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女人都不是天使 第 14 頁


曲折折的亭台間遊走,袖子一甩,就是一齣戲。雲家的女人,都是天生的戲子。我們相逢在夜的海上,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你記得也好,最好你忘記,那交會時互放的光亮。歌聲在山水間飄流。如果離別是宿命,
作者:西嶺雪 / 頁數:(14 / 50)

我搖搖頭,不願意繼續這個話題:「剛纔湖面飛過一隻鳥,我認不出種類來,想再看看清楚。」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笑,想起自己今天進山的主要目的,於是輕嘆一口氣,開始做功課,「人生就像飛鳥掠過湖面,留下羽毛,留不下影子。」
「你在跟我背徐志摩?」
「很老土嗎?」我繼續扮惆悵,讓自己儘量鬆弛,神情動作都配合到位,望着湖面輕輕唱起那首《偶然》:
我是天空中的一片雲,
偶爾投影在你的波心,
你無須訝異,更無須歡喜,
轉瞬間消失了蹤影。時尚書屋
我的聲音純淨,輕柔,如風掠過湖面,拂動陣陣漣漪。時尚書屋
如果湖上也會出現蜃樓,那麼我看見的,只能是我姥姥。時尚書屋
我姥姥穿著長長的戲裝在曲曲折折的亭台間遊走,袖子一甩,就是一齣戲。時尚書屋
雲家的女人,都是天生的戲子。時尚書屋
我們相逢在夜的海上,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
你記得也好,最好你忘記,
那交會時互放的光亮。時尚書屋
歌聲在山水間飄流。時尚書屋
如果離別是宿命,如果憂傷是台詞,如果彼此的情意只是佯狂,那麼至少還有這山水是真的,這歌中的純美是真的,這一刻空氣中的淡淡傷懷是真的。時尚書屋
風月場所裡的情緣,都只是這一分這一刻,今天聚明天散,如浮雲飄萍隨風聚散,完全不能控制自己的命運。時尚書屋
每一天都是新的開始,每一天也都是世界末日。也許並不是完全不快樂,可是快樂是寫在水上的字,漂走了就不留下一絲痕跡。憂傷卻是永恆綿遠,沉睡在河流的底層。時尚書屋
吳先生握著我的手,好像被歌聲深深打動了,沉思許久,忽然問:「Wenny,有句話,現在問,有點假。可是,如果不知道答案,我會不甘心。」
我愕然地望着他,他的眼中寫滿內疚與留戀。是什麼問題呢?這樣地難於啟齒。我用眼神鼓勵他開口。時尚書屋
他有些自嘲地笑,終於艱難地問出來:「Wenny,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什麼?」我一時沒反應過來。時尚書屋
他更加羞赧:「交往這麼久,我還不知道在Wenny這個名字之前,你姓什麼,叫什麼,不唱歌的時候,你的真名字是什麼?」
我的眼睛忽然有些濕濕的。低下頭,一字一句地答:「我姓雲,雲無心。」
神廟前他問了我一個問題B(1)
我叫雲無心。時尚書屋
因為我媽媽叫雲岫。大名鼎鼎,無人不知的廣告界女強人云岫!
「雲無心而出岫。」
媽媽在任何的細節上都不忘記提醒我是出自她的傑作,在我的名字上也要打下烙印。時尚書屋
八歲時,我拿着戶口簿跑到派出所去為自己改名。時尚書屋
「為什麼要改名呢?」高台後的叔叔問。時尚書屋
「我不喜歡姓雲,更不喜歡叫無心。我想姓風,風花雪月好不好?」
「像日本人。」
叔叔阿姨們一起笑起來。笑夠了,告訴我:「名字不是說改就可以改的,要有正當理由。你的理由不充分。」
我的理由不充分。時尚書屋
媽媽的理由呢?她給我改名字時,用的是什麼樣的理由呢?就夠充分嗎?時尚書屋
姥爺姓雲。所以媽媽姓雲。時尚書屋
但是我,按照中國人的習慣,我本來是不應該姓雲的呀。我應該跟爸爸姓張,雖然俗,但更合理,用派出所叔叔的話說是,理由充分。時尚書屋
但是媽媽就有本事推翻了這約定俗成,以更充分的理由替我改歸她的姓,姓雲,雲無心。時尚書屋
媽媽在我三歲那年和爸爸離了婚。時尚書屋
印象中——或者是在傳說中吧,誰知道呢,三歲的孩子對世界沒有多少客觀印象——印象中,爸爸是個和氣而高大的男人,在夏天時會用扇子替我涼。時尚書屋
但是他沒出息。時尚書屋
這是媽媽說的。媽媽說:「你爸爸沒出息,沒本事,自己不求上進,還不許老婆出人頭地,但是一樣會拿着老婆的錢出去花。」
這個「花」有雙重意思:一是花錢,二是花心。時尚書屋
一個花老婆的錢去花心的男人是很令人不齒的吧?這使我沒有理由反對媽媽和爸爸離婚。當然,就算我反對,也是無效。時尚書屋
對於離婚這件事,媽媽多少對我有些歉疚,不過她把這些推給了命運,指着我嘆息地說:「女兒啊,你生不逢時。」
我生不逢時。時尚書屋
我姥爺生不逢時。時尚書屋
我們一家人都有點生不逢時。時尚書屋
姥爺出生在一八九八年,剛生下來就趕上變法,旗人子弟不能再從朝廷支糧錢,要靠自己掙錢了。時尚書屋
姥爺是世襲的驍騎校,但是不會騎馬也不會射箭,亦從未參加過長白山拜天、秋圍場狩獵等皇族大禮。他一生的能耐和風光,不過是玩鷂子、鬥骰子、抽泡子,以及蒐集古玩和美女。時尚書屋
姥姥是他在油盡燈枯前照亮的最後一個美女。時尚書屋
他送給她許多的珠寶首飾,鮮亮衣裳,但往往沒送出多久又向她要回,隔幾天再送來新的。時尚書屋
開始姥姥不解,後來便明白,那些首飾是進了當鋪。時尚書屋
雲家的人都是當鋪的常客,送進去眼面前用不着的東西,換取今天的奢華與喧囂。時尚書屋
她漸漸知道,偌大的雲府只不過是一個空架子,外表好看,裡面早已空了。時尚書屋
雲家自變法後這半輩子,都是靠典當和賒欠過來的。時尚書屋
姥姥在自己一生中最風光的時候已經預見了雲家的慘淡收場,並且暗暗準備後路。時尚書屋
可惜沒有來得及。時尚書屋
沒有料到災難來得那麼快,那麼突然而徹底。時尚書屋
分家的時候,大家發現雲府裡除了債,几乎什麼也沒留下。古董商們擁進來搖頭晃腦地給姥爺的珍藏做評估,其實誰都明白那價錢是黑透了的,可是沒有人出來主持公道。姥爺生前的酒肉朋友都星散,就連他死之前同桌打牌的牌友也躲之惟恐不及。時尚書屋
姥姥在那一刻體味到的世態炎涼比她當妓女的三年裡體味得還多。她後來對媽媽說:世上哪有紳士和好人,無非嫖客與妓女。時尚書屋
這句話,後來成為我們雲家女兒的祖訓。座右銘。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