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無愛不歡 第 3 頁


一是我和戴曉蕾考上了重點一中。周芬娜去了一個二流的高中,她總是不在乎地說,反正我將來是考不上大學的,愛他媽哪哪吧。我印象中周芬娜是個掛痞味的女孩子,就是混不吝的那種,她早熟、豐
作者:雪小禪 / 頁數:(3 / 48)

一是我和戴曉蕾考上了重點一中。周芬娜去了一個二流的高中,她總是不在乎地說,反正我將來是考不上大學的,愛他媽哪哪吧。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我印象中周芬娜是個掛痞味的女孩子,就是混不吝的那種,她早熟、豐滿,比王浪帶回來的那個女人還要有特點。時尚書屋
是我鄰居一個叫王浪的男人帶回來的女人,天津女人,會說西河大鼓,大捲髮,穿著極細的高跟鞋,她端着她和王浪的尿盂出來,睡眼矇矓,看起來十分性感。那時,我還只有十四歲,但我一下子就迷上了她。時尚書屋
大家管她叫壞女人,我想我是不是本性太壞,我竟然喜歡壞女人。時尚書屋
然後我看到了她的趾甲,粉紅的,透明的,趿拉著一雙塑料涼鞋,她看到我,一笑,小妹,去上學?時尚書屋
是啊,我說,上學。我很羡慕她的睡眼惺忪,居然可以穿著晃晃蕩蕩的衣服塗著粉紅的趾甲出來倒尿盂,真的,我十分喜歡。那寬大的衣服讓她看起來更性感,她個子很高,有點懶散,後來我才知道,那叫性感。時尚書屋
王浪不是一個好男人,游手好閒,但好多女人喜歡他,這很奇怪,隔三岔五他會帶女人回來,但我印象最好的就是這個女人。時尚書屋
我想,長大了,我也要成為這樣的女人,但我總也長不大,我還沒來例假,乳房癟癟的,好像平原一樣。時尚書屋
周芬娜說,這樣的女人,一定很浪!
這個詞又生動又難為情。但周芬娜說出來就別有一番滋味。那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到天津女人帶我跑了,我跑啊跑啊,越跑越熱,我想站下來,可卻停不住腳,最後,我累得癱倒在地上,覺得虛脫了一樣,渾身燥熱,而且兩腿間有什麼東西熱熱的酸酸的流了下來。時尚書屋
醒了我看到被子上有好多血,我嚷了起來。我媽說,嚷什麼,來例假了,給你衛生巾。時尚書屋
我不知為什麼特別想哭,可是哭不出來。時尚書屋
天津女人走了,王浪又換了新女人。這次的我不喜歡,矮個,腿還不直,會唱評劇,我還不喜歡她嘴角邊上的那顆痣,看著和誰的後媽一樣。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周芬娜知道我來例假之後說,行啊,以後就該長乳房了。時尚書屋
二是我遇到了顧衛北。時尚書屋
這個生命中必然要出現的男子,沒有早一步,沒有晚一步,在我上學的第1天,我就撞到了他。後來周芬娜和戴曉蕾都說我好色,她們說,越是看起來羞澀的人越好色,你是個重色輕友之人。時尚書屋
我一點也沒有反對這種說法。時尚書屋
因為顧衛北給我的第1眼的感覺就是驚艷。時尚書屋
後來我看到謝霆鋒和張國榮都有這種感覺,有的男人,天生就有一種讓女人窒息的美,顧衛北無疑屬於這一種。時尚書屋
那應該是九月十日,我和戴曉蕾去報到,她去了衛生間,我在一棵開滿了合歡花的樹下等待她,然後,我看到了顧衛北。時尚書屋
他向我走來,頭髮被汗水打濕了。是的,我是十六歲愛上顧衛北的。從看到他第1眼我就愛上了他。那時我還沒有長開,跟一棵小豆芽菜似的,我站在132班的合歡樹下,看到顧衛北從北面水房走來,一件藍色的球衣圍在腰間,藍色的牛仔褲,白色的襯衣,他好像剛洗了頭髮,水滴滴嗒嗒地落下來。時尚書屋
其實我沒有死盯着他看,那時我還沒有那麼大膽,我就是用眼角的餘光感覺到他在向我走來,雖然我還沒有長開,可是我知道自己長得還有幾分姿色,就是說,如果在鏡子面前看自己,我感覺自己不能算中人之姿。時尚書屋
那天我穿了件白裙子,風颳起了我的裙子,我得意地想,這個樣子有沒有一點像夢露那張性感照片?時尚書屋
我的鬼心思還沒有達到高潮就聽到了他的聲音。他說,嗨,同學。時尚書屋
這是意料之外的事情。我沒有想到他會和我說話,我有點緊張,但還裝作鎮定地說,有事麼?戴曉蕾、周芬娜和我在上高中之前曾經天天在一起鬼混,周芬娜說,勾引男生最好的辦法就是讓自己風情妖媚,戴曉蕾不同意她的看法,她總是安靜地坐在那裡,周芬娜說她虛偽地假裝淑女,其實我知道,男生應該更喜歡淑女吧。所以我說,我要做淑女。時尚書屋
呸。周芬娜說,你還做淑女?別以為我不知道你,你這傢伙最狂,你看上的男人,絶對跑不了。時尚書屋
戴曉蕾大多時候冷靜地說,這個世界欠你的會還給你,而你欠這個世界的也一定要還!
她總是這麼說話,非常有哲學味道。周芬娜給她糾正說,你應該把世界換成男人!
我就笑了,我想,這世界上,還是有瞭解我的女孩子的。但戴曉蕾的態度總讓我覺得曖昧,她總是安靜地笑,即使和我們瘋閙起來,她也是有一種淡定的姿態,我說不清她哪裡和我們不同,但就是感覺,她,和我們不是一類人的。時尚書屋
顧衛北和我說話的時候我還不知道他的名字,我的心撲撲跳着。他突然笑了,他這一笑,我更覺得自己魅力十足,肯定是看我好看,我個子高,頭髮又黑又長,況且穿了一條白裙子,簡直像瓊瑤小說中的玉女。在這一點上,我比較自戀。時尚書屋
同學,你的,你的……我的什麼?我都急了,他要說什麼?時尚書屋
你的裙子!請注意你的裙子!說完他就走了。時尚書屋
我的裙子?我把裙子轉過來看了一眼,然後哇哇地狂叫着,跑過來的戴曉蕾以為我出了什麼事,她說,怎麼了,遇到蛇了?遇到鬼了?時尚書屋
天啊,真他媽丟人現眼啊,不早不晚,我來例假了,血染的風采了!
這就是我和顧衛北的第1次見面,充滿了戲劇性和偶然性。後來我和顧衛北相親相愛時他說,知道我第1次見到你什麼感覺嗎?時尚書屋
我說什麼感覺?那時我支着下巴趴在他懷中,懷着特別浪漫的心情等待着,樣子極像一個花痴,他捏了捏我的鼻子說:整個一個大傻妞!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