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窩邊草一定要亂吃 第 5 頁


至于一旁的黃土路上,已經倒了兩匹暴斃的駿馬,至于駿馬的主人——一對年輕男女此時則冷汗涔涔的盤坐在地,全心運功對抗琴音,可從那蒼白的臉色看來,恐怕再支撐也沒多久了。哇——這就是小
作者:湛亮 / 頁數:(5 / 0)

至于一旁的黃土路上,已經倒了兩匹暴斃的駿馬,至于駿馬的主人——一對年輕男女此時則冷汗涔涔的盤坐在地,全心運功對抗琴音,可從那蒼白的臉色看來,恐怕再支撐也沒多久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哇——這就是小師叔常說的什麼江湖恩怨嗎?好緊張刺激喔!
草叢內,童紅袖不知為何也跟着緊張地緊握雙拳起來,粉嫩雙頰興奮得酡紅,險些沒跳出來幫雙方搖旗吶喊了。時尚書屋
就在她振奮不已之時,驀地,激烈宛如千軍萬馬的高亢琴聲一聲接着一聲劇烈揚起,不僅震得那對年輕男女再也承受不住地噴出鮮血,就連她亦難逃琴聲所藏的殺氣所懾,胸口不禁一陣氣血翻湧,心脈瞬間大亂。時尚書屋
糟!這下不妙。時尚書屋
心中一驚,心知自己已受影響,童紅袖慌得連忙想運功穩住氣息,然而驚惶之下,心神已亂,而那琴聲卻一波接着一波更加高亢激昂,震得她血氣紛亂的几乎就要隨同那對年輕男女一般嘔出血來……
「……天藍藍,水青青,阿妹啊阿妹真是俊;花紅紅,草綠綠,哥哥我的心啊被勾了去……」
驀地,粗俗的鄉野曲調既突兀又和諧的在高亢琴音中響起,其聲悠然清和,好似只是隨意哼唱,卻神奇的化去了琴聲中那几乎要將人崩裂的強烈殺氣,讓氣血翻湧的童紅袖不禁鬆了一口氣,乘機調息自己的呼吸,同時也讓那對年輕男女逃過一劫。時尚書屋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奏琴的婆婆老臉一變,惱怒地正想加深功力與其一別苗頭之際,薄紗軟轎內卻傳出一道清冷女嗓——
「琴姥姥,夠了!」
霎時,就聽「當」的一聲脆響,前一刻還殺氣騰騰的高亢琴音,瞬間歸於平靜,那叫琴姥姥的枯瘦婆婆似乎極為聽命軟轎內的女子,當下馬上抱琴退守一旁。時尚書屋
琴聲一停,那粗俗的鄉野小曲也跟着消失無聲,歌聲的主人從頭至尾皆未露面。時尚書屋
哎呀!幸好有小師叔那殺豬般的歌聲相救,不然她可要同那對年輕男女一樣慘了。時尚書屋
躲在草叢後拍着胸口暗自慶幸,童紅袖一口氣還沒喘過來,就聽軟轎內的神秘女子又開口了——
「小姑娘,你熱閙也看夠了,該出來了吧?」
呃……這是在說她嗎?不會吧!連她躲在草叢後面竟也知道,軟轎內的人是神不成?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驚疑不定,正當童紅袖躊躇着該不該「出面自首」之際,彷彿看穿她的猶豫,那神秘女嗓又冷冷揚起——
「姑娘背後有高人相助,還怕些什麼呢?」言下之意,分明暗指「只聞其聲、不見其面」的殺豬歌聲主人。時尚書屋
看來是真的在說她了!
原只是好奇想躲起來看熱閙,沒料到卻莫名其妙被點名,童紅袖無奈地搔了搔頭,縮頭烏龜做不下去,只好乖乖從草叢後現身露面,不知險惡的主動走到白紗軟轎前。時尚書屋
朦朧白紗內,那神秘女子似覺她這種毫無心防的舉動頗為有趣,不過嗓音依舊清冷。「小姑娘,你想插手管閒事?」
管閒事?她?別開玩笑了!沒道理湊熱閙的莫名其妙成了事主,是吧?時尚書屋
瞠目結舌地比了比自己,眸光下意識往那癱倒在路邊,內傷受創頗重的年輕男女瞧去,童紅袖飛快的搖頭否認。「沒有!我只是瞧熱閙的路人,不關我的事,只不過……」
嗓音一頓,似有難言的下文。時尚書屋
「只不過什麼?」不知為何,軟轎內的女子很有興緻與她閒扯。時尚書屋
「只不過要弄死人是沒差啦!但在人來人往的官道上,光天化日下躺了兩具屍體,嚇壞了路過的百姓那就罪過了。」
沒料到她的回答竟是這般奇特,軟轎主人不禁一怔,隨即興味地笑了起來。「你這小姑娘倒也有趣,本宮挺喜歡的,看在你的面子上,為了不嚇壞無辜路人,本宮就饒了那兩個無禮之人吧!」
啊?看在她的面子上?時尚書屋
又關她什麼事了啊?時尚書屋
無端成了那對年輕男女的救命恩人,童紅袖不禁再次瞠目結舌,還來不及婉謝這項「殊榮」,軟轎內再次傳出神秘女子冷淡的嗓音——
「琴姥姥,我們走吧!」
就聽這命令一落,八名抬轎侍女與那琴姥姥便以着看似緩慢優雅,實則其快無比的速度,身形如魅的抬着薄紗軟轎遠去,轉瞬間消失了蹤影。時尚書屋
呃……現在是怎樣?把那兩個嚴重內傷的人丟下,就這樣走了?她可不想撿這種燙手山芋啊!
簡直不敢置信自己無端攬下麻煩,童紅袖欲哭無淚。時尚書屋
「多……多謝姑娘救……救命之恩……」
就在她還來不及回神之際,那對狼狽的年輕男女已經搖搖晃晃的起身來到「救命恩人」面前,神色灰敗、語不成句的努力表達心中萬分之一的感激。時尚書屋
「哪、哪裡!」摸着鼻子尷尬一笑,覺得自己這「救命恩人」的頭銜實在受之有愧。時尚書屋
「姑娘恩德,我們……我們兄妹……」
想報恩的話尚未說完,就聽「咚」地一聲,當妹妹的率先不支的倒地昏厥了,隨即當哥哥的也「咚」地一聲,「妹唱兄隨」跟着昏迷過去。時尚書屋
「哇——現在是怎樣?說昏就昏啊!」瞪着地上兩具「人屍」,她傻眼驚叫,不知該如何應付眼前這種情況,當下連想也不用想,直接搬出某人求救。「小師叔,你快來啊!」
這種時候,把麻煩丟給小師叔準沒錯,誰教他是幻天派掌門,有事為門下弟子服其勞也是應該的。時尚書屋
心下暗忖,童紅袖果然承襲了幻天派優良門風,遇上麻煩事兒,賴給倒楣被迫成為掌門的某隻可憐虫就對了。時尚書屋
「唉……別吼!別吼!這不就來了。」
忍不住長嘆了一口氣,谷懷白從不遠處外的一棵大樹後轉了出來,表情很是哀怨地騎着老公驢慢慢晃到她面前。時尚書屋
唉唉唉!早要她別來湊熱閙的,若不是他緊隨在後,以自己足可繞樑三日的優美歌聲化掉那凶煞至極的琴音,這丫頭還能好端端的站在這兒吼得這麼有力嗎?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