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冰漾凝眸 第 6 頁


「算了!你快點梳啦,要梳漂亮一點握。」冷霜凝畢竟是個女孩子,所以也相當愛漂亮。 「你就算披頭散髮也很漂亮。」谷澧鏨真的如此認為,在他心裡,冷霜凝是最漂亮的。「好了。」他將鏡子拿
作者:容顏 / 頁數:(6 / 0)

「算了!你快點梳啦,要梳漂亮一點握。」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冷霜凝畢竟是個女孩子,所以也相當愛漂亮。
「你就算披頭散髮也很漂亮。」
谷澧鏨真的如此認為,在他心裡,冷霜凝是最漂亮的。「好了。」
他將鏡子拿給她。時尚書屋
「喜不喜歡?」他為她梳了一個簡單的公主頭。
「喜歡。」
冷霜凝熱情的在谷澧鏨的臉頰上印上一吻,藉以傳達她的喜悅。
冷霜凝的熱情只給冷母和谷澧鏨,對其他人總有着強烈的疏離感,因為她不願自貶為下人,卻偏偏又是個不折不扣的下人之女,因此在他人眼中,她終究是個下人。
「我的禮物呢?」谷澧鏨將冷霜凝抱到腿上。
「你先閉上眼睛。」
她用手摀住他的雙眼。
「我閉上了。」
谷澧鏨閉上眼.拉下她的手。
冷霜凝再次將雙手置於他閉起的眼,確定他無法掙開!才害羞的閉上眼睛,緩緩地將櫻桃小口覆上他的,隨即像被電到似地跳離他的身。
「凝兒?」谷澧鏨莫名其妙地睜開眼,疑惑的着着冷霜凝滿臉通紅的站離他三步遠。
「你喜不喜歡?」她紅着臉問道。
「啊?」谷澧鏨完全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他剛剛只覺得自己的唇被一種溫溫、軟軟的東西碰了一下,並沒有特殊的感覺。
「你不喜歡嗎?」冷霜凝失望的問。
「唉……不是不喜歡,只是……」
總不能回答她沒感覺吧!谷澧鏨為難的眨着眼。
「媽媽說這只能對最喜歡的男生做,如果你不喜歡……」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喜歡!」谷澧鏨聽冷霜凝這麼一說,立刻截斷她的話。
「不過……你能告訴我,你剛剛做了什麼嗎?」他還是一臉疑惑。
冷霜凝抿着唇,睜大眼瞪他。「不理你了啦!」他騙人嘛!不知道她做什麼,還說他喜歡。
「乖,別生氣嘛?我雖然不知道你做了什麼,可是隻要是你做的,我都喜歡。」
他將她抱回懷中哄着。「而且,今天我是壽星,我最大,你不能不理我。」

「好嘛!」冷霜凝不甘願的應着。
「乖,告訴我,你剛剛送了什麼給我?」谷澧鏨貼著她的臉問道。
「媽媽說那是初吻。」
冷霜凝小聲的說著。
「初吻?!」谷澧鏨瞪着懷裡的冷霜凝,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噎死。她今年才十歲耶!未免太早熟了吧!
「對啊!前幾天我跟媽媽一起看電視,裡面就有一個女生這麼幫一個男生慶生,結果那個男生好開心喔!所以我就問媽媽,為什麼那個女生咬那個男生的嘴巴,那個男生還那麼高興,媽媽說那不是咬,是那女生的初吻,而且初吻只能獻給最喜歡的異性握!霜霜心想,今天是你的生日,而你又是霜霜最喜歡的男生,所以我就決定把初吻送給你,讓你開心。」
冷霜凝天真的說著。
聽著冷霜凝天真的童言童語,谷澧鏨真不知該怪電規亂演、冷母亂教,還是該怪自己神經太大條,辜負了她一片心意。
「你會不會把初吻送給霜霜?」冷霜凝仰着頭,望着谷澧鏨的眼。她想知道自己是不是他最喜歡的異性。
「你說呢?」谷澧鏨聞言,不禁失笑的反問。他的初吻已經在剛纔被她奪走了呀!
「會。」
冷霜凝認為自己最喜歡的異性是谷澧鏨,那他最喜歡的異性也一定要是她。
「你說會就會羅!」谷澧鏨說著,便輕輕地在她唇上印上自己的所有權。「記住,這兒只有我能親,知道嗎?」他用手指輕點她的唇。
「嗯。」
冷霜凝點點頭。「你這兒也只有我能親喔!」她人小鬼大的學着他的動作。
「一言為定!」
這年,谷澧鏨十五歲,冷霜凝十歲,他們在花園訂下第1個誓約。
「凝兒,你在想什麼?」谷澧鏨做完功課,一抬起頭就發現冷霜凝望着花園中的玫瑰花發獃。
「我在想梅花到底長什麼樣子?」冷霜凝依舊望着玫瑰花。
「為什麼忽然想知道?」
「今天音樂老師教我們唱梅花,歌詞中提到梅花滿天下,可是我卻從沒見過呀!而且歌詞中還提到梅花越冷越開花,不怕冰雪風雨那種感覺我好喜歡,可惜卻不知道它長什麼樣子。」

「是嗎?」谷澧鏨忽然在石桌上敲了三聲。
「嗯。」
冷霜凝失神的點點頭。
「少爺,有事嗎?」谷澧鏨隨身的四名死士誓、矢、肅、舯中的矢忽然閃現在他身旁。
歐陽誓、項矢、虞肅、上官舯四人之名,取自語音「誓死效忠」之意。谷老太爺當初收養他們四人時,讓他們保留原姓,卻改了他們的名。名義上說是為了讓他們重新開始,實則為了加深他們誓死效忠谷家繼承人的意念。出了谷家,項矢、虞肅兩人會亦步亦趨地守在谷澧鏨身旁,而歐陽誓、上官舯兩人則藏身在暗處保護!若在谷家大宅內,由於谷澧鏨不喜歡讓人緊盯着,所以他們就會分散在四處暗中保護。時尚書屋
而敲桌就是暗號的一種,四人中離谷澧鏨最近的一人,會搶在第1時間內出現,聽候指示。
「到我書房裡,把放在第1個架上的彩色花草圖書拿來。」
谷澧鏨的花草圖書並不是用來欣賞的,而是用來研究哪種花草可食、哪些有毒不可食,還有哪些是相生相剋的,最重要的是哪些花草樹木可以就地取材來當暗器或武器使用。
「是。」
項矢敏捷的退去。
「澧鏨哥哥,你有梅花的圖片?」冷霜凝的雙眼亮了起來,親密的依偎到他身邊。
「你呀,只有有求於我的時候才會如此諂媚!」谷澧鏨用手指點了點冷霜凝的俏鼻。她平常都只用「你、我」稱呼彼此,有祈求或討饒時才會嘴甜的稱他澧鏨哥哥。
冷霜凝俏皮的輕吐舌尖,雙手環上他的頸。每次她惹毛他時,只要如此甜甜地喚着他,他再大的少爺脾氣都會瞬間消失無蹤。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