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女人都不是天使 第 12 頁


你?為什麼是你?」一刀接一刀地刺出,我哭得聲嘶力竭:「為什麼是你?為什麼要是你?」血噴出來,濺了我一頭一臉,但是母親不肯倒下。永遠不倒。她在夢裡對我冷笑,冷冷地喝道:「她瘋了,抓住她!」一個男人衝上來,我
作者:西嶺雪 / 頁數:(12 / 50)

「你信神?」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以前不信,但是,我知道你信。」
反正明天打算上一次山的,正好乘機賣人情。我將頭垂得很低很低,彷彿在忍淚,停了好一會兒才重新抬起頭來,很艱難很低聲地說出我的邀約:「我想在泮坑為你送行,祈禱你一路順風。」
沒有人可以拒絶這樣的約會。閲盡繁花的吳先生也不能。而且我知道,梅州人多信神,對泮坑神廟十分在乎。吳先生不可能不答應我的這個約會。時尚書屋
果然,他握住我的手,大為感動:「沒想到你肯為我去拜神……好,明天早晨十點,我去百合花園接你。」
黑暗裡女人的戰爭C(1)
刀。時尚書屋
黑暗的蔽翼下,我揮舞着刀子向母親衝去,瘋狂地喊:「為什麼是你?為什麼是你?」
一刀接一刀地刺出,我哭得聲嘶力竭:「為什麼是你?為什麼要是你?」
血噴出來,濺了我一頭一臉,但是母親不肯倒下。永遠不倒。時尚書屋
她在夢裡對我冷笑,冷冷地喝道:「她瘋了,抓住她!」
一個男人衝上來,我對他揮起刀子,然而沒有刺出前,他那張英俊的臉像閃電一樣劈向我的心,我昏了過去。時尚書屋
我在夢中昏了過去,卻在現實中醒了過來。時尚書屋
淚水和汗水几乎將我湮沒,我摀住臉,任淚水在指縫間流。什麼時候?什麼時候我才可以告別這些夢魘?結束這無邊的流浪?時尚書屋
有人說,午夜醒來是一個人意志力最薄弱也是情感最真實的時候。可是我的柔弱有誰安慰,我的情感有誰承當?時尚書屋
世界那麼大,世人那麼多,可是找不到一個可以愛的人。時尚書屋
黑漆漆的屋子裡,彷彿到處藏着食人的獸,它們在冷笑,窺視,等待我最無力的時候將我吞噬。我几乎聽得到它們磨牙的聲音,那麼邪惡而張揚,充滿慾望。時尚書屋
「你是妓女,你女兒是妓女,你孫女兒是妓女,你曾孫女、曾曾孫女、你們世世代代都是妓女,永世不得超生,我恨你,做鬼也不會饒過你!我詛咒你……」
那切齒的、血腥的詛咒,在黑暗中蝙蝠一樣張開翅膀,血從黑暗中湧動出來,汩汩流淌,漫過床沿,漸漸淹沒我,窒息我,啊……
我翻滾下床,掙扎着開亮樓裡所有的燈。時尚書屋
沒有,沒有血跡,沒有古裝的女子,沒有魔鬼對我唸咒。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長長地舒一口氣,打開電腦上網。大風起兮在悄悄話信箱裡向我問好。我立刻將自己的QQ號回覆給他。時尚書屋
躲藏在電腦ID後面的究竟是一個人抑或一隻狗都沒有關係,我要的,只是一個可以對話的名字。時尚書屋
這個不眠的夜晚,多麼渴望有一個人可以陪我聊天,接觸一點兒人氣,讓我忘記那些夢魘與仇恨,再重複那些夢,我真的會瘋的。時尚書屋
心裡原是不抱希望的。但是就那麼巧,敲門聲几乎立刻響起,大風起兮竟然在綫。時尚書屋
我有些許淡淡的驚喜。時尚書屋
「起這麼早?或者根本就沒睡?」他打了一個笑符號後開始投石問路。時尚書屋
我誠實地回答:「沒睡,失眠。」
我在網上一向誠實。有些人上網是為了變換身份玩神秘,而有些人上網則恰恰相反,是想恢復真實的自己,說一會兒真話。我,屬於後者。時尚書屋
論壇使人與人的交往變得單純。我渴望對話,真正的心靈的交流。時尚書屋
「問女何所思?問女何所憶?」
咦,跟我玩《木蘭辭》?投桃報李,我回之以《詩經》:「自伯之東,首如飛蓬。豈無膏沐,誰適為容?」
「式微式微,良人胡不歸?」
正是棋逢對手。我興緻大長,轉守為攻,決定逗一逗他。「既見良人,雲胡不喜。我現在好多了。」
對方打出一連串驚嘆號,問號,省略號,做奄奄一息狀。時尚書屋
噩夢的陰影散去,我對著屏幕大笑,問他:「嚇到你了?」
「暈。」
「老男人貧血?」
「招架不來。小女子風緊,老男人扯呼。」
我才不肯放過他。「煽風點火的可是你呀。大風起兮?」
「哈哈,這叫班門弄斧,請君入甕。你若果然有隨風聚散那麼乖巧,該做低眉順眼狀,焉可如此伶牙俐齒?」
「是你風勢不夠強嘛。罷罷罷,隨風聚,隨風散,散了。」
「別,別。」
輪到他留我了,「老男人加緊風力,借了芭蕉扇來了。」
「鐵扇公主是你近鄰?」
「非也非也,與牛魔王一面之交而已。」
這樣子半真半假半古半白地扯着閒話,時間過得好快,兩個人你來我往地耍花槍,不知不覺已經東方大亮,月落星沉。時尚書屋
我打下最後一句「天亮了,我們該睡了。」
斷線下網,心裡有種懶洋洋的快樂。時尚書屋
窗外遠遠地傳來鷄啼聲。哦,又是一天了。時尚書屋
鷄啼第1次讓我感到有生氣。生人的氣息。時尚書屋

女人都不是天使 第2部分

神廟前他問了我一個問題A(1)
泮坑神社。時尚書屋
氤氳繚繞的煙香與沉鬱凝重的鐘聲在青翠蓊蔥的山林間迴蕩。盤旋的山路石階上有斷腿的老人在乞討。戴墨鏡的算命先生攤開了周易八卦招攬生意。路邊攤的假翠玉鐲子十元錢兩個。時尚書屋
請勿吸煙的牌子下圍着許多人公然燒紙。朱漆剝落的廟門大開着,出出進進的人個個手裡拿着張黃紙條,是求的簽吧?時尚書屋
一切都誇張而不真實。時尚書屋
賣茶水的老伯坐在樹墩雕刻的豪華茶案前,用手工紫砂壺沖泡劣質的烏龍茶葉,五塊錢一壺賣給客人解渴。拉開的是功夫茶的架勢,高山流水,春風拂面,關公巡城,韓信點兵,那麼辛苦挑上山的白開水毫不吝惜地潑潑濺濺,有種近乎殘忍的快意與瀟灑。時尚書屋
彷彿一場華麗緣。時尚書屋

茶商與茶人之間是一場華麗緣;

神與香客之間是一場華麗緣;

嫖客與妓女之間是一場華麗緣;

乞丐與施主之間是一場華麗緣。時尚書屋
我與吳先生、秦小姐與陳胖子、夕顏與秦晉、阿容與乾仔之間,都是一場浮花浪蕊的華麗緣。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