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女人都不是天使 第 11 頁


店工作的人都喜歡喝一點兒酒,為自己的佯狂找藉口。後台所有的員工都擁到前台來向我鼓掌、吹口哨。這時夕顏和秦晉也從大堂入口走了進來,遠遠地向我豎起大拇指致意。我有些赧然,其實最大的功勞應該屬於他們兩個。DJ乾
作者:西嶺雪 / 頁數:(11 / 50)

但是我的心告訴我自己有多麼想你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絶望的星期天

四圍靜寂。我的聲音飄蕩在黑暗的上空,飄蕩在無聲的人群中,飄蕩在遠古的曠野,從心靈的最孤獨處走向沒有腳印的雪野裡。時尚書屋
像風在呼嘯。像雲在風的撕扯下聚散無蹤。像流浪在異鄉的藝人無從選擇自己的命運。像這首歌本身。時尚書屋
像上帝安排了一次停電,僅僅是為了讓眾人有機會在黑暗中欣賞我的一次清唱。時尚書屋
一曲歌罷,燈光大作。時尚書屋
舉眾歡呼起來,彷彿平生第1次擁抱光明,客人們紛紛起身,有節奏地叫起來:「Wenny!Wenny!Wenny!」
秦小姐從辦公室裡奔出來擁抱我,誇張地喊:「謝謝你,Wenny,謝謝你!你真棒!太棒了!」
在酒店裡工作的人,多少都會有些神經質,舉止言談充滿戲劇性,做什麼都略帶誇張。所以酒店工作的人都喜歡喝一點兒酒,為自己的佯狂找藉口。時尚書屋
後台所有的員工都擁到前台來向我鼓掌、吹口哨。時尚書屋
這時夕顏和秦晉也從大堂入口走了進來,遠遠地向我豎起大拇指致意。時尚書屋
我有些赧然,其實最大的功勞應該屬於他們兩個。時尚書屋
DJ乾仔趁機造勢:「讓我們用掌聲和燈光來歡迎我們的新歌手秦晉先生,有請秦晉!」
掌聲一陣響亮過一陣。在黑暗和光明的交替刺激下,客人們發狂了一樣,把今夜當作嘉年華會。時尚書屋
秦晉上台時,我對他綻開最燦爛的笑:「歡迎你,普羅米修斯。」
「過獎。」
他點點頭。時尚書屋
我反而有些驚訝,他居然知道這個典故,也算不簡單了。時尚書屋
第1次合作,我和秦晉都挺小心,不敢考較對方,不約而同都選了幾首最容易唱的對歌:《萍聚》、《相思風雨中》、《東方之珠》、《康定情歌》……
「情海變蒼茫,痴心遇冷風。當霜雪飄時,但願花亦艷紅,夜茫茫路上珍重……」
歌聲又懷舊又纏綿,兩個人的眼神交織在一起,同燈光與音樂一起,匯成一個太平盛世。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但是這卿卿我我的兩個人其實無情。時尚書屋
有情的,是角落裡另一雙眼睛,一直靜靜地、忠誠地凝視着台上。時尚書屋
那雙眼睛,屬於夕顏。時尚書屋
我忽然想,剛纔在我唱歌的時候,他們倆去電房維修,一定也是手牽着手走過整個大堂和長長的走廊的吧?時尚書屋
不知怎地,這個念頭使我非常不快。時尚書屋
他牽着她的手,他們在黑暗中並着肩一步步試探着摸索着往前走,時時停下來對視一眼,雖然什麼也看不到,可是他知道她在看他,她也知道他在看她,然後他們彼此輕輕握一下手,再前行幾步,再停下,手牽着手,肩並着肩,試探着親近,黑暗中的親昵……多麼像一場盲婚。時尚書屋
我頻頻偷窺夕顏的眼神。惡意地想,不知這雙眼睛流淚時是什麼樣子。時尚書屋
我一直想看到夕顏哭的樣子。想知道夕顏平靜的眼中什麼時候會有淚。她的笑容如此純淨真誠,讓人看了生氣,忍不住想摧毀那笑容,代之以淚流滿面。時尚書屋
想到夕顏淚流滿面的樣子讓我感到痛快。時尚書屋
一個完美的戰鬥計劃漸漸在我腦子裡完成:我要撮合秦晉與夕顏,然後再勾引他,讓她傷心,讓她流淚,讓她敗在我手下。時尚書屋
吳先生在這個時候走進大廳。時尚書屋
我的注意力不得不從夕顏身上轉開,將手比在唇邊向門口飛了個吻。時尚書屋
秦晉明白了,體貼地說:「唱完這首歌你去應酬一下吧,我獨唱好了。」
「謝謝你。」
我在電視屏的遮掩下輕輕捏一下他的手表示道謝。時尚書屋
他微愕,不知該不該抽回手去。而我已經放開他,飄然下台。時尚書屋
這是我今天晚上第3次握他的手:第1次,是初見面的握手禮;第2次,是在黑暗中引路;第3次,則純屬勾引和報復。時尚書屋
報復誰呢?時尚書屋
吳先生給我帶來一份禮物:帶有嵌翠墜子的項鏈。時尚書屋
翠的成色不是很好,但是鑲工很精緻。價格不菲,不過也不會高昂過分。正是大款送給「小蜜」的最佳禮物。時尚書屋
我立刻輓起頭髮,讓他替我戴到頸上。時尚書屋
他照做了,並沒有趁機在我修長白皙的脖頸上吻一下,這使我有些意外。原以為他忽然送禮是想在今晚將我們的距離拉近一大步的,何以如此坐懷不亂?時尚書屋
「我要離開梅州一陣子。」
他說,「去照看一下我其他幾間酒店。」
「什麼時候動身?」我低下頭,心裡略有幾分惆悵。吳先生不是我惟一的客人,但是交往了這麼久卻還始終維持在朋友的分寸上,這一點和別的男人多少有些不同。現在我明白他為什麼今晚要送我禮物了,是在對我們的交往做個總結吧?時尚書屋
「就這幾天吧,還有些零碎事兒要處理。」
他攬住我肩膀,「走之前,我大概沒時間再來看你了。」
「明天上午你有時間嗎?」我忽然轉出一個念頭。他這樣的人,雖然在梅州時似乎對我頗有情義,一旦離開,會轉身便把我拋到九霄雲外的。不,我一定要在他走之前最後一搏,撈取最大的利益才放他走開。時尚書屋
從前八大衚衕一等小班的姑娘接客,都不會太熱情,更不會輕易讓客人留宿。客人們以得到花魁姑娘的一夜情為榮,但是姑娘們如果只被客人溫存一夜後即拋開不再來,則是件丟盡面子的事情。時尚書屋
所以她們開始會淡着客人,吊著客人的性子,讓他一點點地討好自己,得來不易才會珍惜,態度遠比今天的豪放女們尊重。時尚書屋
但是適當的時候,她們會忽然變得很主動,像冬天裡的一把火,格外燎人。時尚書屋
如此,那客人才會相信這姑娘對自己是真心,是動了情,是精誠所至金石為開,才會舍盡千金搏一笑。時尚書屋
家學淵源。我知道應該在什麼時候點燃這把火。時尚書屋
「明天,上午,我們能再見次面嗎?」我微仰着臉,專注地望着他。我知道這個角度的我看起來格外天真。時尚書屋
他有些震動,溫柔地問:「怎麼?」
「我想約你去泮坑拜神。」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