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潮聲》 第 4 頁


「我為你留起來,」她笑着:「等我的頭髮留長的時候,你在何方?恐怕你永遠看不到 長頭髮的我,但是,我仍然要為你留起來。」他靜靜的望着她,夜色裡,他眼中的火焰在跳 動,這使她的心臟收縮
作者:待考 / 頁數:(4 / 74)

「我為你留起來,」她笑着:「等我的頭髮留長的時候,你在何方?恐怕你永遠看不到 長頭髮的我,但是,我仍然要為你留起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他靜靜的望着她,夜色裡,他眼中的火焰在跳 動,這使她的心臟收縮,絞緊。月色淡檔的塗在河面,塗在橋欄杆上,塗在他和她的身上。 河水輕緩的流着,淙淙的水聲流走了夜,流走了時間。時尚書屋
風越來越大,鑽進她的衣服,那件寬 寬的大衣被風鼓動得像鳥類的雙翼。鳥類的雙翼,假若真能變成鳥類,高興飛到那裡就到那 裡,高興停下就停下,那又有多好!
夜深了,月亮偏西,她輓住他。時尚書屋
「走吧!」一會兒,「橋」就被拋在身後了。時尚書屋
「重回到人的世界。」
她說,望着街燈聳立的街頭,寒風在徘徊着,霓虹燈都已熄滅。 「明天,你將不再知道我,我也不知道你。」
她看了他一眼,靠緊着他,輕聲念:「此去何 時見也?襟袖上空染啼痕!傷情處,高城望斷,燈火已黃昏!」她又笑了。時尚書屋
「燈火已黃昏! 豈止是燈火黃昏,現在已經是燈火闌珊了!」確實已經是燈火闌珊了,街上已沒有行人,夜 風正在加強着威力。他們相對凝視,他的臉那麼模糊,在她的淚霧中蕩漾。他的手緊握了 她,低檔的說:「是三天,也是永恆!」
是三天,也是永恆?不,三天僅僅是三天,不會變成永恆!當她又獨自來到這橋頭時, 她就更能肯定這一點。二天內擁有的是「情」,永恆的只是「懷念」。三天的甜蜜,永恆的 苦楚,這之中有太大的差異,她寧願要那三天,卻不願要這永恆!走過了堤,跨上了橋,她 緩緩的走去,身邊少了一個人影,整個橋都如此空蕩!倚着橋欄,她不敢看橋下孤獨的影 子。寒風蕭瑟,夜露侵衣,她拂着頭髮,是的,頭髮已留長了,他在何方?他在何方?他在 何方?她知道。時尚書屋
總之,他在這個城市裡,一棟小巧精緻的房子中。當她凝視着河水,她几乎 可以在河面的波紋裡,看出他目前的情況:小小的房間,掛滿牆頭的書畫,拉得很嚴密的紫 紅色的窗帘,四壁的書櫥……還有,一盆燒得旺旺的爐火,他,就坐在火邊,捧着一本愛看 的書。爐火照紅了他的臉,也照紅了環繞在他身邊的、他的妻子和孩子的臉。她收回了眼 光,不想再看。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寒風撲面吹來,她打了一個寒噤,真冷!爐火,書房,他,都距離她太遠太 遠了,她擁有的,只是橋上的夜風,和永恆的思念!
離開了橋欄杆,她試着向橋的那一端走去。朦朧中,她記起一闋詞:
「天涯流落思無窮,既相逢,又匆匆,攜手佳人和淚折殘紅,為問東風余幾許?時尚書屋
春縱在,與誰同?「
春縱在,與誰同?她直視着前方,一步步的向前走去。她的手在大衣口袋中碰到一樣堅 硬的小東西,拿出來,是那粒小小的貝殼,小小的貝殼,盛着一個小小的夢!她擁緊了貝 殻,怕那個可憐的「小夢」會飛走了。時尚書屋
橋,那麼長,她不相信自己能走到那一端。時尚書屋
潮聲二、黑眸一陣淡檔的幽香和一陣衣服的「父」聲,接着,是那熟悉的、輕輕的腳步聲,然後,他 身邊的椅子被拉開,一本西洋文學史的筆記本落在桌子上,身邊的人落座了。他几乎可以感 到那柔旱的呼吸正透過無形的空氣,傳到他的身上。可以領受到她渾身散髮的那種醉人的溫 馨,他覺得自己全身的肌肉都繃緊了,心臟在胸腔中加快的跳動,血液在體內衝撞的運行。 悄悄的,他斜過眼睛去窺探她的桌面,一雙白皙的手,纖長而細緻的手指,正翻開那本厚厚 的西洋文學史。時尚書屋
收回了視線,他埋頭在自己的地質學中。但,他知道,他那份平靜的閲讀情 緒再也不存在了。時尚書屋
低着頭——他始終不敢抬起頭來。他的目光在她與他的桌面之間巡逡,看著她平靜的、 輕輕的翻弄着書頁,他生出一種嫉妒的情緒,妒嫉她的平靜和安詳。從桌子旁邊看過去,可 以看到她淺藍的衣服,和那緊倚着桌子的身子。他不安的蠕動了一下,用紅筆在書本上胡亂 的勾劃——有一天,或者有一天,他會鼓起勇氣來和她說話,但是,不是今天,今天還不 行!他衡量着他們之間的距離;一尺半或兩尺,可是這已經比兩個星球間的距離更遠,他 想;有一天,他會衝過這段距離,終有一天!時間不知過去了多久——幾世紀,或者只是一 剎那。時尚書屋
有個黑影投在桌面上,投在他和她之間的桌面上,他抬起頭,是的,又是那個漂亮的 男孩子!高高的個子,微褐的皮膚,含笑的眼睛和嘴角,過分漂亮的鼻子和英挺的眉毛。是 的,又是這漂亮的男孩子,太漂亮了一些,漂亮得使人不舒服。時尚書屋
「嗨!」男人輕聲說,不是對他,是對她。時尚書屋
「嗨!」她在回答,輕輕的、柔柔的,柔得像聲音裡都含着水,可以淹沒任何一個人。時尚書屋
「看完了沒有?」男的問。時尚書屋
「差不多了。」
「已經快十二點了。」
「是嗎?」「吃中飯去?怎樣?」沒有聽到她回 答,但他可以憑第6感知道她在微笑,默許的微笑。那漂亮的角色開始幫助她收拾桌上的書 和筆記本,椅子響了,她站起身來。時尚書屋
他可以看到那裡在藍色衣服中的纖巧的身子離開書桌。 拉開椅子的聲音在他心臟上留下一道刺痛的傷痕。桌上的黑影移開了,身邊的衣服「父」聲 和腳步聲開始響了,他抬起頭去看她,不相信她真的要走了。於是,像觸電般,他接觸到一 對大大的、黑色的眸子。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