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潮聲》 第 7 頁


他匆匆的說,像逃難般拋開了小徐,几乎是衝進了圖書館。這不是他平日進圖書館的時 間,但他必須找一個清靜的地方坐一坐,使他那燃燒得要爆裂開來的頭腦冷一冷。圖書館中 靜悄悄的,大大一間閲
作者:待考 / 頁數:(7 / 74)

他匆匆的說,像逃難般拋開了小徐,几乎是衝進了圖書館。這不是他平日進圖書館的時 間,但他必須找一個清靜的地方坐一坐,使他那燃燒得要爆裂開來的頭腦冷一冷。圖書館中 靜悄悄的,大大一間閲覽室只坐了疏疏落落的幾個人,他在他的老位子上坐了下來。把書亂 七八糟的堆在桌子上,用手捧住了頭,閉上眼睛。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一種絶望的、撕裂的痛苦爬上了他的心 臟,他苦苦的搖頭,低聲的說:「天哪!天哪!」
一陣淡檔的幽香和衣服的「父」聲傳了過來,他豎起了耳朵,那熟悉的、輕輕的腳步聲 停住了,他身邊的椅子被拉開,有人落座了。他從桌面看過去,那白皙的手指正不經心的翻 弄着書本,穿著藍色衣服的身子緊貼著桌子。他沉重的呼吸着,慢吞吞的把抱著頭的手放下 來,慢吞吞的轉過身子,慢吞吞的抬起眼睛正對著她。於是,一陣旋乾轉坤般的大力量把他 整個壓倒了。時尚書屋
他接觸到一對如夢如霧的黑眼睛,那麼溫柔,柔得要滴出水來,那樣怯怯的, 脈脈的看著他,看得他心碎。他獃獃的凝視着這對黑眼睛,全神貫注的,緊緊的凝視着,連 他都不知道到底凝視了多久,直到他聽到一個男人的聲音在打着招呼:「嗨!」他嚇了一大 跳,這個「嗨」把他驚醒了,他四面環顧着找尋那漂亮的男孩子。可是,四面一個人都沒 有,這才驚異的發現,這聲「嗨」居然是出自自己的口中,他愣住了。時尚書屋
「嗨!」她輕輕的、柔柔的應了一聲。黑眼睛一瞬也不瞬的望着他。「你是招呼我 嗎?」他不信任的問。時尚書屋
「你是招呼我嗎?」她同樣的問,黑眼睛在他臉上溫柔的巡逡。「當然。」
他說,窒息 的看著她。時尚書屋
「我也是當然。」
她說,長長的睫毛在顫動着。時尚書屋
他無語的看著她,很久很久,他問:「你怎麼這個時間到圖書館來?」
「你怎麼這個時間到圖書館來?」她反問。時尚書屋
「我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他深深的注視她,她也深深的注視他。窗外,忽然響 起一聲夏日的悶雷,夾着雨意的風從窗外撲了進來。時尚書屋
他不經心的望了窗外一眼:「要下雨 了。」
他說。「是嗎?」她也不經心的望了窗外一眼。時尚書屋
「我們可以走了,」他說:「到那個電話亭裡去避一避這陣暴風雨。」
「你確定— 」 她說:「我們要到電話亭裡去避雨嗎?」
「是的,難道你不准備去?」
她微微的笑了,夢似的微笑。站起身來,他們到了電話亭裡,關上了門。風雨開始了, 大滴的雨點打擊着玻璃窗,狂風在疾掃着大地。電話亭中被兩人的呼吸弄得熱熱的,他把她 拉過來,她嘆息了一聲閉上眼睛。時尚書屋
他知道她星期六那個訂婚禮不會再存在了。俯下頭去,他 把他炙熱的嘴唇印在她長長的睫毛上。時尚書屋
她張開眼睛。「你終於有行動了,」她輕聲說:「我以為永遠等不到這一天。」
他捧住 她的臉,望着她的眼睛,她那黑色的眸子像兩潭深不見底的潭水,把他整個的吞了進去。時尚書屋
潮聲三、美美我想,我從沒有恨過什麼像我恨美美這樣。在這兒,我必須先說明,美美是一隻小貓, 一隻瞎了一個眼睛的小灰貓,就是那種無論在什麼情況下都引不起你的好感的小貓。時尚書屋
事情是這樣的,那時我正讀高三,凡是讀過高三的人,就會明白,那是多麼緊張而又艱 苦的一段時間。每晚,我要做功課做到深更半夜,數不清的習題,念不完的英文生字,還有 這個複習教材,那個補充資料。僅僅英文一門,就有什麼遠東課本,復興課本,成語精解, 實驗文法……等一大堆,還另加上一本泰勒生活。我想,就是英文一門,窮我一生,都未見 得能唸完,何況還有那麼多的幾何三角化學物理中外史地三民主義等檔檔呢!所以,那是我 生活上最緊張,情緒上最低落的一段時間,我整日巴望趕快考完大學,趕快結束中學生活。時尚書屋
就在那樣的一個深夜裡,我坐在燈下和一個行列方程式作戰,我已經和這個題目奮鬥了兩小 時,但它頑強如故,我簡直無法攻垮它。於是,我發出了一大串的詛咒:「要命見鬼死相的代數習題,你最好下地獄去,和那個發明你的死鬼作伴!」我的話才 說完,窗外就傳來一句簡單的評語:「妙!」「什麼?」我嚇了一大跳,對窗外望去,外面 黑漆漆的,還下着不大不小的雨,看起來怪陰森的。時尚書屋
「妙!」那個聲音又說。時尚書屋
「誰在外面?」為了壯膽,我大吼一聲。時尚書屋
「妙!」那聲音繼續說。時尚書屋
我不禁有些冒火,也有點膽怯。但因為看多了孤仙鬼怪的書,總希望也碰上一兩件來證 實證實。所以,我跳起身來,拉開了玻璃窗,想看看窗外到底是個什麼玩意兒。誰知,窗子 才打開,一樣灰不溜丟的東西就直撲了進來,事先毫無防備,這下真把我嚇了一大跳,禁不 住「哇」的叫了一聲。時尚書屋
可是,立刻我就認出不過是隻小灰貓,這一來,我的火氣全來了,我 大叫着說:「見了你的大頭鬼!給我滾出去,滾出去!」
「妙,妹妹妹謾」它說,在我的書桌上竄來竄去,把它身上的污泥雨水全弄在我的習題 本上。時尚書屋
「滾出去!滾出去!」我繼續叫着,在書桌四周圍攔截它,想把它趕回窗外去。「妙, 妹妹妹謾」它說著,極敏捷的在書桌上閃避着我,好像我是在和它玩捉迷藏似的。它的聲音 簡短有力,簡直不像普通的貓叫,而且帶著極濃厚的諷刺意味。時尚書屋
「滾,構構構埂」我叫。時尚書屋
「妙,妹妹妹謾」它叫。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