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畢業那天 第 4 頁


那一段時間,我們已經開始忙亂了起來,遵循着非常正規的上下課作息時間,沒有一絲傳說中大學的特色。有時早晨起得晚了,宿舍裡面一片亂找衣服互相埋怨的聲音。等到大家氣喘吁吁地跑到教室,老師
作者:舒涵 / 頁數:(4 / 0)

那一段時間,我們已經開始忙亂了起來,遵循着非常正規的上下課作息時間,沒有一絲傳說中大學的特色。有時早晨起得晚了,宿舍裡面一片亂找衣服互相埋怨的聲音。等到大家氣喘吁吁地跑到教室,老師正虎着臉看著我們班裡清一色的女兒國。男生在門口依次靜靜地走進去,由於人數過多,老師也不好說什麼,靜下來講課。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課間休息的時候,殷麗悄悄地走到我的身邊,問我:
「早晨吃飯了嗎?」
我看了她一眼,確定她不是在開玩笑之後,說:
「當然沒有了,早晨都跑成那樣了,哪有時間買吃的。」

「哦,」殷麗習慣性地咬咬嘴唇,把手插在了兜裡,
「現在課間短,你不要下去,我這裡還有,等會兒給你。」

「在哪裡?」
「等一會兒。」
殷麗搖搖手說。這時,老師從外面進來,學生便像被割斷的稻草一般,紛紛坐了下去。
我望着十五層樓窗外的藍天,感慨而多情,受到別人的關心總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情。我在後面悄悄地望着殷麗的背影,她把兩隻手放在背後,從背面看過去,身材婀娜多姿,猛然想到栗子敏勸我的話,心裡沉一沉,把臉扭開了去。
無聊的課程總是分外得漫長,尤其是在餓肚子的時候,我看著平整的桌面,趴在了上面,好容易等到第2次下課。我把筆扔在桌子上,無聊地看著它轉圈。
殷麗回過頭看看沒有人,從前面快步走過來,到我的面前伸出一隻手,說:
「看看。」

她把手張開,裡面是一把嗑好的瓜子,我遲疑地問道:
「幹什麼的?種花嗎?」
「種花還能剝了皮嗎?給你吃的。」

「天啊!」我恍然大悟,一股愧疚像潮水一般地湧了過來,「你上課時手在背後就是幹這個的呀?」
「什麼手在後面,你以為我是變形金剛啊,」殷麗舒緩地動了一下手指,看著我從她手上拿走瓜子,叮囑道:
「不要和你宿舍的人說啊。」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你也就行了吧!」程尚和我並排在路上走着,「找到這樣一個女孩也不容易,至少你將來不會伺候她。」

「你想得也太遠了,」我看看程尚,「再看看吧,反正還有四年呢。」

「你倒是想得美,女孩子做到這種地步已經是不簡單了,你再不主動,人家也不會來找你了。」

「是這樣的嗎?」
「不信你就看著吧!」
我或許就是那麼一種特別倒霉的人,在預言與推斷這一方面,從來就沒有準確過。從那以後,殷麗似乎也沒有那麼多單獨接觸的藉口,很少課下來找我。偶爾在路口碰上了,殷麗深邃的眼睛悄悄地亮一亮,又黯淡下去,兩個人擦肩而過。回到宿舍關上門,程尚小心翼翼地跟在我的後面,輕聲說:
「怎麼了?」
「沒怎麼。」

「其實不管你是不是想和人家交朋友,都應該對人家好一點,咱們還要當四年同學呢。你就覺得人家那麼差嗎?」
「別胡說,」我把手指放低,輕輕地指了指在上鋪睡覺的秦雁行,「我沒有覺得人家差,只是不知道是哪兒沒有對上。」

程尚向上鋪看了一眼,輕聲笑了笑,回到床上躺好。我在床邊坐下,看著窗外的綠色草地,嘆了口氣,轉身走出了房門。
感情的事情真像是蹺蹺板一般,需要兩個人的通力合作才能夠運動得起來。我很少去找殷麗,殷麗也就慢慢地不願意再來找我。幾個人一起走時,或許是殷麗承擔了太多同伴的壓力,碰到我也並不是很願意再說話。只在當沒有旁人時,才會對我微笑地說上幾句,感慨作業難做,老師難騙,男生遲到的次數越來越多,笑閙幾句,然後分開。時尚書屋
那一片天空——緣聚(5)
當我們適應了大學生活的時候,時間突然加快了腳步。每當傍晚坐在窗檯上吃飯時,望着天邊一抹如血般的暮色,總是感覺到生命的無聊與乏味。那段時間,所有的功課都是在收尾的階段,老師凶神惡煞般地逼交作業,學生叫苦連天。晚上實在畫得晚了,大家便一齊相約去外面吃夜宵。時尚書屋
王一河低着頭走路,感慨道:
「沒想到老了老了還受這種折磨。」

大家沒有人搭腔,王一河詫異地望望左右,又說道:
「下學期買一輛好車子,再也不用這麼溜躂着走了。」

「你趁早算了吧!」秦雁行因為趕作業感冒了,瓮聲瓮氣地說道,「就這破學校,買輛好車子也得被偷了。」

「你也太瞧不起大學學生的素質了吧!」栗子敏在後面跟着說,「是不是你的車子太沒個性,讓人給推錯了。」

「好像還真是不行,」程尚介面道:「我上次騎車子買了香蕉,回來時去超市買東西,最多五分鐘,出來就沒有了。」

「什麼沒有了?」臧富海扭過頭來問:「車子還是香蕉?」
「那個……是香蕉。」

「唉!」王一河仰天長嘆:「學生如此之苦啊!車子都不如香蕉值錢。」

「這件事應該這麼想,」我走在隊伍的最末端,指着程尚說道:「一串香蕉就讓你背叛了自己的學校,污衊自己的同窗。」

程尚蔑視地看我一眼,用手摀住眉頭,搖一搖,說道:
「這就叫做以小見大,窺一斑而見全豹。」

「話還真得不能這麼說,」王一河學着程尚的樣子搖了搖頭,「小就是小,大就是大,誰不會犯錯誤?照這個理論,就沒有好人了。」

大家一時之間有點朦朧,清醒過來,紛紛感慨一河年事已高,話語也是如此的深奧。這時,栗子敏輕輕地拉了拉我的袖口,說:
「看路那邊,殷麗。」

我抬起頭來,揉揉眼睛,看見殷麗一個人在路邊悄悄地走着,手習慣性地還是插在兜裡,低着頭。不知我們剛纔超越她時,她是否看到了我們。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