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愛上黑幫大少 第 4 頁


那時朋友回答她——趁現在年輕還有本錢,露就給他露嘛!又沒有什麼關係,反正皮膚好嘛!等到以後還可以留作紀念,年輕不要留白啊! 是呀!原本忐忑不安的心情,在看到一張張唯美的照片時,
作者:子纓 / 頁數:(4 / 0)

那時朋友回答她——趁現在年輕還有本錢,露就給他露嘛!又沒有什麼關係,反正皮膚好嘛!等到以後還可以留作紀念,年輕不要留白啊!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是呀!原本忐忑不安的心情,在看到一張張唯美的照片時,才鬆了一口氣。照片雖然有露背,但是完全沒有任何情色的部分存在。在百般的思考下,她才挑了這一張,放大成海報,裝了框掛在客廳裡。
「唉!」桑音忍不住又嘆了口氣。
「叮咚!」
門鈴響了,桑音將外套拉好,才走去開門。
才開了第1扇門,桑音便被站在門口、露出大大笑容的宮辭給嚇得冷汗直流。
難不成他要來要她的小命了……她在心裡猜想著,手也迅速地想關上門。
「等一下!小弟弟!」上次沒有仔細看桑音,宮辭此刻才仔細地注視着「他」。兩道英氣的濃眉、水汪汪的大眼、有些塌的鼻、紅灧小巧的唇,還有些像女孩子;這張臉如果是女孩的臉,他願意給它八十分。但是往下一看,那平得跟飛機場一樣的胸部……他怎麼可能是個女的。
而在宮辭審視桑音的同時,桑音也同時偷瞄着宮辭。他的頭髮有些微鬈、濃厚的劍眉、狹長的丹鳳眼、挺直的鼻樑、細薄的唇、有些壞壞的氣息;這幾個特點塑造成一個有着邪魅氣息的男人,「好看」並不足以用來形容他。她雖然只有在七天前見過他,但也知道這種男人是女人追逐的對象。
「你看完了沒?小弟弟!」宮辭開口問道。
小弟弟?桑音的眉頭皺了下來,為什麼他叫她小弟弟呢?難道他和其它人一樣,認為她是個男的嗎?
下意識的,她低下頭,看著自己平坦的胸脯……是呀!誰叫自己連個「小籠包」的影子都沒有呢!不過她現在倒也慶幸宮辭將她當成了小弟弟,不然死的時候,死狀可能會非常淒慘……說不定對方會饑不擇食的對她先姦後殺也說不定……電視上不是常這麼演嗎?
「你……你有什麼事情嗎……」
回過神的桑音,聲音不自覺的顫抖了起來。
「別害怕,小弟弟,我不會殺你的。」

不會殺她?騙鬼!桑音壓根兒不信!大野狼不是也跟小紅帽說它不會吃她嗎?
「是……是嗎?」桑音點了點頭。「你特……地……特地來找我嗎?」
「也算是!你先開門好嗎?」宮辭的話語雖溫和,但隱含着命令的語調,令桑音又忍不住全身發抖。
「不開行不行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你說呢?」宮辭笑笑。
我想是不行吧!桑音在心裡想道。在無計可施之下,她打開了門讓宮辭進入。
宮辭在玄關脫下了鞋子,換上室內拖鞋,不客氣的大步走入客廳。這間坪數與他的房子相同,但給人的感覺完全不同。客廳只放著一張小圓桌、兩個小椅子和一個書櫃及一台電視而已。實在是簡單得可以!而以這樣的擺設來看,這間房子住的人可能不多。時尚書屋
偏了下頭,他挪到掛在牆上露背的海報,那張海報的女主角是那麼的無邪、天真,即使是背部全裸,也不會給人任何情慾的感覺。
他的眼不知不覺幽暗了起來,就這樣,他在海報前站了許久。而站在他身旁的桑音則在心裡苦笑,天呀!她怎麼會忘了她在客廳所掛的這張照片呀!平日沒什麼朋友來訪,她才敢將照片掛上去,但沒想到今天來了個不速之客,她根本來不及將相框給拆下來。看他端詳着海報裡的自己這麼久,桑音一直在心裡埋怨着;自己的背部都被別人給看光了……嗚……
「叔叔……」
桑音忍不住出口喚他。「嗯?」宮辭回過神來。「有事嗎?」他問道。
「沒事!只是想請你在椅子上坐而已,站着不太舒服……」
桑音連忙說道。
「喔!對了!別叫我叔叔,我還沒那麼老,我今年才二十六,頂多才多你十歲而已,叫我宮大哥就行了!」
多我十歲?去你的!桑音在心裡罵道。
「小弟弟,你是十五還是十六歲?」
「十六!」桑音迅速地回答,就讓他認為自己是未成年好了。
宮辭在椅子上坐了下來,目光仍是緊盯着牆上的海報不願移走。「這是哪一位明星?」他忍不住好奇地問道。「拍得很好,我也想去買張掛在臥室裡!」
「啊?」桑音的嘴張得老大,足以塞下兩粒滷蛋,她還沒自認為自己長得美麗到可以當上明星呢!
「快說!」
「咳咳……這不是……明星,這是我姊姊……」
桑音撒着謊。「我姊特別喜歡這張,所以就將它掛了起來,不准我拆下來。」
謊言越說越流利,她臉不紅、氣不喘地說道。
「你姊?長得如何?」
「呢……」
沒想到宮辭竟然這麼問,桑音一時之間也找不到答案。
「和照片差很多嗎?」宮辭瞭解拍這種藝術照,大多都和本人有差。
「也不會,只是別人都說我和她長得很像!」同一個人,不像就有鬼了。
「是嗎?雙胞胎?」
「不是……」
桑音搖着頭。「我姊二十五歲了!」宮辭點點頭。「今天沒上課?」
「我畢業了……」
桑音走入了廚房,幫宮辭倒了杯水。
「國中畢業就沒讀了?」宮辭的臉皺了下來。「你爸媽不管你嗎?」
「我爸媽死了!」桑音將茶杯放在小桌上,自己則坐到一旁的椅子上。
「那你姊呢?」
「她呀!因為工作的關係,很少回家。」

「那你怎麼辦?」真是可憐呀!宮辭在心裡想道。
「我打零工過活、偶爾做些手工!」唉!只有這一句話是真的!畫漫畫算是做手工的一種吧!她在心裡想道。
「對了!有一件事我忘了告訴你了!」
「什麼事?」
「從今天起我搬到你家隔壁!」宮辭悠閒地說道。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