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大眾情人全文 第 10 頁


「電腦?我……」憨哥覺得,哪壺不開提哪壺了,就忙着解釋道:「電腦麻煩呀,最費腦子了,而且手要和心密切配合才行呢!胡喜說那是高科技,真的是高科技呀!」 「說起電腦,你一套一套的,
作者:張鴻疆 / 頁數:(10 / 182)

「電腦?我……」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憨哥覺得,哪壺不開提哪壺了,就忙着解釋道:「電腦麻煩呀,最費腦子了,而且手要和心密切配合才行呢!胡喜說那是高科技,真的是高科技呀!」
「說起電腦,你一套一套的,」肖玲笑道:「你們搞外經貿的,都是計算機高手呀。瞧你,雖然打扮得很前衛,可書獃子氣很重呢!」
憨哥有點慚愧,摳着腦袋,實話實說:「我,我才不書獃子呢!我不騙你,從小到大,我沒讀什麼書,真的沒讀什麼書。」

肖玲搖了搖腦袋說:「別謙虛了……我也買了 筆記型電腦,是IBM的,性能不錯。我想當學生,你得好好教教我啊!」見憨哥坐立不安,又笑着說:「韓先生,你千萬別忙着表態,先給我五分鐘時間。」
看表定了定時,接著說道:「現在開始,你的嘴只能用於吃東西,另一個功能敬請關閉。」

憨哥「哦哦」兩聲,只好低頭吃。然而,他不懂得吃西餐的程序,也不會用刀叉,居然左右手用反了,引起背後的服務員「撲哧」而笑,慌忙摳摳大光頭,學着肖鈴的樣子用起了餐。
肖鈴瞥了背後的服務員一眼,不屑地道:「人家經常吃西餐的。」
又對憨哥笑笑:「先生很 幽默呀!我在美國時,就見那些幽默男士,為了活躍氣氛,專門在宴會上和常規開玩笑,玩這種遊戲。想不到你也會玩兒……哈哈哈哈……真有你的!」憨哥似乎無地自容了,而肖鈴卻繼續她的演講:「我是航校空乘專業畢業的,大學文化,今年二十五歲。還在外國語學院進修過,精通英語,精通西班牙語。時尚書屋
看我,說這些幹什麼,在生活中,這都是次要方面。我還會做菜,你信不信,我能做一手地道的 川菜,又麻又辣。粵菜也可以,只是北京離海邊太遠,海鮮不多,所以我就……」

憨哥急得只想說話,但肖鈴指指手錶,用手勢制止住了。而他卻因慌亂將人頭馬酒弄倒了,趕緊去扶,十分狼狽。
肖鈴並不緊張,招手讓服務員過來處理,側身對憨哥道:「看得出,先生你是事業型的男士,沒談過戀愛吧?瞧你,見到女士這麼拘束。」
又嫵媚地笑起來:「一定沒談過。我敢肯定!」
「不是的,我……」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談過?」
憨哥急得語無倫次了:「沒有,沒有談過……」

肖鈴望着他直笑。

5

小朱子一臉喜氣,進了婚姻介紹所就大喊:「劉主任呀,我來了,我來了。」
這兒,有幾間房,每一間房都有許多大柜子,放著男女徵婚者的檔案資料。各式各樣的徵婚者都在向紅娘介紹着自己的情況,大家都忙忙碌碌,出出進進,彷彿就是個交易大市場。
被稱為劉主任的女士,是這裡的頭兒,她五十多歲,精精幹干,一見小朱子和胡喜,就十分熱情地起身迎接:「唷,胡喜也來啦!是來送喜糖的吧!哈哈哈哈……今兒一出門,我就聽見喜鵲在叫,果然就是抬頭見喜呀!」她見小朱子後面跟着位大媽,住了笑,問道:「你母親?這位是……」

小朱子說道:「劉主任呀,我和胡喜的事已經定了,結婚的時候,自然會請你這大媒人的!」轉身介紹道:「咱不是一直在張羅憨哥的婚事嗎?這一位,正是咱那徵婚的主兒韓革的母親。」

劉主任與韓大媽剛一見面,就愣住了。
「你是韓……」

「你是劉護士——是劉護士長啊!」
劉主任使勁地點着頭說:「啊,快三十年了……」

韓大媽也激動起來,一時不知該說什麼才好。剛纔,胡喜和小朱子給她策劃了好半天,終於搞出一份讓她滿意的徵婚啟事。胡喜說:「這玩意兒最管用,又現代又時尚,比在網上徵婚可靠百倍!」小朱子早已不耐煩了,說聲「走,大媽,我們這就領你親自到婚姻介紹所去一趟,老將出馬,一個頂倆」,生生將她拉到了這兒。一進門,看見男男女女來去匆匆,她眼花了,還沒反應過來,就遇著了大恩人劉護士長。時尚書屋
緊走幾步,她調整一下思緒,趕忙上前說道:「真是你呀!那正是閙文革的時候,又要防 地震,我生孩子,你救過我的命啊!後來我去謝你,人家說你上山下鄉了。」

劉主任一把握住韓大媽的手說:「是啊,是啊,那時候醫院搞精兵簡政,我就響應號召,在外地幹了好些年,退休以後回北京,才幹起了這一行。」

倆人說話時,胡喜和小朱子都很驚奇。他們沒想到韓大媽總是推說自己老了,滿世界誰也不認識,又不會說話,怕把事情搞砸,沒想到剛一出山,就遇著了故交,她居然和婚禮界神通廣大的劉主任如此熟識,正應了「莫道前路無知己,天下誰人不識君」那句古詩。
這會兒,劉主任問道:「你那孩子,你女兒……她好嗎?」
韓大媽一愣道:「女兒?是你給接的生。我生的是個兒子。」

「兒子?」
「是啊!」
劉主任想了想說道:「那時候真叫亂啊……這麼多年了,我也記不清了!」
韓大媽說:「不是我說你,你的記性真不怎麼樣啊!」
劉主任這才想到讓座,笑道:「大妹子呀,瞧我這人,雖說還沒有老,但腦袋也糊塗了!坐,快請快請!今兒見到你,我真高興!哈哈哈哈……」
倆人拉著手仰天大笑,然後坐了下去。
小朱子做了個鬼臉,爬在桌台上說道:「劉主任,沒想到,你當年接生的孩子,如今又是你給操辦婚事,這可真是太了不起了!」
韓大媽還沒坐穩就急着打聽:「劉護士……不,劉主任,咱姐倆改日好好聊聊!今兒,我來你這兒,就是想打聽一下我兒子有戲沒有?」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