更加人聲鼎沸。
「哇!是會長!是桐生會長!」這群是桐生辰夫的支持者。
「天哪!中島副會長也來了!」那邊是中島和彥的親衛隊。
「啊!你看!桐生昂夫耶!好帥喲!」還有一票桐生昂夫的迷戀者。
場邊此起彼落的叫嚷,對場內的人來說就好像千里外的蟬鳴般,一點影響也
沒有。
桐生辰夫靜靜的將武士力入鞘,鋭利的雙眼在掃視過兩位比試者的臉後,一
句話也沒說。
而渡邊良二更是一句話也不敢說。
但是高念瑾才不管他們的嘴巴在閙什麼彆扭,反正無緣無故打斷他們決斗的
人都得好好的挨她一頓罵。「喂!你們是誰啊?一聲不響的跑來打斷別人的比賽, 一點禮貌也沒有!」
桐生辰夫看她一眼,沒說什麼。
他轉過頭,看向渡邊良二。「解決之後到學生會室來,我想我們有些問題該 好好的討論;還有她也一起帶來。」

會長的訓話到此結束,接下來換副會長。一把西洋劍往渡邊良二襲來,輕佻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起他的道服。「白痴。」

高念瑾眼看著渡邊良二輪流被炮轟,突然有一點同情他。「那個你呀!沒事 就快點滾,我們還沒完呢!」這樣算幫他解圍嗎?
她正想站向前把那個好像叫中島什麼的踢開,但一把中國長劍橫在她身前,
擋住了她的腳步。
「同學,你們的比賽已經結束了。」

結束了?「才沒有!他都還沒投降,結束什麼?」她死鴨子嘴硬,打死也不
肯承認自己已經輸了。「喂!渡邊良二,你也說說話呀!被人這樣擺佈你不覺得 窩囊嗎?虧你之前還講得口若懸河,怎麼現在像被拔了舌頭?」
除了早已走掉的桐生辰夫,其餘的學生會成員皆對高念瑾「正直」得近乎愚
昧的腦袋感到不可思議。
「良二,她不認識我們嗎?」中島和彥收起他的愛劍,一臉的狐疑。
吁了口氣,渡邊良二彎身撿起被會長削斷的竹劍。「應該是不認識。」

「居然還有不曉得學生會幹部的學生,這可就是我們的罪過了。」
中島和彥
抱著胸嘆了口氣。「你叫什麼名字?」
這傢伙看起來就不像什麼好東西。「難道沒人告訴你,問別人名字之前要先 介紹自己的?真沒禮貌!」
這下子桐生昂夫和中島和彥終於深刻的瞭解到,原本不屑和女人計較的良二,
為什麼會突然發狂和一個女人打得那麼起勁了。原來她的專長就是磨光別人的耐
心,順便磨掉別人的良心。
「我是中島和彥,學生會的副會長。」

「噢。」
原來如此。「我是高念瑾。」

「高念瑾?」中島和彥訝異的張大了眼,轉向桐生昂夫。「她就是那個台灣 來的資優留學生?」
琉音學園每年都會保留三個名額給國外的留學生,不過在那之前得先通過困
難至極的入學考試及數百個考生的激烈競爭。而高念瑾正是今年一年級新生的其
中一個。
「就是她。」
嘴裡回著副會長的話,桐生昂夫的眼睛則不露痕跡的觀察着良
二和那個小惡女。
這傢伙!呵呵!桐生昂夫的唇邊勾起了邪惡又詭異的淺笑。
中島和彥瞪了他一眼。「會長在學生會室等,你們快一點。還有高念瑾同學 也請一起來。」

「我?」高念瑾怪叫起來,要她去幹嘛?「我又不是學生會的人,為什麼我 也要去?」
「可是你總是本校的學生,有義務配合學生會的行動。」
桐生昂夫笑容可掬
的解說著。
義務?學生手冊上有規定這一條嗎?高念瑾狐疑的盯着他,又望望沉默的渡
邊良二,一副擺明了不相信的表情。
「誰曉得你們學生會在幹什麼勾當?」她也聽說過別的學校就是由學生會帶
頭使壞,什麼販毒恐嚇都是由這個學生最高組織所策動的。
幸好他們的談話聲還沒大到可以讓場邊的人聽到,不然高念瑾今天可就慘了。
對於她的懷疑,桐生昂夫感到有趣。「我們只是想瞭解一下你們今天這場比 賽的目的,如此而已。」

「你放心好了,就算我們打算做壞事,也不會派你去的。」
渡邊良二哼了聲,
丟下這句話就往場邊走。聽起來像是保護她,其實是在罵她笨。
高念瑾哪會聽不出來?「其實我也不用那麼擔心。學生會有你這種人,怎麼 可能會做一些傷天害理的事呢?」言下之意是:學生會有你這種笨蛋,怎麼可能
做壞事還沒被抓到呢?
一聽她的回諷,渡邊良二額上的青筋又冒了出來。「你給我注意一點,小心 我撕爛你那張尖酸刻薄的爛嘴巴。」

「哎呀!我好怕!」高念瑾雖這麼說,表情卻是充滿了挑興,一點也不害怕。
「沒想到學生會的人那麼凶,比角頭老大還恐怖,這可怎麼辦才好呢?」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