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總裁室友,壞壞 第 11 頁


fK酒店……十幾個彪形黑衣大漢圍成半環狀分散在屋子裡,而被他們困在角落的那兩個女人——一個如驚弓之鳥眼神獃滯,另一個卻像一隻暴怒的小母獅,伸出自己鋒利的爪子隨時準備咬人。他
作者:裘夢 / 頁數:(11 / 0)

fK酒店……

十幾個彪形黑衣大漢圍成半環狀分散在屋子裡,而被他們困在角落的那兩個女人——一個如驚弓之鳥眼神獃滯,另一個卻像一隻暴怒的小母獅,伸出自己鋒利的爪子隨時準備咬人。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很慶幸那個小母獅是自己擔心的人,否則他不知道當看到神情獃滯的穆青衣時,自己會做出什麼事來。時尚書屋
「果然是龍先生。」
一個涎着笑臉的中年男子立刻黏上來。時尚書屋
「哼。」
穆青衣很狗腿的陪笑。「房東先生,給你添麻煩了啊。」
「這是怎麼回事?」
「都是錢惹的禍啊。」
「錢?」
「是呀。」
「她是誰?」
穆青衣沒回答他,而是伸手拍拍那名女子的臉,用一種很柔和的聲音說:「二姊,沒事了沒事,青衣說不會有事就不會有事的。」
獃滯的眼神一點一點的回覆正常,然後豆大的淚珠滾出眼眶,發出夢囈一樣的聲音,「沒事了……」
「對呀,沒事了,可以回家了。」
「她們欠多少錢?」龍逸辰逕自轉向那個有着一張和善臉皮的中年男人問。時尚書屋
「不是我們欠的,是我大哥欠的。」
穆青衣忍不住出聲辯白。時尚書屋
「二千萬。」
「我只問這位小姐的價碼。」
龍逸辰表情冷淡的說。時尚書屋
「我大哥把所有債務都轉到二姊身上了。」
那個傢伙根本就是人渣,連親妹妹都這樣陷害。時尚書屋
龍逸辰掏出支票,當場就簽了一張遞過去,「借據。」
中年男人高高興興地將借據奉上。時尚書屋
「青衣,青衣……」
穆青蘋完全清醒過來,緊緊抱住妹妹,放聲大哭。時尚書屋
真是的,以前見到她也沒這麼親啊!看在二姊受了刺激的份上,穆青衣安慰地
伸手拍着她的背。時尚書屋
「我們可以走了嗎?」
「龍先生請隨意,要早知道這位小姐的妹妹跟您關係這麼親密,我們不會這麼粗魯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幹嘛把他們說得好像姦夫淫婦一樣,明明只是單純的房東跟房客的關係——不過,現在好像開始有些不一樣了,那張支票好重!
「以後離她遠一點。」
聲音雖然很輕,但是警告的意味很濃。時尚書屋
中年人笑着點頭,「龍先生的人我們自然不會亂碰。」
「那最好。」
「讓他們賠醫藥費,我受傷了。」
所有人都望向一瞼理直氣壯的穆青衣。時尚書屋
中年人的眼角抽搐了一下,「穆小姐,您剛剛也有打傷我們的兄弟。」
「那是他們活該,而且那麼多人打我一個還受傷,說出去也不怕人笑話。」
「受傷了?」龍逸辰的眸底閃過戾氣。時尚書屋
中年人馬上堆起滿臉的笑,「誤會,爭執的時候有點小衝突。」
手心忍不住冒汗,龍家人不是他們得罪得起的,而龍逸辰似乎很在意這個丫頭。時尚書屋
「她說要醫藥費。」
龍逸辰幾不可察的掀了掀嘴角。時尚書屋
「我們出,我們出。」
「出多少?」
「我很中意你手上那張支票哦。」
穆青衣很熱切地瞄着中年人手上的那張紙。時尚書屋
中年人的臉頓時黑了一半。時尚書屋
*** www.abada.cn *** www.abada.cn *** www.abada.cn ***
支票當然不可能再拿回來,所以穆青衣很鬱悶。時尚書屋
三千萬啊,把她賣了也不值。時尚書屋
盤膝坐在沙發上,雙手托着腮,一副思考人類未來發展的凝重神情——這就是龍逸辰看到的景象。時尚書屋
自從安置了穆青蘋,回到尊爵後,她就異常的安靜。時尚書屋
「在想什麼?」
「三千萬。」
當時怎麼會腦袋發熱地報上他的名字呢?本來就不想跟他牽扯太多的,現在好像變得更糾纏不清了,她這顆豬腦袋。時尚書屋
他故意逗她,「提醒得對,你準備怎麼還?」
「把我賣給你怎麼樣?」
「你說呢?」
「這麼虧本的買賣換我都不做,你這種精明的商人怎麼會做。」
他覺得不虧本,甚至覺得自己賺到了,不過這話他很聰明的沒說出來。時尚書屋
「要不要我幫你擦藥?」
「不麻煩了,我自己來就可以了。」
開什麼玩笑,真要讓他幫忙,她就會被看光光了。時尚書屋
「你確定?」
「確定。」
「晚上可以陪我出席一場商業聚會嗎?」
穆青衣怏怏地看了他一眼,有些悶悶的回答,「你說我現在能拒絶嗎?」拿人手短,她現在面對他是渾身不自在。時尚書屋
明明就不關她的事,怎麼到最後卻莫名其妙把自己賠了進去?時尚書屋
「你可以當那三千萬不存在。」
「好,那我晚上打算在家養傷。」
龍逸辰為之失笑。她真是坦白直率得可以!
「解釋一下,到底是怎麼回事?」
穆青衣長長的嘆了口氣,一臉鬱悶的望着電視牆,「爸爸說他們舉家移民,誰知道我下午出去閒逛,看到被黑社會追債的二姊。後來我弄明白了,大哥欠了一屁股賭債,不但把自己的公司玩完了,還借了一堆高利貸,沒辦法,最後回家騙爸爸辦移民,將變賣祖屋房產的錢全部拿走去還債。不過,由於洞太大,補不完,無計可施便心一橫,騙了二姊的印章和身分證把債務轉了。」
「這都是在你北上之後的事?」
「不是,老爸當時趕我走人時以為自己要移民,結果被兒子騙了所有家產去還賭債。」
想來她還是賺到了,老爸似乎還滿夠意思的,偷偷給了她三百萬做嫁妝。時尚書屋
「趕你走?」龍逸辰挑眉。時尚書屋
「忘了講了,」她伸手拍腦門,「我是老爸在外面偷生的,所以在家裡比較不受歡迎。」
一點兒都看不出來她的成長背景這樣灰暗,她整個人看起來就像是個發光體,總是充滿了陽光與朝氣。時尚書屋
「我一直以為他們正在國外過美好的生活,沒想到卻是這個樣子。」
如果當時不是生氣的第2天就北上,或許她不會到今天才知道家裡出了這麼大的事。時尚書屋
不曉得該說什麼,明明是一件很悲慘的事,可是由她的嘴裡說出來就完全變了調,總讓人忍不住想發笑。時尚書屋
穆青衣實在是個天生就很搞笑的女人!
第4章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