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冰漾凝眸 第 3 頁


冷霜凝一句話也沒回,小小的身子站得筆直。她好不甘心,為了眼前的小人,她和媽媽又要被迫去流浪了。 「我這兒有藥,你擦一擦就不會病了。」谷澧鏨拿出專門為她準備的藥膏。 冷霜凝的
作者:容顏 / 頁數:(3 / 0)

冷霜凝一句話也沒回,小小的身子站得筆直。她好不甘心,為了眼前的小人,她和媽媽又要被迫去流浪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這兒有藥,你擦一擦就不會病了。」
谷澧鏨拿出專門為她準備的藥膏。
冷霜凝的淚滑了下來,她豁出去的重重咬着谷澧鏨放在她眼前的手掌,咬到他的手掌都泛出血絲了。都是他害的!如果不是為了他,她不會再偷偷跑進花園的;如果不是因為他給她臉色看,她會及時躲起來的,絶不會被人發現她溜進花園,更不會挨耳刮子的!
媽媽從來都捨不得打她,如今她居然因為他這個壞人挨打!一想到這兒,冷霜凝咬得更用力了。
谷澧鏨這才明白憐霜凝哭不是因為痛,而是在生他的氣。他忍着痛,不敢推開她。
她哭得他的心都碎了,只要能讓他的洋娃娃開心、破涕為笑,他甘願被咬。
「別哭了。」
他用沒被咬的另一隻手輕拍她的背,助她順氣。
「壞人,你是壞人!」冷霜凝咬得嘴酸了,才鬆開他的手,卻開始對他拳打腳踢起來,藉以發泄心中的憤恨和害怕。
「不是,不是的,我不是壞人。」
谷澧鏨連忙否認。他不要他的洋娃娃討厭他。
「你是,你是,你就是!你害我跟媽媽又要回街上去流浪了。」
冷霜凝弓着身子痛哭,她已經沒心情打他了。
「乖,別哭,我不會讓你到街上流浪的。」
谷澧鏨笨手笨腳地抱著冷霜凝輕輕哄着。他大少爺生平第1次哄人,動作難免笨拙。
「她一定會跑去告訴管家,說霜霜不乖,偷跑進花園,那我跟媽媽就會被趕出去了。」
冷霜凝好害怕。一個月的流浪生活,她已經過怕了,更怕害媽媽每天餓肚子。
「不會的,我不會讓任何人趕走你們的。」
谷澧鏨保證着。在谷家,他說出來的話比他父母的還有效。
「真的嗎?」冷霜凝抬起淚汪汪的小臉問着。她並不是真的信他,只是尋求心靈上的安慰。
「當然是真的。在谷家,我說了算。」
谷澧鏨拭去她臉上的淚。「別哭了,我美美的洋娃娃變醜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洋娃娃?在哪兒?霜霜以前也有好多洋娃娃,可是……」
冷霜凝說著、說著,眼淚又冒了出來。「都被壞人丟掉了。」
在她小小的心靈裡,所有欺負她和媽媽的人都是壞人,包括她那一群壞親戚。
「在這兒,你就是我的洋娃娃。」
谷澧鏨捧着她的臉大聲宣告。「別哭了,你喜歡洋娃娃,我就買很多、很多的洋娃娃送你。」

「霜霜才不是洋娃娃呢!」冷霜凝嘟着嘴,鼓着雙頰抗議着。她要快快長大,賺好多、好多錢給媽媽享福。
「我說是,你就是!」谷澧鏨霸道的說。
「我不要I我說不是就不是。」
冷霜凝倔強的仰着頭。「你再叫我洋娃娃,我就不理你了!」不知怎地,她就是知道自己可以跟他大小聲而不會有事。
「你……」
谷澧鏨惱怒的瞪着她,卻對她沒轍。看著她梨花帶雨的臉龐和臉上未消的紅掌印,他就是捨不得生她的氣。「好吧!」嘴巴不說,心裡想總成了吧!「你叫什麼名字呀?」
「我叫冷霜凝,媽媽都叫我霜霜。」

「雙雙?」這名字多俗氣呀!「我不要跟別人叫一樣的,我要叫你小凝。」

「隨便你。」
冷霜凝頓了一下,「我跟媽媽真的不會被趕出去嗎?」她還是好怕。
「我是谷家的大少爺,誰敢惹我?」谷澧鏨狂妄的說。也就是他這股狂妄的氣勢,讓谷老太爺特別偏愛他。
「打勾勾。」
冷霜凝伸出右手。
「無聊!」谷澧鏨被訓練得儼然像個小人大了,當然不屑做這種幼稚舉動。
冷霜凝直直盯着他好一會兒,才甩頭轉身離開。她長長的髮絲飄起,甩到谷澧鏨的下巴。
「等等!」谷澧鏨跑向前,將冷霜凝整個人抱進懷裡,不讓她繼續走。他悲哀的發現他已經被她吃得死死的,怕她生氣、伯她不理他,所以只能順着她。「我跟你打勾勾。」
他拉起她的手。時尚書屋
冷霜凝回過身,對他燦爛的笑着。她終於可以安心了,有大少爺的保證,她和媽媽應該不會被趕走了。谷澧鏨被冷霜凝的笑容迷惑了,對她的佔有慾更強了。她是他的洋娃娃,他會保護她,讓她每天都笑得如陽光般燦爛。時尚書屋
這年,谷澧鏨十歲,冷霜凝五歲,兩人的命運開始牽緊着彼此。
在谷澧鏨的金口下,谷蜻艷的告狀果然一點用處都沒有。
「送給你。」
谷澧鏨將一個美麗的芭比姥娃塞進冷霜凝的手中。
「好漂亮的洋娃娃!」冷霜凝開心的笑了。「謝謝你。」

「不客氣。」
谷澧鏨滿意的看著冷霜凝對他展露歡顏。佔有慾極強的他本來還想警告她只準對他笑,卻發現她本來就不常笑、不喜歡笑,甚至不願意笑,所以就乾脆不說了。聰明的他更發現對她只能來軟的,能不能來硬的,否則她會不惜和他硬碰硬,屆時吃虧的當然又是捨不得她生氣的他了。時尚書屋
「你怎麼有這個洋娃娃?」冷霜凝抬起臉望着他。雖然媽媽警告她,要她喊他大少爺,可是她就是喊不出口,不願矮他一截。
「買的。」

「那我不能要,還你。」
冷霜凝依依不捨地遞出洋娃娃。
「為什麼?」谷澧鏨叫着。
「媽媽說人要窮得有骨氣,要懂得無功不受祿的道理,才不會讓人瞧不起,所以霜霜不能要。」
冷霜凝自卑的垂下頭。她雖然不願矮他一截,可是每天聽媽媽的叮嚀,她心裡還是明白兩人身分的懸殊。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