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公主奔敵營 第 24 頁


「感情沒有對錯,你深陷情關,就該明白多情為何總被無情傷,你該諒解她才是。」懷恩知道他對朱寧兒的深情,但不識情滋味的她並未回報他的愛啊。「好吧,我讓你帶走她,但為了寧兒的安全,你
作者:陽光晴子 / 頁數:(24 / 0)

「感情沒有對錯,你深陷情關,就該明白多情為何總被無情傷,你該諒解她才是。」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懷恩知道他對朱寧兒的深情,但不識情滋味的她並未回報他的愛啊。時尚書屋
「好吧,我讓你帶走她,但為了寧兒的安全,你得負責送走她,而且不准再踏入皇城一步!」夏鷹深深的吸了口氣。時尚書屋
「謝謝。」
看著好友離開後,夏鷹蹙眉思索,看來後宮那些美人,他也該做點安排了。時尚書屋
*** 鳳鳴軒獨家製作 *** ***
「紅的、綠的、黃的……」
寢宮裡,朱寧兒一邊在床的四周撤上三色豆一邊笑,沒想到這蠻疆地帶也有這幾味豆子。時尚書屋
雖然不自由毋寧死,但為了自由,也不必把仇結深,所以,她決定走溫情路線,她不要夏鷹頭破血流,只要流一丁點血,意思到了就好。時尚書屋
因此她想出了這個辦法,他總要上床睡嘛,這麼多豆子他肯定站不穩、摔上一跤,鼻青臉腫後還怕不流一滴血嗎?!
將房裡留一小盞燭火,再小心的踩着豆子,她搖搖晃晃的上床躺好。時尚書屋
接着,熟悉的腳步聲傳來。時尚書屋
夏鷹一見房裡只剩小小燭火,就知道有鬼,沒想到她這麼快就行動,他有點兒難過,不過,內力精湛的他,在黑暗中也能視物,再加上腳的觸覺,他眸中頓時浮現笑意。時尚書屋
他是對的!她對自己並非毫無感覺,要不,怎麼可能會用如此幼稚的手法讓他受傷?時尚書屋
她,終究是捨不得。時尚書屋
怪了,怎麼沒聲音?!踩上豆子都有聲音的嘛,朱寧兒眯了眼偷偷看,卻看到夏鷹正好在她身旁躺下,一伸手,就將樣忙假寐的她擁入懷中。時尚書屋
她不懂,他怎麼沒摔跤?!
「還沒睡?」他愍笑問。時尚書屋
「呃……是呀,那個、那個——對了,靜娜怎麼樣了?」
「懷恩將她帶走了。」
「喔,那就好,那……那睡吧。」
奇怪,真不明白,那些豆子……朱寧兒根本無心交談,滿腦袋都是撒在床邊的那些豆子。時尚書屋
夏灑也不說話,靜靜的凝睇着眉心微攏的她。時尚書屋
過了好一會兒,懷中的小人兒才沉沉入睡,他的大手則緩緩在她纖細有致的身上輕輕撫過,並沒有任何武器,看來,她沒有下重藥的打算。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總算可以安心的睡了,但明兒一早,可得吩咐杜嬤嬤將床的四周打掃乾淨,免得她迷迷糊糊的摔傷自己……
*** 鳳鳴軒獨家製作 *** ***
憑空消失了!
這是朱寧兒起床後,踩在地板上的第1個念頭。時尚書屋
不,一定有人把那些豆子弄不見了,真是的,其實同床共眠是最有機會的,壞就壞在他的懷抱太舒服,她總是一下子就睡着……
沒關係,再接再厲,睡覺時是一個人最放鬆的時段,所以,還是挑那個時間下手,看是拿柄小刀輕輕划過,還是——
她曾在妓院看過一幕,濃妝艷抹的妓女一雙手在男人的胸口挑逗的畫着圈圈,她若依樣畫葫蘆,那麼指甲就是利器——
這個不錯,而且,還不必擔心不成功便成仁的後果,反正他寡人有疾!
熬啊等的,終於又等到了月兒彎彎,可沒想到,竟是杜嬤嬤先進來,瞧她先看看床的四周,朱寧兒馬上就知道那些豆子是誰弄走的。時尚書屋
「起來。」
杜嬤嬤面無表情的挺直了腰桿。時尚書屋
「我?」她已經在床上躺好,而且也不能起來,因為身上藏了很多「工具」,一起來就鏘鏘作響了!「我要睡了。」
「不起來就恕老嬤嬤冒犯了。」
尚未回神,就看見杜嬤嬤竟靠上來,先點了她的穴,接着就在她身上東摸西摸起來。時尚書屋
「喂!喂!你幹什麼?」
她只剩一張嘴能抗議,但身子這是失守了,任老嬤嬤摸得一乾二淨,拿走她藏在身上的小剪刀、小小刀、小刀片,然後面無表情的退下去。時尚書屋
「喂,你沒替我解開穴道!」
杜嬤嬤很快又走進來,但這一次卻連小豆豆都進來,兩人一起送來幾個暖爐後又下去了。時尚書屋
「可惡!你沒有替我——」
她還沒叫完,突然——
「我來。」
她一愣,看著夏鷹走進門,上床替她解開穴道。時尚書屋
「是你叫杜嬤嬤來檢查我的?」她很不滿。時尚書屋
他搖頭,「今早我要她處理那些豆子時,她便擔心了,就某方面來說,她不只是個老嬤嬤,而是一位嚴母,我阻止不了她。」
對了!她想起那個又不見人影的魯智曾跟她說過,是杜嬤嬤將夏鷹帶大的……
「你打算用刀。」
他知道杜嬤嬤從她身上搜走了什麼。時尚書屋
她粉臉一紅,「我只會小小力的劃一下而已。」
「看來是沒機會了,睡吧。」
他在床上躺了下來,卻沒將她擁入懷中。時尚書屋
她等着,等着,但他還是沒半點動靜,「呃——夏鷹?」
「杜嬤嬤要我暫時跟你保持距離,因為你帶兇器上床,她認為你不懷好意。」
難怪今晚房裡多了這麼多個暖爐!可是天然的最好嘛,「她不知道是你自己提出那個怪條件的。」
她嘟着唇兒。時尚書屋
「她知道,但並不讚同,睡吧。」
「你就聽她的?」
「她一手拉拔我長大,但鮮少以這個恩情來壓我,今晚卻破例了。」
難怪!這可不成,這事要愈快了結愈好,既然老嬤嬤也加入戰局,形成一比二的對抗賽,她人單勢簿,戰局拖得愈久對她愈不利。時尚書屋
好!就賭上今晚,拚了!
她深吸口氣,閉上眼睛假寐,再偷偷張開一點點細縫偷看,看到他這是凝睇着自己,連忙又閉上眼。時尚書屋
不行!她得先讓他鬆懈下來,她故意打了一個呵欠,慢慢的、不着痕跡的先來個喃喃囈語,「好冷啊……」
接着,再挪挪挪地挪進了他溫暖的胸膛,裝睡好一會兒,一直聽到他也傳來平穩的呼吸聲後,才悄悄睜開眼,看著近在咫尺的古銅色胸膛,她吞了一口口水,只是雙手才剛碰上,眨眼間,手就被人扣住了!
她嚇了一跳。時尚書屋
「你做什麼?」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