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女人都不是天使 第 1 頁


夜,那個女人又來了,大紅緞襖,高綰雙髻,很古怪的裝扮。喃喃地詛咒着。其實我從沒有見過她,不過,我知道她是誰。她的面目模糊不清,有血從眼耳口鼻緩緩地流出,腥紅黏稠,漸漸瀰漫開來。她的聲音,那惡毒的血腥的詛咒,敲
作者:西嶺雪 / 頁數:(1 / 50)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西嶺雪人鬼情系列:女人都不是天使

女人都不是天使 第1部分

一個真正有錢的男人A(1)
在雪地上行走的人看不見自己的腳印是很惶恐的。時尚書屋
不敢回頭,卻頻頻回頭,心中的恐懼在積壓,膨脹,終至撕裂。想號叫,喉嚨似被掐住了,聲音窒息扭曲至不可聞,猶豫着是不是要停下,卻終於忍不住狂奔,哪怕前面是萬丈懸崖,也寧可縱身而下,在毀滅中享受尖鋭的痛感,于死亡裡體味真實。時尚書屋
然而沒有,奔跑的方向只是奔跑本身,雪野無邊無際。時尚書屋
每一步,都踏不到實處……
我只不過想毀滅。時尚書屋
人生已經沒有什麼可追求可期待的了,奇蹟永不屬於我。時尚書屋
我只不過想毀滅。時尚書屋
昨夜,那個女人又來了,大紅緞襖,高綰雙髻,很古怪的裝扮。喃喃地詛咒着。時尚書屋
其實我從沒有見過她,不過,我知道她是誰。時尚書屋
她的面目模糊不清,有血從眼耳口鼻緩緩地流出,腥紅黏稠,漸漸瀰漫開來。時尚書屋
她的聲音,那惡毒的血腥的詛咒,敲擊着我的耳膜,在雪野裡追逐着我。在她的詛咒聲中,漫天的大雪都變得腥紅,如血。時尚書屋
為此我將音響開至最大,希望蓋過她的聲音。時尚書屋
「Sunday is Gloomy, My hours are slumberless.」
我聽的歌叫做《黑色星期天》。一首關於死亡的歌,我的摯愛。時尚書屋
幽靈的聲音。從地底掙扎着傾訴,又似呼喚,求着,找人與她同行。時尚書屋
傳說裡找替身的水鬼,如果會唱歌,便是這樣。時尚書屋
我抱膝聽著,坐在V8包廂的角落裡,抽着煙,倚着音箱。聲音先到達我的背,然後才是耳朵。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先感到,後聽到。身心的雙重震顫。時尚書屋
煙頭在黑暗中閃爍。時尚書屋
星微的光亮。因為那一點點的光而使黑暗愈發深沉。時尚書屋
也只不過是夜裡八九點鐘吧,室外應該是燈火通明的。但是時間在這裡是靜止的,密封的包間,只有門沒有窗,四周還要拉上深紫色落地厚絲絨帘子,既為裝飾也為隔音。時尚書屋
我像蛹一樣被裹在深紫色的厚絲絨的繭裡。《黑色星期天》唱得再哀傷也不會打擾別人的情緒。時尚書屋
V8靠近走廊最深處,最小,也最潮濕。黑暗中坐在地毯上聽音樂,總覺得四周有無名菌類在默默滋長,而另外一些生命在枯萎、腐爛。除非客滿,否則很少會有客人點這一間。時尚書屋
如果有事,服務員會知道到這裡來找我。不唱歌也沒有客人請的時候,我總是在這兒的,吸煙,聽音樂。偶爾也會罵人。時尚書屋
在「夜天使俱樂部」裡,我表面上是歌手,暗地裡則是不加冕的副經理,老闆高生身邊的紅人兒,操生殺大權。時尚書屋
連經理秦小姐也要畏我三分。時尚書屋
「夜天使」,夜裡的天使,以燈光和音樂做翅膀,舞在醉生夢死的嫖客的笑影裡。時尚書屋
世上人,無非嫖客與妓女。我姥姥說的。時尚書屋
她說弄明白了這一點,才好做人,不然總是處處碰壁。時尚書屋
我就是在碰了壁之後才明白的。時尚書屋
明白了,卻依然不肯信。總有例外吧?總會有的。時尚書屋
曾經以為高生是個意外,無關財色。時尚書屋
我生日那天,他從香港航運來刻有莊子《秋水》全文的巨幅玉石屏風。時尚書屋
「秋水時至,百川灌河,涇流之大,兩岸渚崖之間,不辨牛馬。於是焉河伯渙然自喜,以天下之美,為盡在己,順流而東行,至于北海,東面而視,不見水端。於是焉河伯始旋其面目,望洋向若而嘆:野語有之曰,聞道百,以為莫己若者。我之謂也!……」
我很開心,拚命地張開雙臂去擁抱畫屏,閉着眼睛大聲背誦:「且夫我嘗聞少仲尼之聞,而輕伯夷之義者,始吾弗信,今我睹子之難窮也,至于子之門,則殆矣!吾長笑于大方之家……」
高生問:「每個人都有物慾,有些人集郵,有些人集火柴貼花,有些人攢錢,有些人收藏美酒或老爺車……但是你,你的嗜好是蒐集各種版本的《莊子》,為什麼?」
我不答,只抱著屏風搖頭晃腦:「北海若曰:井龜不可以語海者,拘于虛也;夏蟲不可以語冰者,篤于時也;曲士不可以語道者,束于教也……」
他不放過我,仍然追問:「有人說通常執著於物慾的人,是因為對生活沒把握,所以才渴望擁有,借實在的東西來安慰自己。你呢?你為什麼這樣喜歡莊子?」
我仍然笑着,閉着眼睛接下去,「高生不可以語莊子者,吝於情也。」
他笑起來,忽然將我高高舉起,恐嚇道:「你不說,我就把你從樓上拋下去。」
是百花樓。時尚書屋
聽起來像個妓院的名字,位於廣東梅州郊區的百合花園。時尚書屋
百合花園別墅區,每一幢都有一個很好聽的惹人遐思的名字,百草堂,百鳥軒,百尺閣,百步亭,百色坊……我們這一幢,叫百花樓。時尚書屋
對物的擁有是生命最真實的痕跡。無論是別墅,還是莊子,都只是一種佔有。時尚書屋
我佔有莊子畫屏,高生佔有我,我們佔有百花樓。時尚書屋
百花樓上,莊子屏前,醉在龍飛鳳舞潑墨如畫的《秋水》裡,我以為高生是與眾不同的,至少他對我用了心。時尚書屋
是在那夜委身於他,自以為並不是賣。時尚書屋
但是後來知道,一切仍然是場看起來挺美的交易,交易終究是交易。時尚書屋
V8的門輕輕響了一下,Shelly走進來,通知我演唱的時間到了。時尚書屋
我盯視她,心裡猶豫着要不要找個藉口刁難。時尚書屋
但是在我還沒有拿定主意的時候,她已經轉身走了。時尚書屋
我有些悻悻然,捻滅煙,在手袋裏取出鏡子來補妝。時尚書屋
Shelly是我在俱樂部裡惟一的對手。我一直想降服她,讓她像其他人那樣對我小心翼翼,隨便她在背後怎樣罵我都不要緊,但是當着面,她必須對我畢恭畢敬,俯首稱臣。時尚書屋
可是不行,無論在任何人面前,經理、老闆、客人,或者我,她都是這副不卑不亢的樣子,像個貴族。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