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來世我還要做你的新娘 第 7 頁


明媚鮮妍能幾時,一朝漂泊難尋覓。 花開易見落難尋,階前愁煞葬花人。 獨倚花鋤淚暗灑,灑上空枝見血痕。 杜鵑無語正黃昏,荷鋤歸去掩重門。 青燈照壁人初睡,冷雨敲窗被未
作者:不悔 / 頁數:(7 / 0)

明媚鮮妍能幾時,一朝漂泊難尋覓。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花開易見落難尋,階前愁煞葬花人。
獨倚花鋤淚暗灑,灑上空枝見血痕。
杜鵑無語正黃昏,荷鋤歸去掩重門。
青燈照壁人初睡,冷雨敲窗被未溫。
怪奴底事倍傷神?半為憐春半惱春。
憐春忽至惱忽去,至又無言去不聞。
昨宵亭外悲歌發,知是花魂與鳥魂?
花魂鳥魂總難留,鳥自無言花自羞。
願奴脅下生雙翼,隨花飛到天盡頭。
天盡頭!何處有香丘?
未若錦囊收艷骨,一掊淨土掩風流。
質本潔來還潔去,強於污淖陷渠溝。
爾今死去儂收葬,未卜儂身何日喪?
儂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儂知是誰?
試看春殘花漸落,便是紅顏老死時。
一朝春盡紅顏老,花落人亡兩不知!
小文就下榻在這裡。孤獨的,寂寞的。
小文的墓碑跟她人一樣,高貴,聖潔。
「小文,我來看你了。帶了你最喜歡的百合,你在天堂也能聞到這淡淡的清香吧。」

打開生日蛋糕,點燃22支蠟燭。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你說22歲的時候,要我陪你單獨過。要吃那種巧克力的蛋糕,挺甜的,你吃一口。」
我知道小文能聽見,她一定在天堂對我笑。而我卻不能看見了,眼淚已經模糊了我整雙眼,整個臉。時尚書屋
「我沒哭,你走的時候叫我不要哭。我真的沒哭,是沙子吹進眼睛裡了。」
這該死的眼淚,越說它流的越厲害。
「你怕冷。風這麼大,讓我抱著你吧。」
緊緊的抱著小文的墓碑,把臉貼在上面,冰冰的,涼涼的。我使勁用臉摩擦着,淚水順着墓碑慢慢滑落,掉在地上,滲進土裡。時尚書屋

11

靠在墓碑上,眼淚流乾了,我漸漸入睡,進入了夢鄉,進入了我跟小文的世界。那裡面有陽光,有鮮花,還有笑容。
2000年,也就是3年前,我第1次坐飛機,從北京到莫斯科的國際航班。都說國內航班上全是空嫂,漂亮的空姐全上國際航班了。這一瞅過去,好象傳說中的空姐也不咋地。除了個子高點,腿長點,衣服整齊點,再沒別的吸引人的地方。時尚書屋
泱泱大中華,美女如雲,怎麼就不找幾個更對得起觀眾的空姐。這可是國際航班,出門在外都代表着祖國的形象。好在那些《花花公子》看多了的外國人,不懂什麼叫真正東方美,糊弄糊弄他們應該問題不大。
傻不拉幾的我,只顧看空姐了,抓着安全帶怎麼也插不上。
「各位旅客,飛機起飛了,請大家系好安全帶。」

甜美的聲音已經從廣播裡傳出幾遍了,我還在那裡乾著急。
「我來幫你系吧。」
看我着急,旁邊的那個小姑娘伸出了手。那隻手很乾淨,白皙的皮膚,吹彈即破。
也不知怎的,安全帶到她手上,就聽見咔嚓一聲,系好了。
「你可真神。」
我滿是敬佩的看著這個小姑娘。其實那裡面不僅僅有敬佩,更多的是慚愧。那種在美女面前對自己不太對得起觀眾外表的慚愧。時尚書屋
她只衝我微微的笑了笑。
可以說,那是我見過最純潔、最高貴的笑容。即使是不懂事的嬰兒,見到這種笑容,都會有種想依偎過去的衝動。
第1部分(11)
飛機安穩起飛了,我開始打量旁邊這個小姑娘。
天使般的臉,沒有任何的裝束,那樣的平靜,那樣的安詳。比起她來說,滿飛機的空姐都沒法稱之為女人。
她很少笑,也不愛出聲,只是靜靜的聽著mp3,好象她的世界是那樣的平靜,猶如夕陽下鏡子般的湖水。我多想自己是那湖邊的小石頭,猛一蹦進去,激起層層的波瀾,再埋進深深的湖裡,傾聽她的心聲。
一路上,我一飽了眼福,也感染了她那份安詳。窗外白雲飄過,我總想摘下一朵,送給身邊的這位姑娘。
下飛機的時候,我說出了自己在飛機上輾轉了一千遍的話:能告訴我你的電話號碼嗎?
她驚愕的看了我一眼,還是告訴我了。
太出乎意料了,簡直跟撿到寶似的。我一向對數字不是很敏感。高中時候∏小數點後面的12位,我足足背了一個星期才記住。而小姑娘剛纔說的那一串電話號碼,像最優秀的雕刻家,刻在了我的心上,永遠都不可能忘掉。時尚書屋
到莫斯科干的第1件大事就是去辦了張卡,然後第1個告訴了她。
我想約她出來坐坐,但又覺得太唐突,而且她是天使。天使能隨意接觸我這樣的凡人嗎?遠遠的望着,就已經足夠了。
除了告訴她電話號碼,我沒有再給她打過電話。剛到莫斯科,要辦的手續很多,一忙起來,把這事給忘記了。況且我也沒做過什麼幻想,從小到大,彩票都沒中過一次,怎麼可能中這樣的大獎呢?
「我在列寧大街的警察局。你能來接我嗎?」幾個月後的一個深夜,我接到了她的電話。語氣還是那樣平靜,就像來自高空。
從起床、穿衣服,到鎖上門,我總共花了1分半鐘。
她是天使。天使怎麼能獃在那種地方呢?
攔個的士,直接奔警察局。
警察跟我嘰裡呱啦,加上比畫了半天,我才弄明白怎麼回事。
半夜了,她一個人走在路上,警察以為她是不法分子,就帶回了警局。檢查過後,準備放她走,可她就是不給點喝酒的錢。
雖然才到莫斯科幾個月,行情我也瞭解一些。莫斯科的警察就是流氓,他花半天時間盤問你,你不給點錢讓他們去喝酒,他們是不會放你走的。
她是天使。天使怎麼能做這樣齷齪的事情呢?也只能我這樣的凡人代勞。
我給警察塞了100盧布,又說了許多的好話,終於把她領了出來。但我沒告訴她給他們錢了,只說是警察熬不過理,自己放的。
「都半夜了,你怎麼還在大路上呀?」難道天使都習慣午夜出來活動。不可能呀,只有妖精才半夜飄魂。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