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無愛不歡 第 10 頁


我罵他不要臉,他嘿嘿笑着,陽光下,露出極白的牙齒。那時,他喜歡穿一件藏藍色球衣,熱了就脫下來,圍在腰間,我常常以為和他在一起是個夢,常常覺得早戀是件可怕的事情,但現在,即使全世界知
作者:雪小禪 / 頁數:(10 / 48)

我罵他不要臉,他嘿嘿笑着,陽光下,露出極白的牙齒。那時,他喜歡穿一件藏藍色球衣,熱了就脫下來,圍在腰間,我常常以為和他在一起是個夢,常常覺得早戀是件可怕的事情,但現在,即使全世界知道我們戀愛了又何妨?我們那個暑假一直在一起,不再避諱所有老師和同學,大家全知道是我追求的他,我問過顧衛北,假如我不追你,是不是我們就要錯過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他笑着,抬起我尖尖的小下巴說,你說,我怎麼可能錯過你?我是準備上了大學再追你的,不像你這麼迫不及待。時尚書屋
十八歲的夏天,我和我的小愛人,就那樣純潔地相愛了。時尚書屋
那句「我怎麼可能錯過你」讓我心疼。那個暑假我們快愛瘋了,由於高考成績太出色,老爸獎勵我出去玩一趟,並且預設顧衛北可以陪我,而我也提前面見了我的婆婆,這個稱呼是顧衛北這個壞蛋說的話。那個美麗的中年女人拉著我的手就不放了,她說,以後,要好好管我們家的小北。時尚書屋
瞧,我們不是青梅竹馬是什麼?時尚書屋
既然大人都這樣縱容我們在一起,我們更有了在一起的理由,於是我們一起去了一趟青海湖,我想到老我也不會忘記,我的初吻,是在青海湖邊。時尚書屋
我用自己的錢買了一套情侶裝,同樣的牛仔褲白襯衣,一個大一號一個小一號,一路上,顧衛北盡心儘力照顧我,一會問要不要喝水,一會削一個蘋果,從那時起,我叫他「我的小愛人」。時尚書屋
他小我四個月。後來相書上說,兩個相愛的人的年齡要相差四個月以上,否則會有無盡的糾纏,沒完沒了,最後傷到寸寸心灰。我不信,用眼睛糾纏他一路,從蘇州到青海,我一直在問他,顧衛北,你愛我嗎有多愛可以愛多久?我就那樣傻傻地問着,問了一次又一次。那時我剛剛十八歲,知道凌霄花與常青藤可以如何糾纏了,後來我有一段時間非常反感糾纏這個詞,因為顧衛北說我在糾纏他,但多年後的今天,我在想,糾纏,其實就是愛情。時尚書屋
沒有愛情,哪來的糾纏?時尚書屋
顧衛北給我的回答是,我愛你,到老到死。時尚書屋
火車上他有時會和我擠在小小的臥鋪上睡,為了省錢,他只給我買了一張臥鋪票,而給自己一張硬座。當我們身體緊緊挨着時,我很想伸出手摟住他,但我們都僵持着一動不動。他尷尬地說,這鋪,真小,真小啊。時尚書屋
我嘻嘻笑着,心裡撲撲地跳着,似有鴿子在飛。我把一個耳機放在他的耳朵裡,我放了一段黃梅戲給他聽,裡面一句「我本峨嵋一蛇仙,為你相思到凡間」,我常常唱給他聽。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他更用眼睛糾纏我,其實我很想讓他親親我,但我覺得這件事情如再主動就真的不好意思了。時尚書屋
在青海湖邊的時候,我們張開了雙臂,好久無語,那麼藍那麼美的青海湖,像一滴眼淚,我流眼淚了,一邊流淚一邊說,如果有一天你不愛我了,我就變成青海湖,那些湖水全是我的眼淚,我要淹沒你。時尚書屋
閉上眼,顧衛北說。時尚書屋
我輕輕閉上眼。時尚書屋
先是他高大的身影輕移過來,再是用手圍住我的腰,接着一張熱的唇覆蓋了下來,還有雙慌張的眼睛——我們已經吻在一起。時尚書屋
夾雜着眼淚和冰涼,我們在青海湖邊發誓:一生一世,永不分離。時尚書屋
我們住的旅館是兩個房間,洗了澡以後他來敲門,我說幹什麼,耍流氓啊。我是開玩笑的,但心裡全是喜悅。時尚書屋
說會話行嗎,我保證待會就走。時尚書屋
我開了門,他坐在我對面,我們誰也不也抬頭看對方,十八歲的兩個少年,和傻子似地沉默了半天。他說,我走了。時尚書屋
走了?我說,那走吧。時尚書屋
關上門,我的心還在撲撲跳着。時尚書屋
其實……其實個頭,哎,我蒙上被子,胡思亂想,我…… 我多想讓他抱抱我,但我們只是沉默了一會,聽了一會彼此的心跳,然後散了伙,哎,好時光全浪費掉了。時尚書屋
在送我們走的那次宴會上,我們班比他小的人叫我嫂子,比他大的人叫我弟妹,而我,幸福地傻了巴唧地答應着人家,誰讓愛情它就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呢。時尚書屋
當我的高中時代結束之後,我收穫了兩件最美麗的東西,一張是北大的入學通知書,再有,就是我的初戀。時尚書屋
而我的兩個好朋友也各自有了不同的選擇,周芬娜離開了蘇州,她去了上海,是一個男人帶她走的,那個男人已經四十多歲了,而周芬娜,是心甘情願跟他走的。時尚書屋
她在走之前,又請我喝了酒。這次,我們喝的還是五糧液,他說,那個男人有的是錢,不喝白不喝。時尚書屋
她比從前酒量大多了,我只喝了兩小杯,她喝了有七八兩,醉了的她十分嫵媚,我們談到了愛情。時尚書屋
當然,我告訴了她關於我和顧衛北,她笑着說,這樣的愛情真像小說,金童玉女。不像我,我的愛情已經是爛泥一堆,想拔出腿來,可腿上全是泥了,說著說著她就哭了,一邊罵馬軍一邊哭。月亮漸漸升了起來,泡在水中,又大又涼,我不知安慰她什麼,好像一切無從說起,卻又是覺得千言萬語。時尚書屋
周芬娜說她很嫉妒我,但有我這樣出色的朋友自然也是非常高興,之後進來幾個她認識的男人,她總是說,我朋友,今年剛考上北大。時尚書屋
那些人自然是不相信,好像周芬娜這樣的人不配擁有這樣的朋友,我覺得他們的笑容很邪惡,說不出哪裡不對,他們對周芬娜十分不尊重。我冷漠地看著他們,直到他們離去。時尚書屋
你是不是特別看不起我?周芬娜說著抽出一支菸,細長的煙,有薄荷的清涼漫了出來。她的手真美,細而長,她抽菸的姿勢也美,十九歲的周芬娜,有一種迷茫而慌亂的氣質,我看著她,有些發獃,其實,女人都有想墮落的天性,我也不例外。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