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大眾情人全文 第 3 頁


孟師傅擦着因笑而出的淚,轉身嚷起來:「頭兒——這人愣不明白,還得你再給開導開導!頭兒,你快來呀!」 瘦精精的李經理,從經理室走過來,制止住孟師傅等人的喧閙。當發現今日的憨哥成了
作者:張鴻疆 / 頁數:(3 / 182)

孟師傅擦着因笑而出的淚,轉身嚷起來:「頭兒——這人愣不明白,還得你再給開導開導!頭兒,你快來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瘦精精的李經理,從經理室走過來,制止住孟師傅等人的喧閙。當發現今日的憨哥成了和尚,也禁不住笑了一聲,但很快鎮靜下來,上前對憨哥道:「我給你說過多少遍了?又不是非得犯錯誤,才來咱這兒。這是哪國的說法呀?」
憨哥臉憋得通紅,擦了把汗說道:「李經理,我知道,幹什麼都是 為人民服務;我也知道,能幹的哥就很不容易了。可是,我真的沒犯錯誤呀……」

李經理望着憨哥的光頭和綠軍裝,就說:「你呀你,咋就一根筋呢?還說沒犯錯誤呢,你知道嗎?如今看守所裡的人,才是你這打扮呢!」覺得這話有點過,便補了一句:「放心吧,雖說咱公司小,可大傢伙都不欺生,都把你當哥們兒看待!」
孟師傅腆着大肚子,拍拍憨哥肩膀道:「請問,你是中國人嗎?」
憨哥正對著李經理的臉,猛地扭了過來,覺得這話問得唐突,就梗着脖子答道:「是啊!怎麼……」

孟師傅瞅了瞅李經理,又與眾人大笑着說:「我看你像個傻老外!咱拉活時,常見到那些老外剃了光頭,穿著軍裝,戴着毛主席像章,滿街亂跑……你呀你,怎麼連這點中國國情都整不明白?你來這兒,不是下放,這叫改革,你懂嗎?甭說你韓革了,就連中央那些部長、局長不也都……」

「我韓革和大官兒們可不一樣!」憨哥打斷了孟師傅的話,認真地說:「我又沒幹壞事,真的……」

眾人又是一陣哄笑。
憨哥被人們搞得很不自在,摳着大光腦袋說:「有什麼好笑的?」接着自言自語道:「難道我是壞人?我本來就規規矩矩嘛!」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李經理邊笑邊指着憨哥說:「看來孟師傅說得對,這花名冊上的『韓革』呀,真該改叫『憨哥兒』嘍!前天你還給我遞了一個決心書,說是不管怎麼著,你也要做時代的先鋒——這裝束打扮,的確夠先鋒,可是一說話,就露了餡兒,就露了怯。」

「憨哥呀憨哥,」孟師傅拍着憨哥的肩膀說:「我不說你是隔世之人了,也不說你演繹《大話西遊》了,我只想說……」

憨哥用手撥開孟師傅的手說:「我憨、我傻,行了吧?跟你們說也說不清楚。」
他有些生氣了,覺得自己再怎麼解釋也是徒勞的,就不再吭氣,去埋頭擦車。
忽然,李經理想起了什麼,說道:「那些破胎,你補了以後,還真都派上用場了,公司得謝謝你呀!這才來幾天,好事就做了一大堆,又是修桌椅板凳,又是修停車場……哈哈哈哈……活雷鋒嘛……」

「嘿嘿……」
憨哥抬起他獨有的大光頭,受到表揚,有點不好意思了,就搓着手說道:「我別的不行,幹這些很在行呢……」

小個子王師傅平時出車最積極,在公司很少停留,偶爾看見憨哥,並不認識他,只覺得這人總在那埋頭幹活,就對著孟師傅的耳朵小聲問道:「這人究竟是幹什麼的?修理工出身?」
孟師傅想了想說:「可能過去是個縫鞋匠。社會發展這麼快,他忽然就發了,又忽然就栽了。」
王師傅又一次瞅了瞅憨哥,點頭道:「像,像,是那個行裡的人……」

這時的憨哥,已經把車收拾好了。李經理見他要出車,急忙囑咐道:「開車悠着點,安全第1!」
憨哥條件反射似的立正,向李經理敬了個軍禮,一字一頓說道:「請領導放心!」
李經理一驚,茫然回道:「領導?我算哪一級領導呀,你別逗了!」然後和的哥們一起,猛地大笑起來。
憨哥不自在地收回右手,看著它,自己也笑起來:「嘿嘿……是不該敬禮的!嘿嘿……」
他急忙駕車出去,背後又是一片肆無忌憚的笑聲。

4

近日胡喜很得意,生意很順,手風也好。沒想到這個世界如此精彩,自己在一個極其偶然的情況下,眼觀六路耳聽八方,獲得了一條信息。別的哥們都不以為然,而他卻打開手機,給廣州方面和山西方面搭了個話兒,兩家就成交了一個項目,按百分之十二的中介費,他一次就得了七萬五。
「逗啊真逗!瞧我胡喜這本事,咱也進入款爺行列了。哩格楞呀哩格楞,咱是大款,咱發了,這理兒上哪去說?」他猴兒似的在街坊鄰居面前上躥下跳,耀武揚威,一說起話來,就像江河之水,滔滔不絶,唾沫星子滿世界亂飛,噴在韓大媽臉上時,韓大媽剛要擦去,他便制止住人家,眯縫着小眼兒高叫:「福星福星,這可不能隨便擦呀!俗話說,有福同享,有難同當。我是你的乾兒子,這就給你送點喜,也給我哥驅驅邪,接下來他就會飛黃騰達的,別擦別擦!」
這會兒,他扭動着瘦精精的身體,嘴裡哼着「我愛你,愛着你,就像老鼠愛大米」,和著錄音機裡發出的喧囂聲手舞足蹈。接着,他捋捋剛染的黃髮,學着宋祖英的腔調,用女聲唱道:「今天是個好日子,心想的事兒都能成,咱打開家門,迎呀麼迎春風……」
雖然捏腔捏調,可「好日子」三個詞,唱得最準,真有歌后那味道呢。京劇他也行,尤其喜歡梅蘭芳,在公園舉行的票友清唱中,他的《貴妃醉酒》把人們唱得如醉如痴,連被邀請來的中國京劇院那位老琴師也忘了拉京胡,衝上來與他握手,博了個滿堂彩。現在,錄音機裡正放著鞭炮的錄音,滿地都是五顏六色的小氣球,他住了嗓子,又歡樂無比地踩爆地下的氣球,發出劈劈啪啪的響聲,震得牆上貼著的「喜」字也一顫一顫,整個小院,一派喜氣洋洋的景象。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