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公主奔敵營 第 22 頁


要有危機意識嘛,而且,他再這樣無法無天的寵下去,她這顆心就快被他給偷走了,這很嚴重呢!「寧兒,你真的不聰明。」魯智以一種看白痴的眼神看著她,哪個女人不想被寵的?!「我哪裡不
作者:陽光晴子 / 頁數:(22 / 0)

要有危機意識嘛,而且,他再這樣無法無天的寵下去,她這顆心就快被他給偷走了,這很嚴重呢!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寧兒,你真的不聰明。」
魯智以一種看白痴的眼神看著她,哪個女人不想被寵的?!
「我哪裡不——」
「你的意思是我愈不理你,你就可以跟她們在一起、生命也愈安全?」
她點頭如搗蒜,這男人比他老子聰明,一點就通,要不然,她還沒逃離這兒就一命嗚呼,賺那麼多跑路費幹啥!
想到這兒,她就想到懷恩,那傢伙說交易沒完成,所以退費給她,最離譜的是,他是透過夏鷹轉達這些話,還這些錢的,所以她也不敢問夏鷹那對錶兄妹怎麼了?怎麼好久不見。時尚書屋
「我明白了,你可以出去了。」
夏鷹直接下起逐客令。時尚書屋
第8章

一年一度的狩獵盛會在這個天朗氣清的日子裡即將揭幕了。時尚書屋
朱寧兒早就打探清楚,也做好逃跑的準備。時尚書屋
不同於前一次的逃亡,這次,她是單槍匹馬,在心境上也不同了,逃開夏鷹,是不想讓他為她傷腦筋,也不讓他偷走她的心,很公平。時尚書屋
所以,她想趁宮裡的一大堆侍衛都到狩獵圍場去戒備,保護夏鷹及參與競賽的皇親國戚等人的安全時落跑,可沒想到……夏鷹要帶她去?!
「不要啦,狩獵帶著一個女人,太累贅了。」
她並不那麼喜歡當跟班好不好?時尚書屋
「不會。」
「不會?這是比賽,你是王,輸了難看。」
「我只會贏。」
瞪着自信滿滿的男人,她最後還是心不甘情不願的跟着去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在冗長的祭天典禮後,很意外的,她看到了那對久未見面的表兄妹懷恩跟靜娜,他們各騎了一匹黑色與棕色馬,懷恩見到她,便輕踢馬腹靠過來,但靜娜卻是冷睨她一眼,策馬踱到另一邊去。時尚書屋
「生意做不成,還是朋友。」
懷恩笑得泰然。時尚書屋
「不然能怎樣?質問為什麼失敗嗎?!哼,問題肯定出在你身上。」
因為夏鷹離她有一段距離,朱寧兒很放心的跟他說話。時尚書屋
懷恩只是笑,算是預設。時尚書屋
厚,還真的是他!但怪誰呢?要怪就怪自己當初沒有堅持換人!
「夏鷹沒有追究這件事,也沒讓這事曝光,全是為了保護你,當然還有我跟靜娜,不過,」他瞥了一眼離他們更遠的表妹,「我們表兄妹私下都被他下了禁令,除非他召見,否則都不准踏進皇宮一步。」
難怪,她許久沒有在皇宮裡見過他們了。時尚書屋
「比賽要開始了!」此時,夏鷹策馬過來,一伸手便將朱寧兒拉到馬背上,讓她坐在自己的懷裡。時尚書屋
「不會吧,我也一起?」她連忙搖頭,「我會礙手礙腳的!」
「不會。」
這麼有自信?!她一雙黑白明眸骨碌碌的轉了轉,賊兮兮的笑了。時尚書屋
比賽開始,由於這項傳統競技沒有君臣之分,也不必讓步,因此,許多騎士們快速的策馬奔入蓊鬱森林,身上都帶了弓箭、盾矛、利刃等物,想奪得先機的贏過每年都奪得第1的可汗。時尚書屋
只是夏鷹的懷裡雖然多了朱寧兒,仍是一馬當先,也很快找到一隻公鹿,就在他要拉弓射箭時,朱寧兒卻突然大叫一聲,他被嚇了一大跳,箭也沒出,「怎麼了?」
「對不起,因為我天生一副悲天個人的好心腸,一想到萬物皆生靈,上天有好生之德,所以……阿彌陀怫。」
她一臉歉然,但心裡卻想著,生氣了吧,不想帶著我了吧?時尚書屋
但他的反應與她想象的好像差了十萬八千里,只是靜靜的凝腴着她。時尚書屋
怎麼回事?他看中意的獵物因她跑了,他該震怒,該——
咦,那雙眼怎麼浮現出一抹若有所思的笑意?!一股奇異的感覺湧上她的心坎,是她的錯覺嗎?此時的他看來竟有些邪魅?!
冷不防地,他突然再次策馬奔馳,不一會兒,又找到了一頭野豬,這一次,他先低頭看她一眼。時尚書屋
這算是警告?!她聳個肩,誰怕誰,她當然還是會作怪,直到他放下她!
所以,這一次,她突然拉扯繮繩,原本靜止的馬兒頓時動了起來,讓他的箭又失去了準頭。時尚書屋
「我看大王還是別跟我共騎了,再這樣下去,你一定得最後一名。」
但他沒說什麼,只是笑得更愉快。時尚書屋
機會又來了!一見到他又找到獵物,朱寧兒正要搗蛋時,他突然執起她的下顎將她的臉轉向他,她困惑的抬起頭,竟正好迎向他的唇,她嚇得要退開,但夏鷹捏住她下顎的手卻略微使力,讓他順利的攫取了她的粉唇,恣意吸吮,同一時間,一支鋭利的矛則從他右手射出去,漂亮的正中獵物!
這時他才放開她,莞爾一笑,「第1件獵物到手了。」
她粉臉羞紅,氣不過的瞪着他,「你不會太忙了?」
「你若不忙,我就不忙。」
言下之意,她若乖乖坐在他懷中,他就不侵犯她?去!要是她那麼乖就不叫朱寧兒了!
接下來,她不怕死的又連試幾次,但每次都被他吃了,而且一次比一次被吻得更久,當然也被人瞧見,只好被迫舉白旗,比一隻小貓咪還不如,連喵都不敢再喵上一聲。時尚書屋
只是,隨着時間的經過,空氣中的血腥味更重,再加上炎熱的太陽——
「我真的不太舒服,我可以坐在那樹下乘涼嗎?」順便落跑。時尚書屋
「也好,反正在這圍場內,你能跑哪兒去?」
天!他知道!朱寧兒瞪大了明眸,獃獃被抱下了馬背,看著夏鷹策馬離開。時尚書屋
什麼嘛,他哪時候成了她肚子裡的蛔蟲了?!
一臉不悅的走到樹蔭下坐下,朱寧兒托着腮幫子想著。他有腦袋、有武功、又有一張迷死人不償命的英俊瞼孔,的確是上天特別眷顧的精英份子,只可惜,不會是一個女人能專屬的,她現在是得寵,但不得寵時呢?時尚書屋
唉,這點對她來說,就叫死結、死穴,所以這顆心萬萬不能被他拿走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