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女人都不是天使 第 15 頁


苦心了,你原諒我吧。」姥姥當然原諒她。姥姥的半輩子都活在等待中,等待有一天可以有資格有機會原諒自己不孝的親生女兒。她扶起媽媽,與她抱頭痛哭,說:「岫兒,岫兒,媽從沒怨過你,只要你不怨媽就好了。」我一直不知
作者:西嶺雪 / 頁數:(15 / 50)

我很希望有一天為姥姥立碑時,可以在碑石上刻下這句話: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世上人,無非嫖客與妓女。時尚書屋
這是沒有多少文化的姥姥一生中說出的最有喻世意義的警句。時尚書屋
媽媽的離婚成為她與姥姥關係的轉機。時尚書屋
自從當年離家出走,不久又上山下鄉後,她與姥姥的母女關係早已名存實亡。時尚書屋
多年來,母女雖然都住在北京,卻只見過兩次面。一次是媽媽結婚,一次是我出生。時尚書屋
據說姥姥曾經反對過媽媽的婚事。 對男人清楚得像一桿秤一樣的她,只看了爸爸一眼就斷定說:「這個男人不能跟你終老的。男人是拿來用的,可是你看看他那個拆白樣子,注定了要吃一輩子軟飯。」
媽媽當然不聽。時尚書屋
——如果她聽了,又怎麼會有我?時尚書屋
但是我三歲那年,姥姥的話得到了驗證。時尚書屋
媽媽在離婚次日痛定思痛,抱著我找到姥姥門上,跪在地上說:「媽,現在我明白你的苦心了,你原諒我吧。」
姥姥當然原諒她。姥姥的半輩子都活在等待中,等待有一天可以有資格有機會原諒自己不孝的親生女兒。時尚書屋
她扶起媽媽,與她抱頭痛哭,說:「岫兒,岫兒,媽從沒怨過你,只要你不怨媽就好了。」
我一直不知道媽媽主動同姥姥和好究竟是因為衷心悔悟,還是一次新的利用——利用姥姥幫她來照顧我。一個累贅。時尚書屋
姥姥當年罵過媽媽是她的累贅,但是心裡並不真的這樣想。時尚書屋
媽媽從沒有這樣罵過我,可是她後來的種種行為其實都在驗證這一點——對她而言,我只是個累贅。時尚書屋
她從不肯當着人面承認我是她女兒。時尚書屋
離婚後,她在情場與商場上同時翻雲覆雨,不久扶搖直上,提名十大傑出企業家,著名廣告人。時尚書屋
——她怎麼肯讓人知道自己已經有了一個那麼大的女兒,這會讓她辜負了上帝賦予她的永恆的二十五歲的美貌。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天生麗質難自棄。所以棄的就只有泄露天機的親生女兒。時尚書屋
反正她姓雲,我也姓雲。對外說我們是姐妹倆也順理成章。時尚書屋
我在節假日的時候偶爾會去探望她,遇到有客人在,便大聲喊她「表姐」。時尚書屋
媽媽再鎮定,也還是有幾分羞澀,背後教訓我:「含糊叫一聲算了,何必可着嗓子滿屋喊。」
我知道她不好意思,於是喊「表姐」的聲音就更加響亮脆快。時尚書屋
同母親作對,是我生命裡最重要的事。時尚書屋
雖然,事實證明我走過的路偏偏一直在印證她的路。包括叛逆,包括離家出走,包括做妓女。時尚書屋
我說過我們母女間沒有交流。她不是那種可以和女兒痛說革命家史的母親。三歲以前的記憶太過朦朧。我一直想不明白像媽媽那樣的女人怎麼會選中爸爸那樣的男人做丈夫。時尚書屋
也許,媽媽也有年輕單純的時候?文學作品中有很多母親會告訴女兒自己年輕時約會的每一個細節,我媽媽則只會要求我在婚前做一個處女。時尚書屋
「你結婚的時候是處女嗎?」我問媽媽。時尚書屋
她很惱火,但壓抑着怒氣點了頭:「是,你爸爸是我第1個男人。」
「現在呢?現在你有過多少男人?你數得清嗎?」我再問。時尚書屋
這次母親光火起來,指着門要我滾蛋。時尚書屋
我對她搖頭:「媽媽,如果你真想讓我成為一個淑女,自己就首先不該做悍婦。」
她被我氣得笑起來,停了一會兒,神情疲憊地說:「曾經我想過要做一個男人的好妻子,但沒有成功,於是,我只有做天下男人的情婦。」
要做天下男人的情婦。這是媽媽說的,也是她做的。時尚書屋
一直覺得媽媽在實質上比姥姥更像一個妓女。同樣是出賣肉體換取實利,她做的,遠遠比八大衚衕的真正妓女更加下賤。時尚書屋
可是媒體偏偏要樹立這樣的人做楷模。只要她自己賺錢的時候也記得分潤他人,只要她逢年過節偶爾客串一下福利院義工,只要她每年依法納稅的同時沒忘了繳付各種慈善捐款……
那麼,她就是一個楷模。時尚書屋
從普通女工到十大企業家,她一路「睡」上去,色為媒,錢鋪路,所向披靡。時尚書屋
我也活在黑白顛倒中。但比她磊落。時尚書屋
我把黑夜當成白天來過,在「夜天使」裡做一個名副其實的歌妓。穿名牌服裝,戴白金首飾,跟人聊天中文裡夾着英文,間中優雅地持一杯紅酒並準確地說出它的生產年份與出產地——當然,媒體對我們這種人也有一個美稱,謂之「小資」。時尚書屋
所謂媒體,就是給不美麗的人和事冊封美麗的名銜,而同時給一些無過錯的人挑刺兒,直至他們完全分不清是非方向,只得像個傻子似的任媒體擺佈。這叫時尚。時尚書屋
時尚的另一重意思是憤世嫉俗,是煙視媚行,是叛逆,以及殘酷的青春——毋庸諱言,我全都做到了極致。時尚書屋
無奈的是,不管我有多麼痛恨我的母親,卻不能改變她的血液在我身體裡流淌這一事實。時尚書屋
我們的臉,一天比一天酷似,一樣的似乎總也睜不開的大眼睛,一樣的斜飛入鬢煙籠霧罩的細長眉毛,一樣飽滿潤澤的櫻桃唇,甚至一樣的一笑左腮一個酒窩右腮一顆紅痣。時尚書屋
每當對著鏡子,我看到的都不僅是我自己,還有我所痛恨的母親。時尚書屋
這是命運對我們母女最可怕的詛咒。時尚書屋
神廟前他問了我一個問題C(1)
準備下山的時候我們遇到秦晉。時尚書屋
斯時薄暮冥冥,輕寒剪剪。我們交了船上岸,看到山間的野花開得正旺,那麼多絢麗的顏色彼此衝撞而又無限和諧,那是再大膽的時裝設計師也不敢混放到一起的顏色,然而在夕陽下,在春風裡,它們怒放得如此張揚而自信。時尚書屋
這便是自由。時尚書屋
秦晉在那爛漫山花間佇立,灰色的夾克衫于風中呼啦啦地張合,明明穿的是最新款的「耐克」運動裝,然而看在眼裡,總覺他一襲長衫,恍若從遠古走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