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公主奔敵營 第 17 頁


不一會兒,忙了一天的夏鷹出現在視線內,她硬着頭皮走上前去,身後的杜嬤嬤跟小豆豆也都很困惑,這可是她們認識她以來最安靜的一天呢!「你怎麼在這裡?」夏鷹看到她很錯愕,但也很開心。
作者:陽光晴子 / 頁數:(17 / 0)

不一會兒,忙了一天的夏鷹出現在視線內,她硬着頭皮走上前去,身後的杜嬤嬤跟小豆豆也都很困惑,這可是她們認識她以來最安靜的一天呢!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你怎麼在這裡?」夏鷹看到她很錯愕,但也很開心。時尚書屋
朱寧兒卻很緊張,忐忑的交纏着十指,硬着頭皮說:「我伺候你洗澡好不好?」
他眼睛頓時一亮,但她擔心他會錯意,急忙又道:「你不要亂想,只是在你這兒白吃白喝又不事生產,不好意思啦。」
「我可以讓你有事做。」
他的眼神有着壓抑的慾火。時尚書屋
「不用了。」
以為她聽不懂嗎?!看來這個方法一點都不好,「算了,當我沒提好了。」
她轉身就要走,但他卻伸手拉住她,將她緊緊擁入懷裡。時尚書屋
怎麼可以當做沒提?她好不容易跨出一小步,他得要更有耐心才是。「就讓你伺候。」
他直接給杜嬤嬤一個眼神,她立即先進湯屋將宮女們叫出來,接着便帶著小豆豆一起退下。時尚書屋
夏鷹擁着朱寧兒進入湯屋裡,氤氳着水氣的大池子裡只有她跟他。時尚書屋
他微微一笑,把手張開。時尚書屋
她愣了愣,不解的抬頭,「幹什麼?」
「脫衣服。」
「喔,是啊。」
老天爺,她怎麼這麼緊張呢?!見他站得直挺挺的,才驚覺到他有多高大,而自己又有多嬌小,她得踮起腳尖,努力的伸直手,才有辦法構到他的肩膀。時尚書屋
所以,在為他將外衣脫下後,她已經氣喘吁吁、香汗淋漓了。時尚書屋
真是的,沒事長那麼高、那麼壯干哈呢!接下來,就是她的一千兩——不,是他的貼身單衣了!
「你等會兒。」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她的手實在太酸了,不得不先去拉了把凳子過來,見那張英俊的臉上浮現魅惑的嘲弄笑意,她也不在乎,待自己站到凳子上,跟他一般高後,她先彎身替他解開扣子,接着便站直要將他的單衣脫下。時尚書屋
冷不防地,他突然抱住了她,狂野的唇直接攫取她的,她嚇得低呼一聲,他正好直驅而入,與她的丁香共舞。時尚書屋
她不知道自己身上的處子香一直在誘惑着他,而那雙為他解開衣衫的小手如此白皙柔嫩,對照着他的古銅色肌膚,更有一種曖昧的挑逗……
朱寧兒沒力氣推開他,老實說,他雖然只剩這張嘴可以做壞事,但也已經足夠,看她被吻得頭昏腦脹,都快忘了自己是誰就知道了!
終於,夏鷹放開了她,怕再吻下去,他會剋制不了想要她的衝動。時尚書屋
暗暗的做了幾個深呼吸,溫柔的將她抱下椅凳後,他黯啞着聲音說:「到這裡就好,其它的我自己來。」
朱寧兒獃獃的點點頭,雖然腦袋混沌,但還記得在他轉身脫下單衣時接過手,抱著衣服走出湯屋。時尚書屋
涼風拂來,她的腦袋總算清醒了些,但也同時聞到單衣上的男人味,仔細一聞,彷彿有大地、藍天、甚至是草及風的味道,一點都不令人作嘔……
咦?怎麼回事?她腦袋在想什麼,此時沒人盯着,不去送貨,更待何時?時尚書屋
*** *** *** ***
大蓁國 皇城。時尚書屋
金碧輝煌的太后寢宮裡,唐飛正向太后報告愛整人的寧兒公主如何自作自受、作繭自縛,接着便看見那張雍容華貴的臉上露出了忍俊不住的笑意。時尚書屋
他就知道,有時他甚至懷疑寧兒公主愛整人、愛玩,根本是隔代遺傳,完全承自太后。時尚書屋
只是薑是老的辣,寧兒公主的功力與皇太后應該還是天差地遠。時尚書屋
太后畢竟是太后,還得顧及優雅,總不能在奴才面前仰天大笑,所以,她先咳了幾聲,將一肚子的笑意分成幾次輕笑出聲後,這才下了指示。時尚書屋
「我跟突克的魯智可汗還有份交情,你等會兒把我交給你的東西親手交到老傢伙手中。」
「那公主呢?」
「就讓她繼續留在那兒。」
「可是公主不想留。」
她冷冷的瞪他一眼,「她這十幾年想留在哪裡過?說要在江南三個月,留在杜豐威那兒,但留了多久?杜豐威為了找她還像隻無頭蒼蠅四處跑呢!這次玩出問題,就該自己承擔後果。」
她想了想,眼中又浮現笑意,「這丫頭總算吃到了苦頭,這可是好事。」
唐飛無言,因為太后那雙與公主極為相似的大眼睛正閃動着幸災樂禍之光,或許,一切都是天定的。時尚書屋
在接過太后交代的物品及信函後,秘密進宮的他再次策馬直奔突克。時尚書屋
*** 鳳鳴軒獨家製作 *** ***
藍天下,一片青青草原上,兩名高大英挺的男子分別駕馭兩匹黑色駒馬競逐奔馳,一直馳騁到一個凸起的山坡後,兩人同時拉起繮繩,不分勝負的同時翻身下了馬背,並肩而站的看著腳底下富饒的大地。時尚書屋
懷恩看著眉開眼笑的好友,促狹的問:「你看來春風得意,是因為她?」
夏鷹揚起笑,想起昨晚有人嘟嘟囔囔的唸著「早知道就別開先例……」
的話語後,笑意更深。時尚書屋
現在,每晚朱寧兒都得伺候他沐浴,不過總在脫他的單衣前,就被他吻到癱軟。時尚書屋
懷思看著他眸中的笑意更濃,不由得搖搖頭。時尚書屋
他們是一起長大的好友,夏鷹當上可汗後,指定他為武將,但由於這個官是夏鷹硬扣上的,因此,他總是自由來去不受拘束,甚至還經營一樁獨門生意,只是兩人相識這麼久,他這是第1次看到好友恍神呢!
「嘿!回神!」
夏鷹笑了笑,輕柔的拍撫馬兒的鬃毛,再看向好朋友,「言歸正傳,你最近都不見人影,是偷偷的在練習下個月的狩獵大賽?」
懷恩搖搖頭,「沒有,是忙兩件事,第1是忙着做生意,最近生意很好,第2呢,就是安撫我那被某人傷透心的表妹。」
他還故意朝夏鷹挑挑濃眉,「靜娜這次跟我回來,是打定主意要成為你的後宮嬪妃之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