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公主奔敵營 第 20 頁


待夏鷹跟懷思馳騁一大圈回來後,發現兩個女人就這麼聊得非常愉快,竟然連一點煙硝味兒也沒有。夏鷹不禁覺得古怪,蹙眉看著她們。朱寧兒笑盈盈的跟靜娜手牽手,「我們已盡釋前嫌了,因為
作者:陽光晴子 / 頁數:(20 / 0)

待夏鷹跟懷思馳騁一大圈回來後,發現兩個女人就這麼聊得非常愉快,竟然連一點煙硝味兒也沒有。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夏鷹不禁覺得古怪,蹙眉看著她們。時尚書屋
朱寧兒笑盈盈的跟靜娜手牽手,「我們已盡釋前嫌了,因為我跟她說,我一點也不介意她成為你的寵妾之一,反正後宮已那麼多人,多她一個也不會擠到哪兒去。」
「是啊,她說我們可以當一對好姊妹呢!」靜娜也笑得好開心。時尚書屋
原來如此,懷恩開玩笑的拍拍好友的肩膀,「恭喜你啊。」
但夏鷹卻很不高興,甚至沒有掩飾自己臉上的不快。時尚書屋
朱寧兒當然看出來了,可是她只能這麼說啊,不然,瞧靜娜眉開眼笑的,怎麼解釋她一臉的好心情?!
所以回宮後,一肚子悶氣的夏鷹自然一直悶不吭聲,這一晚,也不願再當她的天然暖爐。時尚書屋
一股莫名的惆悵倏地纏繞朱寧兒心房,她一整晚都闔不了眼,看著空了一半的床,不自覺的想著不知他今晚是不是沉醉在另一個軟玉溫香?!
*** 鳳鳴軒獨家製作 *** ***
一連幾天,夏鷹都變得很沉默,他不睡寢宮,反而睡到禦書房去,儘管如此,不忘叮囑小豆豆要多備幾個暖爐在寢宮,免得朱寧兒睡得發冷。時尚書屋
這貼心的行為朱寧兒知道也記在腦海,但想跟他說說話,卻總沒機會,一個「忙」字,讓她連見他一面都難,當然,他沐浴的時間也變了,更不再需要她的伺候。時尚書屋
後宮姊妹皆認為她沒有失寵,要不,應該已搬去跟她們同住,只是夏鷹又沒回房睡,這又說不通了。時尚書屋
魯智將兒子的失意全看在眼裡,但他要他別多管閒事,所以也只好閉嘴。時尚書屋
不過,兒子心情差,敏鋭度顯然也差了,竟然一直沒有察覺到一件怪事,基于自己這個父親一直做得很失敗,所以一有機會補償,他當然得好好把握。時尚書屋
「最近靜娜常入宮來找寧兒。」
「有問題?」夏鷹翻看著奏摺,但上面寫什麼,他是視而未見。時尚書屋
所謂期望愈高,失望愈大,在期望朱寧兒會回覆他的深情,會讓他的相思得償時,她竟談笑自若的要他接受靜娜?!
每個人的心中都有嫉妒,愛得愈深,就愈在乎對方,愈想獨占對方,而她的不介意,在他心上划上了一道很深的傷口,他從未這麼挫敗。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之所以不願見、不顧面對她,是擔心自己會怒急攻心的吼了她,罵了她,甚至傷害她……
思緒百轉間,手上的毛筆被父王拿走,置放在硯台上。時尚書屋
「你不覺得有問題?以靜娜來說好了,她善妒,怎麼可能給寧兒好臉色看?」
魯智提出問題,但夏鷹還是像個悶葫蘆,氣得他又道:「好,不說她們,就連懷思也來找了寧兒好幾次,雖然兩人的交談極短,但我看得出來,她的雙眸是熠熠發光!」
聽完這話,夏鷹總算有反應了,他濃眉一糾。怎麼不曾聽懷恩提過?!
「我想那對錶兄妹一定有問題,剛剛懷恩才又去找寧兒,我去把他找來,你好好問問他吧。」
魯智搖搖頭,這兒子就這點不像他,喜歡女人就吃了她,哪來那麼多問題!
夏鷹沒說話,不一會兒,懷恩就被找了來,一見到他,竟這一臉埋怨的說:「真是的,比我想象的還要慢,我以為就要來不及了。」
聽出他的弦外之音,夏鷹詫異的問:「你要我找你?」
「當然,因為我被迫接了一筆不太想接的生意,但又不想違背原則,壞了招牌。」
他邊說邊走到他對面的椅子坐下,「但若是你主動問起,就另當別論了。」
夏鷹思索一下,想起父親的話,臉色一沉,「你只有做一種生意,難道寧兒找上了你?」
他搖頭,「也不算,正確說法是她委託靜娜,而靜娜找上了我。」
「所以那些什麼靜娜入後宮也不差她一人等話,完全是說給我一人聽的了?」
他點頭。時尚書屋
夏鷹抿緊了薄唇,「你安排她走的時間?」
「明天傍晚。」
就是他邀他到府上用餐的時間,也算調虎離山。時尚書屋
夏鷹深吸口氣,定視着他,「如果我沒來得及主動問你……」
「你知道我的個性,接了生意後,就拿錢辦事,沒有例外。」
也就是他仍會讓朱寧兒離開他!
夏鷹難以置信的瞪着好友,卻見他含笑以對,「你以為我刻意找寧兒說話,是在傳達什麼訊息?」
原來,那他還可以要這個朋友。時尚書屋
*** 鳳鳴軒獨家製作 *** ***
第2天傍晚,當夏鷹前往懷恩的府上用膳時,朱寧兒也已利用懷恩給她的特殊迷香,讓伺候她入浴的杜嬤嬤跟小豆豆全昏過去了。時尚書屋
接着她再偽裝成丫鬢,拿了已備妥的包袱,看了看這困了她兩個多月的寢宮,心裡頭竟莫名的湧起了一股依戀,她立即敲了自己的頭一記,在想什麼?時尚書屋
轉身出去,照着懷恩替她安排的路線走,這真的在宮中暢行無阻的一路走到後門,後門的鎖也已被打開,她趕緊開門出去,看到一名陌生男子已駕車候着,她隨即坐上去。時尚書屋
馬車噠噠的漸行漸遠,她將帘布打開一小縫,看著在滿天霞光下更顯得金碧輝煌的皇宮,不知怎麼的,一股空虛感竟在心中漸漸擴大……
嘆息一聲,她放下窗帘,往後一靠。自己到底是怎麼了?!
也不知過了多久,馬車停了,隱隱約約可以聽到水流聲,接着,轎簾被拉開,她下了馬車,抬頭看著漸漸轉為橘紅色的天空失神。朱寧兒,你在搞什麼?自由就在眼前了,怎麼還婆婆媽媽、拖泥帶水,長吁短嘆的?時尚書屋
馬車離去了,她看著已在河邊候着的小船,告訴自己別再亂想。時尚書屋
「我坐好了。」
上了船,她提醒這個被帽緣遮了大半張臉的船伕。時尚書屋
但那人卻不動也不吭聲。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