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霸愛千年 第 8 頁


聞言,薇妮非但不厭惡藍斯,反而更產生一股好奇,「凱兒,我真想見見他。」 「恭喜你,今晚你就可以如願以償了,而且今晚將是你永遠的噩夢。」她從來沒有那麼討厭過一個人。 「凱兒,
作者:待考 / 頁數:(8 / 0)

聞言,薇妮非但不厭惡藍斯,反而更產生一股好奇,「凱兒,我真想見見他。」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恭喜你,今晚你就可以如願以償了,而且今晚將是你永遠的噩夢。」
她從來沒有那麼討厭過一個人。
「凱兒,既然你這麼討厭他,那為什麼還去找他?」薇妮懷疑伊凱兒是口是心非。
伊凱兒抓起薇妮的手,認真地看著她的一雙碧眼,說:「薇妮,你相不相信時空之旅?」
「時空之旅?」薇妮不解為何凱兒突然這麼問她。
點點頭,凱兒跟她解釋自己的意思,「我的意思是說,可能因為某種速度的改變,再加上地球磁場的變化等等因素下,時間的一種互換,或是誤入另一個空間下……」

她看見眼前正納悶地皺着眉頭看著她的薇妮,她立刻放棄了跟她解釋這麼多,於是,凱兒只好直接切入正題。
「薇妮,我告訴你,你仔細聽好,其實,我……伊凱兒,」停頓須臾,繼續說:「我……其實,我生活在一九九六年,因為,一百多年後的坦薩斯特堡,已經是個殘破不堪的鬼堡,所以被我父母買了下來,後來,我……」
她慢慢地把她穿越時空的事情,告訴薇妮。
薇妮驚呼:「你是說,你回到了過去,時光倒流了。」
經過一番解釋,她終於弄明白了伊凱兒的意思。
「嗯!」伊凱兒欣慰地連忙點頭。
「哇塞!這真有意思。」
薇妮抓住伊凱兒的肩頭,「喂,你快告訴我,到時候世界有了什麼改變?」
伊凱兒沒有理會她的問題,只是又說:「我之所以去見藍斯,就是想要弄清楚,他和坦薩斯特堡的關係,以及他和閣樓上那本日記的關係。」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想到這,她機伶伶地打個寒顫,「薇妮,我懷疑我在閣樓上看到的那些日記,是我寫的。」

「怎麼說?」薇妮也感受到她的害怕,抑聲着問。
「之前,我就覺得那筆跡很面熟了,現在又發現坦薩斯特堡裡,除了我根本沒人會寫中文字了,你說不是我,還會是誰?」她逐步推敲。
「說的也是,整個城堡裡就只有你一個中國人了。」
薇妮側頭思忖,過了一會兒,她突然大叫一聲:「喂,傻瓜,是你寫的又怎麼樣?」
「噓!」伊凱兒將食指豎在唇邊,輕聲說:「是我寫的關係才大咧!你想想,我在日記本裡寫了一堆關於我個人的秘密,那麼也就是說,我在這裡發生了很多事,那也就表示,我短期內根本回不去二十世紀了。」

「啊,說的也是。」

「不過,還有一天的機會,我可以回二十世紀。」
伊凱兒淺笑道。
「是什麼機會?」
「昨天三月十五日,今天三月十六日,而我那本日記是從三月十七日才開始寫的,也就是說,這段歷史裡,是從三月十七是才有我這個人,之前的我還只是這段時間的過客,所以,我必須趁着歷史上還沒有我這個人以前消失,否則,那時候我可能已經成為十九世紀的一分子,想要回到二十世紀就更難了。」
想到這,伊凱兒不禁感到了悲傷。
是不是二十世紀的親人朋友,都以為她失蹤了,正擔心她的安危,迫切地尋找着她?現在的她是多麼希望,能趕快回到屬於她的二十世紀,遠離這陌生的時空。
當然,如果以她的能力想回到二十世紀,那麼,就必須再歷史重演一次,也就是讓自己再栽進那個書座後頭的石牆裡,伊凱兒明白這一點。
只是她不懂,為什麼那間閣樓裡會有一個密道呢?而那密道又是緊接着茵夢湖?這暫且不管,最重要的是,茵夢湖就是讓她跨越時空的一條洪流。
伊凱兒打定了主意,就趁着今晚,大夥的注意力全在藍斯身上時,偷偷上閣樓去,在神不知鬼不覺的情況下,趕緊回到二十世紀。

jjwxc

終於熬到了天黑,藍氏家族的成員們在挑高的樓層看台上,一一坐她定位。
也不知道為什麼帶她們來這裡?她只聽薇妮說,這裡是藍氏家族欣賞歌舞的地方,不過照理說她們是舞者,應該在看台下等待表演,為何現在也叫她們站在看台上?她實在想不透。
這個金碧輝煌的殿堂氣派得很,光從那盞垂弔天花板的水晶吊燈,和那精工雕琢的牆上浮雕,就可知一二了,更別說那由純金雕成的天花板。
藍氏家族的成員們每人身着華服,男的西裝革履,女的更誇張,頭髮弄成膨鬆的貴婦髻,再配上一身金綫滾邊的蓬蓬裙晚禮服,實在好看極了,彷彿置身童話故事中。
一排排傭人、侍者站定在舞孃們身後,雖說有錢人她們是見多了,但是,這樣盛大空前的排場可是第1次呀!
伊凱兒也站在舞孃群中,身上穿了一件薇妮送給她穿的西班牙式的舞衣,紅黃相間的荷葉裙襬,真是美麗極了,再加上橢圓弧度的露背,更增添她的嫵媚。
穿著舞衣的伊凱兒根本不知道自己今晚是多麼的嬌美絶塵,她只覺得奇怪,為什麼在場的人們都緊盯着她瞧,是不是他們都沒見過東方人?伊凱兒臆測着。
和舞孃們一們,伊凱兒探了探頭,就是沒看到藍斯的身影,她真搞不懂,他到底在耍什麼大牌?到底還要她們等多久?
不過,從眾人的眼中,她可以清楚的看出他們似乎正在等待着什麼。
沒多久,就看到一個高大挺拔的身影,從門外瀟灑地走進來,還來不及反應什麼,她已聽見熱烈的掌聲,和足以震天的歡呼聲,彩紙和花瓣紛紛拋向那個威武的男人。
男人身着鬥牛士的白色華服,他摘下帽子回禮,此時,冷凝的唇角才揚起一抹笑意,然而,依然是那麼威武,令人怦然心動。
正當伊凱兒愣想著男人的身份時,薇妮已經興奮地拉著她的手臂大叫。
「哇!凱兒,你快看,那個看台下的男人就是藍斯子爵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