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女人都不是天使 第 10 頁


而一個星期也只當一天過,每天都是睡覺、起床、逛街、唱歌、宵夜、再睡覺,毫無新意。梅州是個很小的縣級市,小到散步都可以一直從市中心散到郊外去。生活的變化,僅僅是每次逛街買回的衣服款式不同,或者晚上宵夜時買單的男人換
作者:西嶺雪 / 頁數:(10 / 50)

「DJ乾仔說的。他去機場接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阿容神往地說,「乾仔是『夜天使』第1帥哥呢,他都說新人帥。讓男人誇男人,真不容易。」
「不比女人誇女人難。」
秦小姐自以為幽默地笑起來。時尚書屋
「秦小姐說話真有趣,一句是一句的。」
阿容又閒三話四東拉西扯幾句,覷着秦小姐情緒好些,頓一頓,終於言歸正傳:「我明天想請半天假。」
「哦?」
「明天我生日,乾仔說,第1次在梅州過生日,最好去泮坑拜拜神,會得到保佑的。」
「泮坑?」秦小姐沉吟,忽然看著我問,「Wenny,我們也去泮坑拜拜吧。來了這麼久,都說泮坑神廟最靈,還沒去上過香呢。」
「也好。」
我反正是無所謂的。在梅州,最大的敵人是寂寞,一天好比一星期那麼長,而一個星期也只當一天過,每天都是睡覺、起床、逛街、唱歌、宵夜、再睡覺,毫無新意。時尚書屋
梅州是個很小的縣級市,小到散步都可以一直從市中心散到郊外去。時尚書屋
生活的變化,僅僅是每次逛街買回的衣服款式不同,或者晚上宵夜時買單的男人換了。但是逛街和宵夜的地點卻永遠只有百花洲和江邊,能做的事也只是划拳與喝酒。時尚書屋
在廣州還又好些,在廣州至少可以趕場,經歷不同的夜總會或者酒吧,多見幾桌人。但是在梅州,世界就只「夜天使」那麼一點點大,每天的話題也就是俱樂部裡那一些些事,走來走去都只看到那幾個人,在歌聲裡,在酒杯底,假鳳虛凰地演一出鏡花緣。時尚書屋
秦小姐說:如果在梅州不逛街也不拍拖,她保證自己活不過一個星期。時尚書屋
衣服是女人的氧氣。而男人是輸氧管。時尚書屋
外面傳來輕微的譟動聲。時尚書屋
秦小姐喜形于色:「一定是Shelly回來了。搞定了!」
我們從側門望出去,正對著西廚的後門,果然看到幾個員工圍在阿堅和夕顏的身邊起鬨,西廚高興得只差沒把他倆供起來:「Shelly姑奶奶,可救了小的一命了!」
看到大家眾星捧月一樣地圍着夕顏恭維,我心裡有說不出的悶氣,秦小姐十根手指尖上的黑色甲油忽然便有了幾分張牙舞爪的意味。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黑暗裡女人的戰爭B(1)
這天晚上是我第1次見到秦晉。時尚書屋
的確帥,而且有味道。時尚書屋
男人很少可以長得真正有味道,往往不是太粗就是太弱,總有這裡那裡的不順眼。不像女人,萬紫千紅總是春。男人,只有那麼屈指可數的幾種摹本,兵馬俑是一種,二郎神是另一種,李白是第3種,再其餘的,都是變種。時尚書屋
秦晉是兵馬俑那種的,但是遠比兵馬俑高,上下身的分配也勻稱,而那種積澱千年的沉靜剛毅卻不變。那叫地氣。時尚書屋
他五官每一筆都是千錘百煉,烈火焚燒。有種讓人心儀的滄桑和沉穩。彷彿經歷百年風霜而痴心不改。時尚書屋
可惜我不喜歡找同行做朋友,否則一定泡他。時尚書屋
夕顏看到秦晉時有明顯的震撼。時尚書屋
是秦小姐介紹他們兩個認識。「這位是秦先生,五百年前是一家,我該叫你大哥吧?這是Shelly,我的助手,也是我的好妹妹。」
天下人都是她手足親戚。時尚書屋
秦晉和夕顏握手。眼光相對時,我看到夕顏的身子顫了一下。時尚書屋
我對女人的眼神像對男人的一樣在行。時尚書屋
秦晉掉進夕顏眼裡了。那裡面漣漪一重又一重,藏都藏不住。時尚書屋
燈光忽然在這個時候滅了。時尚書屋
驚呼聲四起:「停電了!停電了!」
就那麼巧,在我目睹林夕顏和秦晉兩個「觸電」的時候,「夜天使」竟然難得地停電了。時尚書屋
秦小姐尖叫:「這怎麼辦?這怎麼辦?Shelly,想想辦法,快想辦法。」
「別擔心。」
是秦晉的聲音,他的聲音在黑暗中聽起來格外悅耳有磁性,「沒有接到停電通知,可能只是短路,誰能告訴我電門在什麼地方?」
「我帶你去。」
這個聲音是屬於夕顏的,「秦小姐,您在這兒等一會兒,別到處走,小心碰傷。Wenny,能不能……」
她有些猶豫,但我已經明白了。說實話我很不想聽從她的指派,但是我自己也不得不承認這是最好的辦法,而且,我不想在新搭檔面前露怯,故意爽快地說:「你們去吧,大堂的客人我來招呼。」
夕顏伸出手來,我在黑暗中接住了,同時抓住秦晉的手,三個人就像串在一根線上的螞蚱一樣魚貫而出。然後夕顏的聲音在大堂裡響起:「大家不要慌,最好留在原地不要走動,小心打翻東西,碰傷自己。我們現在就去電房維修,很快會好。」
我摸索着來到台上,儘量使聲音顯得清脆俏皮:「各位朋友,各位嘉賓,讓我們一起欣賞這短暫的黑暗的愛撫,讓我們在黑暗中傾聽一首歌。我為大家清唱一曲好不好?」
「好!」掌聲雷動,客人們大聲慫恿:「唱吧,Wenny!唱啊!」
被燈火輝煌寵壞了的都市人難得經歷真正的黑暗,明知是短暫的,故毫不擔心,反而視為一場遊戲。時尚書屋

死亡不是夢

我在死亡裡愛撫你

我的靈魂祝福你直到最後一次呼吸

絶望的星期天

我清一下嗓子,開始唱起來。仍然是那首《黑色星期天》。在黑暗中,這首歌的魅力無窮無盡地揮發出來,湮沒了所有的喧囂與浮躁。時尚書屋
這也是我第1次在黑暗中為這麼多人清唱,我被歌聲打動了,被那種無邊無際的絶望和淒涼打動了。時尚書屋
半閉着眼睛,讓聲音從心底流出,整個世界都沉靜下來,傾聽我的歌聲,同我一起體味死亡。時尚書屋
死亡,是生命最大的快感,像一片羽毛在白雲下隨風飄送,輕盈無所依,亦不必擔心方向。時尚書屋
死亡是結束,是最安靜的休息,死亡使所有的罪惡與傾軋都停止,讓心靈永恆沉靜。時尚書屋
我崇拜死亡。時尚書屋
夢啊,我只是在做夢
我要醒來,尋找你
但我的心在沉睡,親愛的
我愛,我希望我的夢不會驚擾你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