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女人都不是天使 第 13 頁


說不出的默契相知。這使我妒火中燒,而不便發作。吳先生交了香火錢,問我:「要求籤嗎?」「不,這些事,好的不靈壞的靈,我才不要自尋煩惱。」「有智慧。」吳先生讚我,「很少女孩子像你這樣看得明白。」「但
作者:西嶺雪 / 頁數:(13 / 50)

我們一行八人:吳先生載着我,又捎上了阿容和乾仔;秦小姐則拉上她的老相好——嘉瑋紙業的老闆陳胖子做司機,載着夕顏和秦晉:一是為了給秦晉接風,二則純是秦小姐的排場——她把夕顏當貼身丫頭,一時半刻都離不開,逛街購物都要夕顏替她還價。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八個人,自自然然地分成四對,浩浩蕩盪開進山裡來。拜神是藉口,遊戲才是大節目。時尚書屋
我們都是夜的寵兒,少有這麼早起床,在大太陽下活動的。但是精神興緻倒也都還好,比着看誰的體力最健,第1個衝上山去。時尚書屋
我不能不留意夕顏與秦晉。他們兩個並不大交談,可是自自然然地走在一起,並肩齊步,落在人群最後,有種說不出的默契相知。時尚書屋
這使我妒火中燒,而不便發作。時尚書屋
吳先生交了香火錢,問我:「要求籤嗎?」
「不,這些事,好的不靈壞的靈,我才不要自尋煩惱。」
「有智慧。」
吳先生讚我,「很少女孩子像你這樣看得明白。」
「但是,我要為你祈禱。」
我回給他甜蜜的一笑,十分虔誠地跪在蒲團上,開始祈禱。「神明在上。小女子初到貴地,請多關照。時尚書屋
保佑我平安,順利,發財,心想事成……」
轉念想到明明承諾了要為吳先生祈福的,當着神的面撒謊畢竟不妥。於是又補上一句:「也保佑吳先生一路順風,早日歸來——回來後別忘了找我。」
神在香煙瀰漫間悲天憫人地微笑着,有種飄然欲飛的生氣,眉眼依稀在動,雍容莊嚴。時尚書屋
每當有人往捐款箱裡扔進一張面額不等的票子,和尚就會敲一下磬作為祝福和接納。他們是神的代言人,代理一切送得起禮走得起後門的祈福人。時尚書屋
阿容求得一張下下簽,心情十分鬱悶。時尚書屋
秦小姐說:「拿到香爐那邊,念幾句燒了,重求一個不就得了?」
阿容依計而行,可是連求三次,都是下下簽,臉色漸漸青白,求助地看著乾仔,小聲問:「為什麼?」
是真的驚惶,但不無撒嬌的味道。煙花行當的女子,說什麼都像是在撒嬌。時尚書屋
乾仔只是無心:「一張紙而已,何必信它?」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從他們身邊經過,隱約聽到阿容哀怨的聲音:「可我問的是我們的將來……」
我們?還將來?我暗暗搖頭,這樣的蠢問題也要去問神?問我都已經可以清清楚楚回答她:你們兩個,逢場作戲,稍縱即逝,沒有將來!
誰和誰又是有將來的呢?時尚書屋
這青春亮麗的八個人,光鮮的外表,時髦的打扮,快樂的笑臉,還有媚眼與狎昵,都只是浮光掠影而已,哪裡有什麼將來?時尚書屋
聰明的,抓住這一刻盡情歡娛已經是不負我心;蠢的,如阿容,心心唸唸記掛着將來,那就連這一刻也不曾真正享受。時尚書屋
娛樂場所的紅男綠女,今日聚明日散,萍花行蹤,露水姻緣,最要緊的一條遊戲規則便是:不動真情。時尚書屋
誰動了真情誰輸!
有道士走過來要為我打卦。時尚書屋
我笑着揮手:「我的命硬,注定克父剋夫克子,不用算都知道。」
道士不言,只細細地對我打量。時尚書屋
我反而心虛起來,收起嘻笑,問他:「道長看到了什麼?」
「詛咒。」
彷彿有炸彈「砰」地投向身後空地,我竟然本能地回頭,懷疑是不是有人跟在我身後,被窺破天機的道士看到。時尚書屋
那個女人,惡毒地向我們一家三代施咒的女人,她可站在我身後,喃喃不絶,七竅流血?時尚書屋
「是什麼樣的詛咒?」我聽到自己的聲音在打顫,對著吳生虛弱地一笑,「我想和道長聊兩句。」
「我等你。」
他體諒地走開,站到一邊,憑着欄杆擁抱山谷裡的風。時尚書屋
道長對著吳生的背影看了又看,忽然長嘆一聲,說:「沒解了,晚了。」
「你說我的詛咒,無法可解?」
「不是說你,姑娘,報個八字。」
他細細掐算了,臉上露出一絲喜色:「有解,有解。」
「到底有解還是沒解?」我有些糊塗,惴惴不安,「有什麼方法可解?」
「緣分!」道士替我一一解說命中的星相,「你命犯天煞,被無名詛咒纏身,除非有一個女人肯用她的血洗清你的罪孽,你也肯用你的血洗去她的戾氣,當你們血脈相通,心心相印,命運即可交融改變。但是改好改壞,還在一念之間。」
「和一個女人血脈相通,還心心相印?」我越發茫然:「怎麼會是女人?一個什麼樣的女人?」
「仇孽是因女人而起,也只有由女人解咒。這叫以毒攻毒,陰極陽生。」
道士對我深施一禮,「姑娘,我言盡于此,你日後自然明白。」
我抑鬱,付了卦資,卻仍不死心,再問:「我怎麼去找那個解咒的女人?」
但是道士已不再理我,收了錢飄然而去。時尚書屋
吳生走過來,微笑着說:「被算命的說中心事了?這種事情,信則有,不信則無,別太放在心上。」
我們在山腰的野味館午餐。然後去湖心划船。時尚書屋
自然又是分成四對。時尚書屋
說要比賽,可是沒幾分鐘就都散開了。我看到阿容和乾仔在假山的陰影下接吻,她揪着他胸前的衣衫,一副喘不過氣來的樣子,而他的手早已伸至她裙子底下;看到秦小姐在和陳胖子打情罵俏,張着五個手指在他眼皮下晃來晃去,嘴唇噘起來可以掛住一個打滿了油的油瓶,那樣子,又是嗔又是笑,大概是在討戒指吧?但是我看不到夕顏和秦晉的身影,不禁悻悻。時尚書屋
湖面波平如鏡,被船槳不經意地一次次劃破,如同一道道符咒。時尚書屋
我有些心煩意亂,咒語,女人的血,爭寵之戰,偷情,鴉片煙,一段仇恨和幾世幾代的冤孽……
吳先生碰碰我肩膀:「還在想著那道士的話?」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