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大四了,我可以牽你的手嗎 第 12 頁


我們在一個叫東街口的地方下車,我從第1次來到這裡就一直不明白為什麼是叫東街口而不是東街屁股之類,晶晶說這個問題很嚴重。我想也是,就好像那天吃田鷄的時候水母問我他吃到的是什麼部位,我
作者:黃湘子] / 頁數:(12 / 0)

我們在一個叫東街口的地方下車,我從第1次來到這裡就一直不明白為什麼是叫東街口而不是東街屁股之類,晶晶說這個問題很嚴重。我想也是,就好像那天吃田鷄的時候水母問我他吃到的是什麼部位,我說是嘴唇,於是整桌的人都吐得不成人樣了,怎麼說那也是水母的第1次啊。聽到這裡晶晶趴在櫃檯前笑得沒聲了,害得櫃檯的小姐直看自己是不是什麼地方不對頭。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喂,喂,我們不要討論田鷄的問題好不好,我們現在是出來買手機,大哥!」她用那手指在空氣中畫了一個「×」。
我的手穿過空氣中的「×」捕抓住靈動的小手……她的臉在一瞬間漲紅起來,委屈而又緊張的大眼睛直直地看著我,「你……你,想幹什……麼?」
我按下她的手說:「你的手遮到我的視線了,剛纔有個美女走過去來着……」

「你……」
她舉着顫抖的小手翹着兩條細眉毛,「哼,不買了,回去。」

「啊?怎麼了?」
「不怎麼,不想買了行不行?」
「當然可以呀,不過你得陪我逛手機,呵呵。」

「哼,為什麼!」越發覺得那喇叭嘴很是可愛。
「湘子這麼好打發呀,」我示意地抹了一下臉上的頭髮,「請我出來容易,不過我出來以後就必須滿足我的一種要求。這是規矩。」

「切~什麼規矩?我我……不管,你陪你的美女去吧!」
「呵呵,好啊,那美女會願意嗎?」
「切,當然咯,湘子是什麼人,哪能沒人陪啊?」明顯看出很不爽。
「呵呵,好啊,那你就陪我吧。」
說著我牽起了她小巧的手。
「你……」
她好像很不滿的樣子,但沒有明顯反抗的意思,就當成半推半就吧。
我帶著她一路小跑過了馬路到了對面的一家手機商店。晶晶似乎看上了一款很小巧的手機,看不出是什麼牌子。那小姐說這款手機引進歐洲技術非洲勞動力法蘭西浪漫絶對so good。掰了掰不明白怎麼用,叫小姐幫忙,結果她微笑地看著我們,摸了半天說你們等一下,就去叫老闆,老闆又花了半天時間之後微笑着對我們說,你們可以選擇其他款的手機,我們這些手機都是……只聽那邊有個人說,這手機我用了三年才知道它原來有短信功能,我狂汗。時尚書屋
我怕我要花三年才知道那原來可以開機,於是趕緊換了攤位繼續看。
有一個手機是帶攝像頭的,我勸晶晶買一個防色狼,晶晶很不解地看著我。我想告訴她我大二的時候,為了揭穿某些人的猥褻心理,命饅頭到其他宿舍宣稱我們經常半夜起來偷看×片,結果大家非常不屑地藐視我們,非常嚴肅地批評了我們,於是我在半夜睡覺前把相機塞在門縫裡。第2天早上打開一看,各路英雄豪傑一一亮相于鏡頭之中。結果我們宿舍半年不用下樓提水。時尚書屋
「你好壞~呵呵……」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壞?還好啦,我還夠不上我大哥呢。有一次和他去澡堂洗澡,他趁着還沒什麼人去,把裡面的表示熱水和冷水的紅藍帶子換了過來,我們幾分鐘後聽著各式各樣的尖叫聲走出了澡堂。」

「呀呀,好好可怕,你大哥是誰呀?」
我淡淡地笑了一下,小聲地說:「名字叫清風,還有一個只有武俠小說才有的姓。」

「嗯?什麼姓?」
「呵呵,下次你就知道了。」

服務小姐實在看不下去,問我到底要不要。我說要啊。她問你要哪一款,我說帶攝像頭的那種。她問要半套還是全套,我說全套。時尚書屋
然後她就幫我包裝叫我去收銀台付錢,我拿着一百塊走到那裡……被連推帶罵地趕出來,我拉著晶晶一路狂逃,奔上立交橋上,對著川流不息的馬路開懷大笑……
「很開心是不是?」
「嗯……只是,你你……」
她含着水的眼睛在我的腦海裡迴蕩。
「呵呵,太壞是嗎?」
「啊,也不全是……其實……」
她說到一半就停住了,小手輕輕脫離了我的手心放在立交橋護欄上,眼睛看著遠方……
11
「啊,好痛,你幹嗎彈我頭?」她捂着頭抱怨。
「痛嗎?」
「廢話,你給我彈彈看!哼!」
「痛就對了,北歐有一個傳說,左右耳根以上一釐米處鼻樑兩邊眼睛以下一釐米處四個地方代表四個婚姻年齡段:18~20、21~25、26~30、30以後,你按順時針用力彈,哪個地方不痛,就說明那個時間段你會遇上你的最愛。」

「嗯?真的嗎?那剛纔那個是幾歲?」天真的眼神格外討人憐惜。
「18~20,說明你以前遇到的都不是最愛。」

「啊……是嗎?」她又好像陷入了沉思。
「好了,我們現在試試其他地方。」

「嗯,好~」
「哦~這裡,還……」

「哇哇,好痛,你輕一點。」

「重點你感覺才不會錯。」

「哇~」
「那個……為什麼都很痛?」
「那就對了,你是正常人!」
「嗯?……啊~~~~你耍我哇~」她揮着拳頭向我撲過來。
我邊逃邊大笑着做着鄙視的手勢。
結果和一個人撞了滿懷,三十出頭,臉上的皮和塔克拉瑪乾沙漠一般起伏,頭髮很長,但是中間沒毛,典型的盆地狀,只是中間那黃黃的頭在一窩雜發的襯托下儼然是一個德克士的香辣雞腿堡,格外眼熟。
「年輕人,喜歡藝術嗎?」他張着滿是麻將牙的嘴巴開始說話,「我是從北京藝術大學出來的教授,今天第1次來福州。」

「哦,你想幹什麼?」
「這年輕人說話真有勁,我不是要幹什麼,因為路過這裡身上的東西被偷光了,只留下這些作品想賤賣了好回家。」
說著可憐巴巴地摸着頭上的雞腿堡。
「哦,我倒是蠻感興趣的,拿出來看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