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潮聲》 第 9 頁


那真是個大日子,我約定了「詩人」到 我們家來,這還是「詩人」第1次到我們家來拜見爸爸媽媽哩!從一清早,媽媽就把家裡收 拾得特別乾淨,自己也換了件新衣服,整日笑吟吟的,大有「看女婿」
作者:待考 / 頁數:(9 / 74)

那真是個大日子,我約定了「詩人」到 我們家來,這還是「詩人」第1次到我們家來拜見爸爸媽媽哩!從一清早,媽媽就把家裡收 拾得特別乾淨,自己也換了件新衣服,整日笑吟吟的,大有「看女婿」的勁兒。晚上準八 點,「詩人」來了,他也穿了件十分漂亮的米色西裝,頭髮梳得光光的,顯得更英俊了。進 門後,大家一陣介紹,「伯伯」「伯母」的客套了一番,然後分賓主坐定。我倒了杯茶出 來,他剛伸手來接,突然,美美不知從那個角落裡直竄了過來,茶潑了他一手一身,茶杯也 掉到地下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美美,真是和我作對定了!氣得我拚命瞪眼睛,詩人也顧不得收拾地下的茶杯 破片,只慌慌忙忙的用手帕擦衣服上的水漬。這一下足足亂了五分鐘才弄清楚。然後,爸爸 問詩人:「您和小女是同班同學吧?」
「是,是。」
詩人說。「聽說您很會作詩呢!」
「那裡,那裡,隨便寫寫而已。」
詩人說。時尚書屋
「妙。」
美美插進來說,自從茶杯打翻之後,它就一直蹲在詩人的面前,用它那只獨眼 把詩人從上到下,從下到上的仔細研究着。「很希望能聽到您念一首您的詩呢!」爸爸說, 帶著種考察的意味。「不敢當,還請老伯多多指教!」詩人說,但臉上卻有種驕傲的神情, 對於他的詩,他向來是頗自負的。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於是,他正了正身子,美美卻歪屯頭,繼續盯着他看。他 望了美美一眼,顯然被這只小貓弄得有點不安。然後,他開始朗誦一首他的近作:「嗚— 嗚—嗚—」美美的獨眼眨了眨,又歪了屯頭。時尚書屋
「呼呼的風,吹啊,吹啊… 」詩人一本正經的唸著。時尚書屋
「妙!」美美大聲說,出其不意的對詩人身上撲過去,一下子縱到他的肩膀上,平舉着 尾巴,在他的臉上掃着。詩人張惶失措的站起來,詩也被打斷了,狼狽的說:「這… 照照照照照 」
「美美,下去!」我叫。時尚書屋
美美充耳不聞,開始在他肩膀上踱起方步來,在一邊看的小弟忍不住大笑了起來。爸爸 也要笑,好不容易忍住了,我衝過去,想抓住它,它立刻跳上了詩人的頭頂,又從詩人的頭 頂躍上了櫃頂,在那兒輕蔑的望着詩人,還高高興興的說:「妙!」可憐的詩人,他那梳得光光的頭髮已經被弄得亂七八糟,念了一半的風也吹不 起來了。站在那兒,一臉的尷尬和不自然,扎煞着兩隻手也不知往那兒放好,看起來活像個 大傻瓜。這次偉大的會面就在美美的破壞下不歡而散,等詩人告辭之後,爸爸就板著臉對我 說:「你的眼光真不錯!」聽口氣不大妙,偏偏美美還在一邊說妙,我惡狠狠的盯了它一 眼,爸爸繼續說:「你這個朋友,我對他有幾個字的批評:油頭粉面,浮而不實,外加三分 脂粉氣和七分俗氣!小瑜,選擇朋友要留心,不要胡亂和男朋友一起玩,要知道:士之耽 兮,猶可說也,女之耽兮,不可說也!謹慎####」
糟糕!爸爸把詩經都搬出來了!然後,爸爸看了美美一眼,美美這時已跳到爸爸身上, 正在爸爸的長衫上邁着步子,選擇一個好地方睡覺。爸爸摸妹美美的頭說:「如果不是美美把他的詩打斷了的話,我想我的每根汗毛都快被他呼呼的風吹得站起來 了!」
美美歪屯頭,頗為得意的說:「妙!」我和詩人的交情,從這次會面後就算完蛋了!一年後,詩人因品性不良而遭校 方退學,連我都奇怪美美是不是真的「獨」具「慧眼」了!詩人事件之後不久我又有了好幾 個男朋友。其中一個,同學們稱他做書獃子,整天架着副近視眼鏡,除了埋頭讀書之外,什 麼都不管,倒是功課蠻好的。不知從什麼時候起,我和他常常在一起研究功課。說老實話, 我一點都不喜歡他,他是那種最讓人乏味的男孩子,整天只會往書堆裡鑽,既不風趣又不瀟 灑,一天到晚死死板板,正正經經的。時尚書屋
當他第1次到我家的時候,我告訴他:「我家裡有一隻很可愛的小貓。」
「是嗎?」他問。他進門後,我一直希望美美能有點惡作劇施出來,但,那天,美美只 是懷疑的打量着他,始終沒有做出什麼來。他很正經的望了美美一陣,說:「真的,是一隻很可愛的貓。」
「是嗎?」這次是我問了,我實在看不出美美的「可愛」在什麼地方,但,他說得倒挺 誠懇的。時尚書屋
書獃子常常到我家裡來了,最奇怪的是,他和美美迅速的建立起友誼來。每次他一來, 美美一定跑到他身邊去,用腦袋在他身上左擦右擦。他也十分憐惜的撫摩它,親熱的叫它, 拍它的頭,抓它的脖子底下。使我詫異的發現,這個只知鑽書本的書獃子,原來也有情感, 也會有溫柔的時候。時尚書屋
他除了和美美交朋友之外,他和爸爸也馬上成了談學問的最佳良伴。他 們在一起,一老一少,兩副近視眼,兩個書獃子,談詩經、楚辭、唐朝的詩、宋朝的詞、元 人百種、清代小說……以至于近代文藝的趨向,小說的新潮流,什麼歐亨利、斯坦達爾…… 等一大堆,兩人談得頭頭是道,我在一邊連插嘴的餘地都沒有,倒是美美還能經常點點頭加 一句:「妙!」書獃子到我們家越來越勤了,但,他決不是因我而來,主要的是他喜歡我們家 的氣氛,更喜歡和爸爸談天,和美美交朋友。爸爸常在背地裡稱讚他,說什麼「此子大有可 為啦」,「將來一定能成功啦」,但,這些與我又有什麼關係呢?我是越來越討厭他了,我 叫他書蛀蟲,叫他四眼田鷄,叫他大木瓜,他對這些一概不注意。事實上,他對我根本就不 注意,他的注意力全在爸爸和美美的身上。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