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潮聲》 第 6 頁


」她哼了一聲,輕而柔。黑眼睛 在他臉上悄悄的掠過去,彷彿在搜索着什麼。再也找不出話說,他默然的望着她,心跳得那麼猛烈,他猜想連她都可以聽到他的心跳 聲。他急於找話說,但是,腦子
作者:待考 / 頁數:(6 / 74)

」她哼了一聲,輕而柔。黑眼睛 在他臉上悄悄的掠過去,彷彿在搜索着什麼。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再也找不出話說,他默然的望着她,心跳得那麼猛烈,他猜想連她都可以聽到他的心跳 聲。他急於找話說,但是,腦子裡竟會混亂到如此地步,他不知道一般人在這種情況下會說 什麼,小說裡有時會描寫……不,常常會描寫,一男一女單獨相處應該說些什麼。但是,他 不行,他看過的小說沒有一本在他腦中,除了「漆黑如夜,光明如星」兩句之外。他只能感 到緊張,那對黑眼睛使他神魂不定,他甚至想,希望能逃到這對黑眼睛的視線之外去。時尚書屋
但他 又如此迫切的希望永遠停留在這對黑眼睛的注視之下。換了一隻腳站着,他斜靠在亭壁上, 望着那黑色的電話機發愣。小小的電話亭中,似乎被他們彼此的呼吸弄得十分燥熱了。時尚書屋
「應該帶把傘。」
她輕聲說。時尚書屋
他吃了一驚。是的,她在懊惱着這段時間的相遇,懊惱着窘在電話亭中的時光。「雨大 概就要停了。」
他說,望望玻璃外面,玻璃上全是水,正向下迅速的滑着。時尚書屋
看樣子,在短時 間之內,雨並沒有停的意思。時尚書屋
她不再說話,於是,又沉默了。他們默默的站着,默默的等雨停止,默默的望着那喧囂 的雨點。時間悄悄的滑過去,他的呼吸沉重的響着,手一鬆一緊的握著拳。她把濕了的小手 帕晾在電話機上,歪着頭,看雨,看天,看亭外的世界。時尚書屋
不知道過了多久,雨點小了,停了。正是夏日常有的那種急雨,一過去,黑壓壓的天就 重新開朗了,太陽又鑽出了雲層,喜氣洋洋的照着大地。他打開了電話亭的門,和她一起看 着外面。地上約半尺深的積水,混濁的流着,樹梢上仍在滴着大滴的水珠。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她皺皺眉,望望 自己腳上的白皮鞋。時尚書屋
「怎麼走?」她低聲說,好像並不是問他,而是在自言自語。怎麼走?看了她的白鞋, 他茫然了。覺得這是個自己智力以外的問題,他想建議她脫掉鞋子,光了腳走,但,看看她 那嬌怯怯的徉子,他無法把她和赤足聯想在一起。閉緊了嘴,他無可奈何的皺皺眉,和她一 樣望着滿地的積水發獃。時尚書屋
她不耐的望着水,嘆口氣。時尚書屋
他驚覺的看看她,慢吞吞的說:「或者,水馬上就會退掉。」
但水退得很慢。他們繼續站着發獃。他望着圖書館,那兒的地勢高,只要能走到圖書 館,就可以循着柏油路走出去。可是,這裡距離圖書館大約還有二三十碼。時尚書屋
他們站了好一會 兒,等着水退。忽然,一個人對這邊跑了過來,揮着手喊:「嗨!」「嗨!」她應了一聲,黑眼睛立即亮了起來,真像黑夜裡的星光。那個男人涉 着水走了過來,又是那個漂亮的男孩子!他覺得像喉頭突然被人扼緊一般,呼吸困難起來。 那人停在電話亭前面,完全不看他,只對著她笑,那張漂亮的臉漂亮得使人難過。時尚書屋
「就猜到 你被雨阻住了,到圖書館沒找到你,遠遠的看到你的藍裙子,就知道你被困在這裡了。怎 麼,過不去了嗎?」那男人爽朗的說著,笑着。時尚書屋
「你看!」她指指自己的白鞋,又望望水:「總不能脫了鞋子走嘛!」「讓我來!」那 男孩子說著,仍然在笑。走近了她,他忽然把她一把抱了起來,她發出一聲驚叫,為了防止 跌倒,只得用手攬住了他的脖子,滿臉惶惑的說:「怎麼嘛,這樣不行!」
「有什麼不行?」那男人笑着說:「你別亂動,摔到水裡我可不管!」她乖乖的攬住那 男人,讓他抱著她涉水而過。他木然的站在電話亭門口,望着他們走開。忽然,他覺得她那 對黑眼睛又在他臉上晃動,他搜尋過去,那對黑眸又迅速的溜開了。他深深抽了口氣,自言 自語的說:「我也可以那麼做的,我也可以抱她過去,為什麼我竟想不到?」他望着天,太陽明朗 的照着,他不可能希望再有一次大雨了。時尚書屋
機會曾經敲過他的門,而現在,他已經讓機會溜跑 了。下了課,挾着一大疊書,他和同班的小徐跨出了教室,向校園裡走。忽然,小徐碰了碰 他:「看那邊!」他看過去,屏住了呼吸!一個穿著藍裙子的小巧的身子正在前面踽踽獨 行。是她!她的黑眼睛!他夢寐所求的黑眼睛!「那是外文系之花!」小徐說:「有一對又 大又黑的眼睛,非常美!只是身材太瘦了,不夠二十世紀的健美標準… 」
「哼!」他哼了一聲,一股怒氣從心中升了起來。憑什麼資格,小徐可以這樣談論她?時尚書屋
「這是美中不足,」小徐繼續說:「否則我也要去和她那個外交系的男朋友競爭一下 了!」
「外交系的男朋友?」他問。時尚書屋
「怎麼?你這個書獃子也動心了嗎?」小徐打趣的問:「別做夢了,這朵花已經有主 了!她是我妹妹的好朋友,下星期六要和外交系那個幸運的傢伙訂婚,我還被請去參加他們 的訂婚舞會呢!那外交系的傢伙高鼻子、大眼睛,長得有點像個混血兒!」是的,他知道那 個漂亮的男人,他對他太熟悉了。嚥了一口唾沫,他覺得胃裡一陣抽痛,喉嚨似乎緊逼了起 來。小徐踢開一塊石子,說:「其實呀,那外交系的長得也不壞,追了她整整三年,到最近 她才答應了求婚,據說是一次大雨造成的姻緣。大概是她被雨困住了,這小子就表演了一幕 救美,哈哈,這一救就把她救到手了。」
他咬緊了下嘴唇,突然向另一邊走開了:「再見! 我要到圖書館去!」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