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我要的幸福 第 11 頁


「你怎麼知道的!怎麼知道我住在這裡?」我吃驚於他怎麼知道我獨喜歡紫色的郁金香。「我覺得它很像你,你們擁有同樣的氣質,美麗而神秘。」他把整束的花放入我的懷中。「我就知道你會喜歡的
作者:稱子 / 頁數:(11 / 36)

「你怎麼知道的!怎麼知道我住在這裡?」我吃驚於他怎麼知道我獨喜歡紫色的郁金香。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我覺得它很像你,你們擁有同樣的氣質,美麗而神秘。」
他把整束的花放入我的懷中。「我就知道你會喜歡的。」
我捧着花,低頭聞着芳香。時尚書屋
「不請我進去?」
我連忙收起紛飛的心緒,把他請進屋裡。時尚書屋
為花找了個瓶子,裝了起來。時尚書屋
他在我的小屋環視了四周一眼,沒有一張椅子可坐,最後只得在我那兩張「軟骨頭」的其中一張坐下。時尚書屋
當我捧着兩杯茶從廚房間走出來,就看到了這樣一副好笑的畫面:一八零個子的他,像個蝦米似的,縮在一個小小的空間中。時尚書屋
而我也笑了,笑得彎下了腰,還差點散出了杯中的水。時尚書屋
「笑什麼?」他的聲音有點惱。時尚書屋
「我,我沒……笑,咯……對,對不起……咯咯……」
我制止不住自己。時尚書屋
「你還笑!哪有像你這樣的主人的?」他惱,卻拿我沒有辦法。時尚書屋
「咯咯,對不起,我會控制自己的,呵呵……」
我還是笑着。時尚書屋
「好吧,等你笑完了我再說話。」
他有些無奈地說,臉上微微泛出淡淡的紅。時尚書屋
「咦,你臉紅了!對不起!」我停住了笑,實際上肚子裡快笑開了花。時尚書屋
「沒關係,你笑起來很好看。」
他的眼睛裡有着痴迷。時尚書屋
「你怎麼到我這邊來的?」我別過頭,轉移着話題。時尚書屋
「開車過來的。」
他的眼睛對上了我帶笑的眼。「哦,昨天我跟着你的車,就摸到這邊了。你不介意吧?」
「我介意有用嗎?要不看在這麼一大束花的份上,懶得理你!」
「那還能不能看在這束花的份上,陪我吃頓飯?」
「想得美哦,你不要得寸進尺,沒得商量!」我做出高傲的樣子,抬着頭說。時尚書屋
「現在的女孩子怎麼都麼……」
「難泡?」我的眼睛眯了起來。時尚書屋
「沒有,我可不是這個意思。」
他忙否認。時尚書屋
「沒事,我不介意。難泡的女孩子,男人才會珍惜嘛。」
難釣的男人女人也才會愛得死去活來。基本上我是同意這樣一個觀點的。時尚書屋
「所以,你要設下關卡考我?」
「錯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我手指天,再指自己。「我是聽天意,隨人心。」
「那人心都是偏的,你的心有沒有靠向我一點點?我的心可是整個都靠你那去了。」
「不知道,看天意了。」
我搖頭,說著不負責任的話。時尚書屋
「看來我得回家多燒點香了。」
他笑笑地說。時尚書屋
「求神不如求自己。」
我喝着茶,習慣性地把這句話脫口而出。時尚書屋
「那是不是我加緊攻勢就行了?」
「啊?我說了什麼了嗎?」我一下轉不過來。時尚書屋
「沒什麼,那都不是重要的事。」
他笑着。「原來你還是個迷糊蛋。」
「我是聰明蛋,不是迷糊蛋。如果你一定要叫我什麼蛋的話。」
我抗議着說。時尚書屋
「你也可以不讓我叫你什麼蛋,你可以把你的名字告訴我,我可以叫你名字。」
「嘿嘿,別想套我的話!」我笑着點破他的詭計。時尚書屋
「不過,我也知道你的名字了。」
他突然呵呵笑着。時尚書屋
「騙人!」我壓根不信。時尚書屋
「蘇青?好名字。」
他居然真知道了我的名字。時尚書屋
「還寫了一首詩。時尚書屋
那是一道沙?時尚書屋
雪白的一片,是月光

照在沙上

如此美麗,如此感傷

我失去記憶的窗

不把昨夜的傷,回想
丟吧,丟了它嗎?時尚書屋
我的目光慢慢地追隨着他的目光,才發現我的筆記就攤開着放在桌上。時尚書屋
「啊,我的筆記!不許看!」我連忙撲了過去,想把筆記藏起來。時尚書屋
裡面的字寫得實在太醜了,有些字扭曲得連我自己也看不懂,怎麼可以讓他看見?丟臉!而且那是……
「看一下,看一下沒事,寫得不錯啊。」
他快一步地把我的筆記拿起在手裡,放在我手伸不到的地方。時尚書屋

「……

到底怎麼了,我問蒼天
那片神話之地,也只是無言

美麗的星星

今夜拉起她的面紗,無顏

我關上了窗

記憶衝擊我的一切,心慟
丟?我真能如此輕鬆?時尚書屋
雪白的一片,是沙

映着月光

折出美麗,折出感傷
搏命的付出,我的瀟灑
不堪一擊的過往,怎般回想
丟吧,丟了它吧!

是誰把我的傷

丟在廢棄的荒崗

讓人把它遺忘

哇,寫得不錯啊,為什麼不讓我看?”
「不許看就是不許看!」我見搶不到書,兩手一齊往他的眼睛蒙去。「我寫的字太醜了,不能看!」
「就是因為這事嗎?」他呵呵直笑。時尚書屋
「你笑什麼!」我又惱又羞。時尚書屋
然後就看著他一直笑,一直笑,到最後他不笑也不說話了。時尚書屋
「喂,你不要嚇我!」我拿開矇住他眼睛的雙手,拍打着他的臉。時尚書屋
矇住眼睛會讓人窒息嗎?沒這種事吧。時尚書屋
「青,不要動。」
他的手緊抓住了我的手,聲音裡像在隱忍着什麼。時尚書屋
「怎麼了?」
「啊!」我突然注意到我們現在的坐姿。時尚書屋
我,我,我什麼時候居然離他這麼近?時尚書屋
我什麼時候還趴到他的身上,把手放他臉上去了?時尚書屋

他的那裡……

我一下子跳了起來,逃到浴室,門砰的一音效卡上。時尚書屋
好一會兒後,門外傳來他的聲音。時尚書屋
「可以出來了吧,把客人一個人丟在客廳可也不是待客之道哦。」
我慢慢地打開門,跟着他往外走,低垂着頭,倒顯得他是主我是客了。時尚書屋
「你還真會逃,上一次也是一句話也不說,跳開了就跑。我覺得你做小偷還真綽綽有餘。」
他先打開話題。時尚書屋
「那你還真會追,還能查到我家住的地方,是塊做警察的料耶。」
「沒是小偷沒有留下痕跡,警察能找到嗎?」他的話中有話。時尚書屋
「那是警察太狡猾了。」
我也不甘示弱。時尚書屋
「彼此彼此。」
「奇怪,我們怎麼扯到小偷跟警察身上了?」我猛然察覺。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