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窩邊草一定要亂吃 第 7 頁


被嚇得縮起脖子,谷懷白可憐兮兮的瞅着「衣食父母」,膽顫心驚的悄聲辯駁。「你、你也沒說不行啊……」嗚……二師兄,怎麼你就留下這麼一個小管家婆來荼毒我呢?我的命就這麼苦嗎?嗚嗚嗚…
作者:湛亮 / 頁數:(7 / 0)

被嚇得縮起脖子,谷懷白可憐兮兮的瞅着「衣食父母」,膽顫心驚的悄聲辯駁。「你、你也沒說不行啊……」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嗚……二師兄,怎麼你就留下這麼一個小管家婆來荼毒我呢?我的命就這麼苦嗎?嗚嗚嗚……
「小師叔,你敢抗辯?」眯起眼,粉拳悄悄掄起,俏臉滿佈殺氣。時尚書屋
驚見那雙小小的,可揍起人來出奇痛的拳頭已經「蓄勢待發」了,谷懷白立刻感受到濃濃殺氣,識相的不想拿自己的皮肉開玩笑,當下馬上歪種的陪笑——
「紅袖,你千萬別誤會,小師叔哪兒敢?我、我只是問一下嘛……」
搓着手,他涎着臉小心翼翼地試圖爭取。「拜託!只要一壺就好!一壺就好……」
嗚……誰家小師叔當得像他這麼卑微的?想到就心酸!
「就一壺?」斜睨,見他這般饞,心動搖了。時尚書屋
「就一壺!」飛快猛點頭,深恐她反悔。時尚書屋
「好吧!」皇恩浩蕩恩准了。時尚書屋
「王總管,聽到沒?我家紅袖答應了!快快快,快送上一壺美酒和幾盤下酒小菜來。」
真的已經把荊家莊當成客棧了,谷懷白笑咪咪地交代着「店小二」。時尚書屋
這兩人……真的是師侄嗎?時尚書屋
這根本就是娘子管訓相公時,才會出現的戲碼吧?時尚書屋
店小二——王總管無言地瞪着完全無視於他的存在,逕自「打情罵俏」起來的二人,所幸大風大浪見識已多,依然能以不變應萬變。時尚書屋
「我會馬上差人送來酒菜,兩位請先歇息吧!若沒別的吩咐,那小的先告退了。」
維持着微笑,他禮貌退出客房。時尚書屋
目送王總管離去後,客房內兩人不約而同互覷一眼……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小師叔,接下來怎麼辦?」童紅袖率先開口詢問。現下他們混是混進來了,可是接下來才是最棘手的。時尚書屋
「當貴客啊!」氣定神閒地倒了杯茶,谷懷白笑眯了眼。時尚書屋
「當貴客?」傻眼外加狐疑。這是什麼答案?難道小師叔忘了四師叔還等着他們營救呢!
「是啊!」喝了口清香好茶潤潤喉,他笑得燦爛異常。「當個游手好閒、無所事事的貴客!」
第3章

「姬笑春,孩子的下落,你究竟說是不說?」瞠目瞪着牢房內那個已經被關了好些日子,神色卻依然悠哉的美艷女子,荊天終於忍不住心中熊熊怒火的大喝質問。時尚書屋
「孩子?」勾魂媚眼斜睨,瞄了瞄那張鐵青黑沉的憤怒臉龐,姬笑春纖手掩唇曖昧地笑了。「荊大盟主,怎麼我不知道你成親生子了?不過……你自個兒的娃兒丟了,怎會來找我這不相干的人討呢?真是奇也怪哉!」
「少與我裝蒜!」見她不肯老實招出,荊天心中更怒,厲聲喝道:「我很清楚當年家姊雖是難產而逝,可那孩子的的確確是存活下來了,只是讓你們師門的人給藏了起來。時尚書屋
「那孩子是家姊留在這世上僅存的一點血脈,也是我荊家的子孫,無論如何,我是定要尋回的。」
早在驚見這聲名浪蕩的女人所使出的武功與當年那個討厭的男人同一路數後,他就知道她必是出自幻天派一門,也因此這十多年來,他一直鍥而不捨地追着她的行蹤。時尚書屋
兩人鬥智、鬥力,爾虞我詐了這麼多年,如今,這女人總算是落入他手中,被困于這小小地牢內插翅難飛,就不信她不乖乖招出己逝親姊以命換來的孩子的下落。時尚書屋
「哎呀呀!荊大盟主,你說些什麼,怎麼我都聽不懂呢?」媚眼如波,姬笑春纖手托腮,笑得慵懶又迷人。時尚書屋
「倒是你像狗皮膏藥般,緊黏在我屁股後追了十多年都不嫌煩,莫非是……」
媚嗓一頓,眸光滿含調侃的上上下下猛打量他,忍不住又噗哧曖昧直笑。時尚書屋
「莫非如何?」警覺她的笑容詭異,荊天下意識的眯起俊目沉聲質問。時尚書屋
「愛上我了?」纖指朝他一點,姬笑春咯咯嬌笑不已。時尚書屋
哎呀!對一個女人窮追猛打了十多年都不放棄,思來想去,除了這個可能性外,她再找不出其他更好的理由了。時尚書屋
「笑話!」心下莫名一跳,荊天怒顏厲斥。「竟對男人情啊愛的掛在嘴上,甚至還往自己臉上貼金,你這女人還知不知羞?」
「這倒有趣了!」艷紅唇瓣往上一勾,姬笑春眉眼嘴角淨是媚態地嬌笑不已。「怎麼荊大盟主你窮追不捨了十多年,今天才知道我姬笑春是個聲名狼藉、不知羞恥的浪蕩女子嗎?」
哎呀!看來她的惡名還不夠響亮,尚需努力才行哪!
聽她毫不在意自己的浪蕩惡名,不知為何,荊天更是惱怒,心火飆升卻無處發泄,當下氣得往牢門猛力揮去一掌,發出「砰」地一聲巨響後,臉色難看地拂袖而去,只留下陣陣嬌笑在地牢內縈繞不去,久久不絶于耳。時尚書屋
「哈哈哈……這荊大盟主肝火也旺得太莫名其妙了吧?我聲名浪蕩又關他什麼事了,連這也能火成這樣?哈哈哈……」
眼看他再次被自己給氣得翻臉離去,姬笑春捧着肚子笑倒在石床上直抹淚。時尚書屋
唉喲!不能再笑了,肚子好痛……哈哈哈哈……
*** *** ***
原來……游手好閒的貴客是這樣當的!
從混進荊家莊開始,谷懷白就大剌剌的在莊內到處閒逛,甚至見到忙碌的奴僕們,還會笑咪咪的主動揮手打招呼,要吃要喝的也從不會客氣,其行為舉止宛如自己是莊裡的主子般,看得一旁的童紅袖都忍不住感到尷尬丟臉。時尚書屋
就這樣作威作福了三天,終於在這天的午後,兩人閒晃至某偏僻處時,眼看四下無人,稍微有點羞恥之心的人終於忍不住質問了——
「小師叔,我們還要當多久的『貴客』?」悄聲嘀咕,童紅袖深怕有人忘記了此行的真正目的。時尚書屋
「怎麼?當個茶來伸手、飯來張口,不用像在谷裡那般整日張羅三餐的貴客,你不喜歡嗎?」一臉無辜的反問,谷懷白自己倒是覺得這種生活挺愜意的。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