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早安(大結局) 第 6 頁


載佑似乎為了證實自己的話,抬起胳膊一下子抱住了坐在身邊的貞美的肩,貞美彎腰躲閃,一低頭撞到了他的胸口。「要投進我懷裡怎麼還捎帶著暴力啊?」「樸前輩,別這樣!我這是拿頭當武器
作者:金河仁純情新作——早安大結局 / 頁數:(6 / 0)

載佑似乎為了證實自己的話,抬起胳膊一下子抱住了坐在身邊的貞美的肩,貞美彎腰躲閃,一低頭撞到了他的胸口。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要投進我懷裡怎麼還捎帶著暴力啊?」
「樸前輩,別這樣!我這是拿頭當武器呢。你不也知道嘛,我上了大三要剃光頭髮全力準備考試,談戀愛的事壓根兒就沒考慮過,尤其是同系的,可犯了我的大忌。」
「哎呀,貞美!你是新生,還不知道同系情侶有多好呢!瞧吧,可以一起穿情侶裝,可以戴情侶戒指、穿情侶鞋和情侶仔服、背情侶包、用情侶皮帶,什麼都行,而且還能保證愛情、學業雙豐收——現在說雖然有點兒早,不過,將來我當上檢察官或教授,你當上律師,我們夫妻倆還能在同一個領域工作,相輔相成,多完美啊!這才是一石二鳥的捷徑呢!」
「哈哈哈!樸前輩,要不是看在你高我一級的份兒上,我早就給你點兒厲害嘗嘗了,恐怕你現在已經沒命了,要知道,去年我上補習班的時候,踢過好幾個不知天高地厚的男孩的小腿,有一個真的脛骨斷裂了呢。」
「這我信,你本來就是巾幗英雄嘛!」
「喻寧,你覺得我的女朋友怎麼樣,你不嫉妒嗎?」
貞美撇了撇嘴,朝喻寧搖了搖頭。時尚書屋
「開玩笑別太過了啊,樸前輩!我說不是就不是。今天都是因為樸前輩說要給我筆記本和過去的試卷,我才出來跟你們喝酒的。別太過分了!否則,在學校外面我可不把你當前輩了。」
「哈哈!完了,載佑,我看你只能認輸了。」
「噢,貞美這孩子還小,不太懂事,不知道怎麼判斷一個人,我除了個子矮點兒、人瘦點兒以外,几乎是完美的啊!貞美,你知道我是拿獎學金的吧?全A,我是我們學校重點培養的高材生啊!」
「下午好,合歡樹!」
貞美舉起杯,促狹地叫着。時尚書屋
「什麼意思?」
「我只聽說過『早安,越南』。」
「自賣自誇,到此為止吧!」
「可是,這跟合歡樹有什麼關係呢?」
「你不知道合歡樹嗎?現在滿大街都是,用孔雀尾巴形狀的粉紅色花把整棵樹裝扮起來,艷麗奪目。」
「呀哈,似乎見過。」
「每次看到開滿花的那種樹,我總覺得它不像樹,因為它本身長得不高,很張狂地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卻完全不能用做木材。我覺得一棵樹就應當有樹的樣子。」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一棵樹就應當有樹的樣子』……」
載佑重複着貞美的最後一句話,似乎失去了反擊的力量,不無誇張地搖搖晃晃地站起來,揚言要在戰略上以退為進,出去買菸了。時尚書屋
貞美歪着頭,看了看坐在面前的喻寧。時尚書屋
跟這個男人雖然是第1次見面,感覺卻像看到了似曾相識的風景:年代久遠的房屋、橡樹、藍色的木門,還有停着一輛自行車的街道。他清冷的眼神看上去很舒服。時尚書屋
「喻寧,你怎麼不喝?」
「我酒量很小。」
貞美已經喝光了一杯扎啤,喻寧才喝了三分之一。時尚書屋
「呀哈,這可不行,不夠資格當建築師啊!你將來是要去工地的,一杯扎啤連一半都喝不完,那怎麼行?一定得有跟工地上的人對飲的海量才能輕而易舉地建起一棟大樓。」
「哈哈!是嗎?你酒量怎麼樣?」
「我?只要有人肯請客,我一定奉陪到底,在酒桌上我總是堅持到最後的那個。我的酒量是我爸爸培養出來的,從高中開始,每天都要陪他喝一杯,爸爸希望我成為黃真伊呢。對了,我爸爸是當校長的,是不是很令人吃驚?」
「真的嗎?一說到校長,首先聯想到的就是不苟言笑、循規蹈矩啊。」
「我爸爸不一樣。我們家只有兩個女孩,姐姐可有女人味了,我呢,也許是因為從小當男孩養的,要不就是本來應該是個男孩,一不小心生錯了,反正我就跟個假小子似的。『說做就做』是我的座右銘,上法學院是這樣,司法考試也一樣。」
「好,有志氣!對了,你不化妝也很好。」
「光是照顧大腦我就夠忙的了,哪裡還顧得上管這張臉啊?反正我天生麗質,是不是?」
「哈哈!沒錯兒,你說得對。你真的打算剃光頭嗎?」
「嗯。大一大二我要探索社會和人生,玩個痛快,噢——這麼說是不是有點兒誇張?反正從大三開始就要剃光頭髮,準備司法考試。」
「你的目標這麼明確,真不錯。」
「咦?你怎麼一點兒也不吃驚呢?」
「法學院的學生說要剃個光頭準備考試,有什麼好吃驚的?要是說剃光頭髮進山當尼姑,倒是挺令人驚奇的。」
「呵呵,你這個人有點兒意思。」
「就衝你這句話,乾一杯怎麼樣?」
「好!」
兩個人的杯子碰到了一起,鄭喻寧的杯子裡還有三分之二,他咕咚咕咚一口氣全喝了下去,心裡覺得非常痛快,眼前的女孩沒有絲毫的虛偽客套,她的想法和言語都像挺直的樹幹一樣直來直去,讓人不由自主地心生快樂。時尚書屋
可是,心為什麼跳得這麼厲害呢?時尚書屋
「怎麼回事?你不是說不會喝酒嗎?」貞美瞪大了眼睛。時尚書屋
「你有一股魔力,能讓人喝下酒去。」
「黃真伊?」
「哈哈!是啊,黃真伊。」
「可是,我決不會穿那種適合月明之夜的大擺裙,絶對不會,這一點喻寧你要記住。」
貞美一隻手拿着杯子,喻寧給她倒滿。時尚書屋
「知道了,知道了。對了,載佑那傢伙怎麼還不回來?」
「別管他,說不定在什麼地方算計我呢。」
「算計?」
「是啊,男人,真奇怪啊!似乎一遇到不錯的女孩,就會把她當成必須儘快獵取的目標。那麼做不可笑嗎?你也是那樣的嗎?」
「我?這個嘛……」
貞美點燃一枝煙,吸了一口,噴出老遠,不等喻寧回答,接著說: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