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畢業那天 第 5 頁


我猶豫了一下,停下腳步,向路那邊喊: 「殷麗。」 殷麗抬起頭,月光的照射下,深邃的眼睛竟像水一樣清楚地反射出了光芒,那裡面沒有任何驚異的表情,顯然已經看到了我們。看著搖動的
作者:舒涵 / 頁數:(5 / 0)

我猶豫了一下,停下腳步,向路那邊喊: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殷麗。」

殷麗抬起頭,月光的照射下,深邃的眼睛竟像水一樣清楚地反射出了光芒,那裡面沒有任何驚異的表情,顯然已經看到了我們。看著搖動的樹影下殷麗瘦弱的身影,我的心裡猛地有些難受,招手叫她:
「過來。」

殷麗遲疑地看了我前面的男生一眼,還是跑了過來,站在我的面前,抬起頭看著我。
「你去做什麼了,這麼晚還出來,不怕出事嗎?」我等前面的男生走出去一段距離,扭頭問她。
「和你們一樣去吃飯啊,我們也會餓的,其實,我剛纔在城隍廟看到你們了。只是我走得早。」

「你怎麼不和我們一起走呢?」
殷麗臉色微紅,笑着說:
「你們都是男生嘛,我下次就知道了。」

午夜的月光分外明亮,像銀子一般叮叮咚咚地散落在大地和我們的身上。殷麗看著前面漸行漸遠的人群,抓住我的手,說:
「快一點,別人都走遠了。」

我下意識地想要掙開,想了想,還是輓在了一起。曾經有人說戀愛中最美好的事,就是第1次抓住戀人的手,那麼我這算是什麼呢?一絲尷尬,一絲甜蜜,更多的是難為情。春季時,我曾經在花朵上小心地用彩色筆寫下自己的名字,現在的那些字跡,已經深深地印入那一串果實之中了吧,這就是所謂的春花秋實嗎?如此說來,今天的果,正是因為昨天優柔寡斷的因了。
從側面看殷麗的臉,她輕輕地撅着嘴,不知心裡面正在想些什麼,感覺到我在看她,殷麗放開了手,調皮地問道:
「放了假,你是要回家嗎?」
「當然。」

「那你會和我多聯繫嗎?」
「會的。」

「你現在是不是作業很多,我幫你做一點吧。」

我望着她的臉,確定是否真心,心中怦然而動,冷靜下來,我搖搖頭,毅然道:
「不用了,男生都沒有做呢!」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那好吧!」殷麗抬頭看看宿舍樓裡的燈光,擺擺手說:
「再見。」

「再見。」

回到宿舍,我趴在宿舍的門上聽了一下,確定鴉雀無聲之後,推開門進去,看見宿舍裡的人橫七豎八地躺在床上,喇叭嘴臧富海不在。我高興地脫下了衣服,躺在床上,說:
「這世界上還有什麼事情比睡覺更舒服的啊,臧富海去哪兒了?」
宿舍裡沒有一個人應聲,過了一會兒,程尚哼哼着說:
「廁所裡畫畫去了。」

長藝晚上十一點準時熄燈,熄燈後所有的宿舍不准點燈。功課繁忙,學生被老師和宿舍長兩頭夾擊,沒有辦法,只好想到了廁所。廁所的燈據以往的老同學講,是始終開着的,但是後來校園開展了一個「節約用電,大家來參與」的活動,一個剛進來的研究生不知深淺,一心媚主邀功,提出了廁所燈的問題。學校便把燈換成了聲控的,兩分鐘一滅,可是苦了那批晚上幹活兒的學生,燈一滅,就要「嗷」地叫一聲。時尚書屋
一晚上下來,活兒沒做完,嗓子倒喊啞了。
我高興地拍拍手。王一河大夢初醒般,問我:
那一片天空——緣聚(6)
「你和殷麗在後面幹什麼呢?」
「沒幹什麼。」

「唉,你墮落了,」王一河高興地嘆着氣,「不過也好,省得讓別人總說咱們是光棍宿舍。」

「天啊,天啊,原來他們說的單身宿舍是這麼個意思,我真傻,」程尚在上鋪痛心疾首,「他們問我們是不是單身宿舍,我還說是啊,是啊,我對不起大家啊!」
「其實,現在單身不單身的有什麼?大學裡的朋友有幾個能談成的?將來咱們掙了錢,再找好的。」
秦雁行閉上眼睛,憧憬着未來。
「將來我要是工作了,」程增元沒有和我們一起出去吃飯,正是饑餓無比的時刻,「我就買好多的東西,一到晚上就吃。再也不受這份洋罪了。」

「你也就是這麼點出息,」王一河對此嗤之以鼻,「將來要是有了錢,我想吃什麼,就讓他們送什麼,我最喜歡吃校門口的比薩餅了。」

栗子敏把被子向上拉了拉,說:
「將來我要是能掙好多的錢了,我就再也不在北京待着了,回老家蓋房子去。」

大家一陣沉默。王一河無限神往地盯着天花板,說:
「會有那麼一天嗎?」
「這不是很快就要放假了嗎?對了,秦雁行,你放假回老家還是到山東去找你父母?」陳義塤問道。
「去山東。」
秦雁行淡淡地回答道,「家裡沒人。」

秦雁行的父母在外地做些小生意,他自己也就不是很願意提起這些事。或許家教真的會影響孩子,秦雁行總是顯得有些隱晦而多疑。逐漸的,我們大家瞭解了他的個性,也就不去主動問他。
「一個學期就結束了。」
我搖搖頭,自言自語道,「真是像做夢一樣,我真的希望我是在做夢,夢醒了之後我還是一個孩子,正躺在嬰兒車裡,連話都不會說,我現在的一切,都是假的,我根本就沒有考大學,根本就沒有長大,那該有多好啊!」
那一片天空 ——紙鶴風鈴(1)
我在前面走着,殷麗在旁邊小心地看著我,說:
「這一次放假回家,你媽媽心疼你了嗎?」
「為什麼?」我詫異地回過頭來。
「看你這麼瘦啊,還有不心疼的?」
我高興地甩甩胳膊,笑道:
「要那麼胖幹什麼?學臧富海啊,我倒是覺得瘦一點兒好。」

「你還記得我說過要送你一件禮物嗎?」
「記着呢。」

「下午你過來拿,只能是一個人來啊!」
「什麼禮物?」
「來了你就知道了。」

下午吃完飯我來到女生宿舍門口。殷麗乖乖地坐在台階上面,看到我過來,從背後拿出一個碩大無比的紙盒子來,伸手遞給我。
「這是什麼?」我想要把盒子拆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