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大眾情人全文 第 9 頁


肖鈴臉上沁出汗來,看了看滿桌西餐西點,搖搖頭,不解地問道:「你們怎麼知道,我今天會來這兒?」 小麗說:「我們給表姐打電話了,她說你剛纔用手機告訴她,你不回去了,要到這老地方來。
作者:張鴻疆 / 頁數:(9 / 182)

肖鈴臉上沁出汗來,看了看滿桌西餐西點,搖搖頭,不解地問道:「你們怎麼知道,我今天會來這兒?」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小麗說:「我們給表姐打電話了,她說你剛纔用手機告訴她,你不回去了,要到這老地方來。所以,我們就……」

肖鈴想了想,「唔」了一聲,看看桌上,發現那標準的英式三道二十一味糕點,已經全都上齊,又瞅瞅小麗們,才說道:「是我給表姐打過電話。可我今天來,的確有要緊事呀!你們找工作的事,咱改天再說吧……」

「不行不行!」小麗打斷她的話說:「你出航班之前答應過的,說是回來就替我們謀劃,苟富貴,勿相忘嘛!」
小芹想了想,忽然大笑起來:「肖鈴姐,見色忘友呀!我猜想,你該不會是為我們找了一個姐夫吧!哈哈哈哈……」

「姐夫?給我們找姐夫?」小蕓愣了一下:「你呀你,說話怎麼怪怪的?」
頓時,幾位大學生拉著她們的肖鈴姐,笑得前仰後合。滿桌如花的糕點,在笑聲中更加鮮艷,更加奪目。
雅間外面的豪華大廳裡,白天也亮着如是滿天星斗似的大吊燈,憨哥彷彿走進迷宮,被牆上那些裸體油畫逼得抬不起腦袋,只好怯生生地邊走邊嘀咕:「什麼鬼地方?滿世界都掛着光屁股女人像,沒羞沒臊!」
暈暈乎乎,他艱難地走到大廳中央,卻不知道往哪兒去了,心想:「她在哪兒呢?這讓我上哪兒找呀?」拉磨的驢似的,在原地一圈圈地打轉轉。
這時,小麗、小芹、小蕓等一幫女大學生,說說笑笑,吵吵閙閙,出了雅間,邊拉扯邊向門外走來。
小麗說:「嘻嘻……咱猜得沒錯,你瞧她急得那樣子,果然是來約會呀……真逗……女人呀,不管職業多麼高貴,一旦談上了戀愛,什麼身價都沒有了!」
小芹頗為遺憾,她說道:「咱要了那麼多西餐西點,還沒來得及吃呢!」
小蕓拉了她一把,說道:「留給咱那位姐夫享用吧……哈哈哈哈……」

當小麗和小蕓說笑着走出大廳時,小芹無意間瞥了憨哥一眼,將彩色頭髮撩了撩,大叫起來:「姐兒幾個快看呀,綠軍裝,大光頭,這才前衛呢,這才叫超現實主義!」然而,小麗她們已經出了大門,自己也不敢逗留,匆匆跟了出去。
憨哥乖張的行為,引起了女服務員的注意,經過一番詢問,他才跟着微笑的女領班向雅間走去。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還是剛纔那雅間。幾位服務員,又端來一些西點。肖鈴在緊張地看著從美國買的瑞士表,說道:「快點兒!把這些英式糕點放中間……」

服務員為難地說:「小姐,這桌子沒地方放了呀!」
肖鈴指着剛纔那些點心道:「快——把那些挪開……」
又自語道:「這群饞貓,也真是的,一下要了這麼多……」

這兒正忙得不可開交,女領班微笑着領來了憨哥。肖鈴一見,驚了一下,暗自道:「聽電話裡的聲音,他的性格很傳統呀!可是,這裝束,也實在太前衛了吧?」又一想:「我見過多少徵婚者,有大款,有博士,全都激不起感情的波瀾。為什麼一見到這個人,心裡會砰然一跳,該不會是一見鍾情吧?」就揮手對服務員們道:「行了行了,摞起來擺上就行,你們到別處忙去吧……」

服務員們這便住了手。
肖鈴比憨哥高出半頭,主動伸手道:「你好,我就是肖鈴!」
憨哥被這女人的美麗逼得透不過氣來,不知所措,本能地也伸出手,剛想敬禮,又把手放下來,機械地與對方握手道:「嘿嘿……你早來了……我就是韓革……」
內心自語道:「幸虧我來了,要不然……」

肖鈴將

菜譜雙手遞上,微笑着說:「咱第1次見面,韓先生,你再點幾個你愛吃的西點吧!你是知道的,西餐西點的花樣很多,講究以人為本,每個人的個性不同,口味也不同,所以,我不敢貿然為你點餐。」

憨哥看見滿桌擺的全都是花花綠綠的西點西餐,摳着大光頭說道:「這麼一大桌呀,吃不了,吃不了。」
就憨憨地謝絶,心裡道:「我可不是來相親的,哪能吃人家這麼高級的東西?」搐了搐鼻子,滿屋子全是美妙而獨特的香味,就說道:「你吃你吃,我是特意來……」

「快坐下,快坐下呀!」肖鈴打斷了他的話,並大方地將他摁在沙發椅中,指導他用熱毛巾擦汗;他「嘿嘿」笑着,只好遵命。
肖鈴說:「怎麼樣?就這歐羅巴的味兒正宗。」

憨哥點頭含含糊糊道:「馬馬虎虎,馬馬虎虎。」
正想說明情況,離開這裡,肖鈴正式發表了開場白:「其實男人呀,外表倒是第2位的。往往小白臉都是花花心,往往高級知識分子都是感情木頭。先生你……」

「我是來……」
憨哥打斷她的話,急着想走,就說道:「外表呀,感情呀都在其次,我放下工作,就是來和你……」

「先別說白了呀!」肖鈴臉腮一紅,提高嗓門道:「先生你這工作,有可能被派往國外大使館去的。我有兩個同事,找的老公都是你們系統的,只在機關裡熟悉了一下業務,很快就出了國。嘻嘻,真的出了國。」

憨哥汗又出了一頭,忙着用袖子擦,連連說道:「人家是人家,可我不行,我真的不行,騙你我是小狗。」

肖鈴被憨哥無與倫比的誠懇逗樂了,拿剛出籠的小毛巾優雅地擦了擦嘴,說道:「看得出,先生很實在,很謙虛。」
她總在微笑,總在不停地說話,使憨哥無法插言,話題從工作轉到了生活,從生活轉到了婚姻大事,她大方地說:「徵婚啟事上說,你在辦公室工作,很努力,很勤奮,很有前途。那麼,你一定對電腦很精通吧!」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