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我要的幸福 第 1 頁


第1篇 誘惑青澀 一那一年,我十九歲。「青,他就是我男友的同學,峰。」好友玲用着她那鈴似的清脆嗓音幫我們作着介紹。玲對他作着同樣的介紹,介紹我。「這是我的同事
作者:稱子 / 頁數:(1 / 36)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第1篇 誘惑青澀
那一年,我十九歲。時尚書屋
「青,他就是我男友的同學,峰。」
好友玲用着她那鈴似的清脆嗓音幫我們作着介紹。時尚書屋
玲對他作着同樣的介紹,介紹我。時尚書屋
「這是我的同事,青。」
我看見他站了起來,西裝褲裡裹着很長的兩條褪,很高;他穿著一套青色的西裝,罩住了不知是略瘦還是略胖的身材,但很合身,看起來是頗有衣架子的樣子。我平視的時候只看到他胸前的第2粒扣子,他起碼有一八零的個子……
「你好!」他禮貌地伸出手來。時尚書屋
這是一雙很大很厚實的手,但與一般幹粗活的人不一樣,沒有粗粗糙糙的掌紋,厚厚實實的老繭,但也並非細膩光滑的一如女孩子的手。哦,這就是男孩子的手,這是我第1次如此仔細地觀察一個異性的手。時尚書屋
我很羞澀地遞上我的右手,輕輕地與他一握,然後很快地收了回來。時尚書屋
他的聲音有點沉,說不上為什麼,但我並不喜歡這樣的聲音。時尚書屋
「你好。」
我禮貌地還之以禮。也慢慢地抬起我一直因為羞澀而低垂的頭。時尚書屋
我不喜歡他!
說得確切一點,我並不喜歡他的容貌。時尚書屋
這是我抬頭後就確定的一件事。時尚書屋
他的五官分開來看都很正常,但一湊起來就覺得很是不倫不類。他的眼神很凶,不,不該說是眼神,應該是眼睛的樣子長得很凶,儘管我只跟他對視了一眼,但我很清楚地看到他很努力裝着柔和的樣子,可他那一雙天生的爆眼讓人無法與他直視,我也一樣,更何況我一向都不能與別人的眼睛直視,我覺得有些人眼睛裡的思想真的是很可怕,赤裸裸的讓人恐懼,所以,有的時候我會刻意去忽略別人的眼睛。時尚書屋
他推開他座位對面的一把椅子,請我入座,問我喝點什麼。時尚書屋
我點了杯果汁。窗外的太陽照在我身上亮晃晃的,有點陰森森的感覺。時尚書屋
我怎麼會有陰森森的感覺呢?奇怪,外面是陽春三月,午後兩點的太陽,暖洋洋地照耀着每一個行走在路上的男男女女,難道是因為隔了層玻璃嗎?我一逕地想著這個問題。時尚書屋
看,外面的人笑得多開心啊!
可窗下的人一樣笑得很開心,有暖洋洋的感覺,就在我隔壁的那一群人。時尚書屋
那我怎麼會覺得我與他們不是一個世界的人?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我看見對面的他——峰,嘴巴一張一合地說著話,玲那鈴似的聲音也在我耳邊一閃一閃的,可是我聽不見聽不清他們在說著什麼,講着什麼……
「……青?」玲奇怪地看著我。時尚書屋
「啊?怎麼?」我很快地回過神來。時尚書屋
「發什麼獃呢。」
她湊到我的耳邊輕輕地說了一句,「不怕人家覺得失禮啊!叫你好幾遍了。」
「噢,對不起,我剛纔想到工作上還有點事情沒做好。」
我不好意思地對著他們低頭道歉,臉上染上淡淡的暈色。我撒了謊。時尚書屋
「沒關係。我們剛纔是在討論午後去哪裡。你覺得到哪裡比較……」
我又看到那種充滿着慾望的眼睛了。時尚書屋
我知道他是對我有好感的,就像以前很多很多見到我的人一樣。可是我討厭他們自認為瞭解我的那種眼神。時尚書屋
除了他的眼睛,他有着溫雅的氣質,寬闊的胸膛,挺拔的身材,是我喜歡的。時尚書屋
可是我並不喜歡他。時尚書屋
「去『DARK』吧。」
那是一家酒吧兼舞廳,裡面魚龍混雜的,是我最近喜歡去的一個地方,當然是一大群女孩子結夥結伴的去,一個人去會被吞了,屍骨不存。也許最近的工作壓力太大了,志同道合的我們一有空就會去那,跳個筋疲力盡,不去想工作上的種種不順或者是空虛。時尚書屋
「那是什麼地方?」我感覺到他的眉頭皺一下。時尚書屋
「你怎麼提議去那個地方呀!」玲的聲音有點好玩,緊繃的。在我耳邊咬着悄悄話。時尚書屋
我給了她一個安撫的笑,一切都會沒事的,相信我。時尚書屋
去嗎?我以我很純潔的眼睛遞給他一個似挑非挑的眼神。時尚書屋
「就聽青的吧。」
他很爽快地答應了。時尚書屋
他一定不會喜歡那個地方的,我敢打賭。
下午兩點半,我的手是冰冷的,手握手的時候會有一種侵入骨髓的冷。時尚書屋
外面的太陽很烈,逛街的人也很多,從咖啡館走到「DARK」的面前,每個人的額頭上都油亮油亮的,是被汗水侵濕過的痕跡。時尚書屋
我把手捧住熱熱的臉,試圖驅走手心裡的寒意。時尚書屋
我們一夥,男男女女八個人在守門員木麻的眼睛下進入另一個空間。時尚書屋
黑,一望無跡的黑。時尚書屋
在門邊停頓了好一會兒,慢慢地看清了黑暗中的一切,灰色的。時尚書屋
「青,這個人怎麼樣?」文與虹擠在我身邊,向我索要最新的情報。時尚書屋
「青,帶他到這邊來,你還想不想要在他心裡留下一個好映像啊!」絹在我耳邊也悄悄說,實際上在「DARK」這個音樂震耳欲聾的地方,是不可能悄悄說。但這些話也只能在我們幾個姐妹的身邊打着顫,很困難地傳到每一個人的耳邊。時尚書屋
「噓,晚上回去再告訴你們聽。」
我看見走在前方的三個男生在頻頻回頭,我示意她們一起跟上去。時尚書屋
三個男生很困難地在霓虹燈閃爍的黑暗中,摸索到可容我們八個人的座位。時尚書屋
「你們快點。」
玲的男友喬對著我們大聲招呼着。時尚書屋
「行了。」
「來了。」
「這麼婆婆媽媽的幹什麼!」
「小心玲嫌你沒男孩子氣!」
我們幾個女生一個接一個地大聲回著。時尚書屋
羞得喬一下子反沒了音。時尚書屋
一一入座。時尚書屋
大家都吼來吼去的說著話,倒嫌得太累。喬開始清理現場,
「我們去跳舞吧。」
空間一下子變得大了起來,只剩下了我們兩個人。轟隆隆的搖滾樂充斥在我與他那一方寸的間隔處。我聽不到他的聲音,他也聽不到我的聲音,除非我與他把那一方寸的間隔打破了。時尚書屋
我沒有說話。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