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女人都不是天使 第 16 頁


lly昏倒?」秦小姐叫起來,「划船的時候她還好好的,怎麼會突然昏倒?」秦晉搖搖頭,眉宇間刻着一個「川」字:「我也不清楚。船划到湖中央,夕顏忽然說暈船。我們就靠了岸。上去才發現,那一片是墓地。本想穿過墓地找點水喝的
作者:西嶺雪 / 頁數:(16 / 50)

那一刻比任何一刻,都使我有種強烈的感覺:秦晉是一個舊時代的人,是從秦磚漢瓦的廳堂裡走出來的,是兵馬俑借屍還魂。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秦小姐揮着手叫他的名字。時尚書屋
秦晉回過頭來,被西下的太陽照得眯起了眼睛,夕陽給他的頭髮鑲了一道金邊,英俊得讓人心跳加速。時尚書屋
此後很多年,每當想起秦晉,映入我腦海中的便是這樣一個夕陽武士的印象。時尚書屋
那晚殘陽似血,空氣中有種淡淡的腥甜的味道,秦晉走過來對我們說,夕顏剛纔在山上暈倒,他已經將她背到山下,借了一家小酒館的包間休息。現在,是特意上來通知我們的。時尚書屋
他把Shelly叫夕顏,這個細節令我不快。時尚書屋
「Shelly昏倒?」秦小姐叫起來,「划船的時候她還好好的,怎麼會突然昏倒?」
秦晉搖搖頭,眉宇間刻着一個「川」字:「我也不清楚。船划到湖中央,夕顏忽然說暈船。我們就靠了岸。上去才發現,那一片是墓地。時尚書屋
本想穿過墓地找點水喝的,夕顏忽然指着一個墓碑叫:『怎麼會是這樣?』就暈過去了。」
我們面面相覷,都覺莫名其妙。時尚書屋
找到那家小酒館,夕顏已經醒了,唇青面白,獃獃地坐在角落裡,好像剛剛哭過,臉上似有淚痕。時尚書屋
在夕顏的臉上,我看到了死亡的陰影。時尚書屋
我能夠清楚地分辨死亡的味道,就像蝙蝠于黑暗中辨別障礙物,不是因為喜歡,而是因為敬畏。從小到大,追着死神的腳步跑過太多次,以至于凡是他老人家出現過的地方,我都可以準確地嗅出那種陰鬱的晦暗的氣息。時尚書屋
雲家是個大家族,雖然活着的時候鷄犬之聲相聞不相親,但並非老死不相往來。時尚書屋
送葬是雲家的大節目,約等於半個世紀前的雲府午宴。所謂身後哀榮,親屬當然是希望場面越大越好,來賓越多越好,所以總是不厭其煩地惦念起每一個遠親近朋,一一發出邀請帖子去。時尚書屋
而姥姥向來逢請必到。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姥姥很在意這些葬禮,因為只有收到訃告的時候她才會想起,自己曾經是雲府的一員。能以雲家人的身份參加雲家親戚的葬禮,在她看來是一種身份的承認。時尚書屋
從三歲起,我便頻繁地跟隨姥姥出席各種葬禮,送走一個又一個血緣上的親戚。其中有些人,是直到他們死的時候我才在殯儀館瞻仰過一次遺容。可是仍然要遵從家族的禮數為其披麻戴孝,磕頭致哀。時尚書屋
第1次看到死人從屍床上被投向煉屍爐時,我驚嚇過度,狂叫起來,掙脫姥姥的手盲目地向前奔,兩肋被大人抓住了,自己也不明白為了什麼,拳打腳踢,一邊受傷小獸般大聲號叫着,一邊仍瘋狂地一次次奔向火爐。後來人們紛紛議論說不該讓我來看送葬的,小孩子的眼睛太乾淨,八成是看到了不該看的東西,中了邪……
那天晚上,我第1次在夢裡夢見自己殺人。時尚書屋
後來,便頻頻地手起刀落,快意恩仇了。時尚書屋
再參加葬禮時,總有種恍惚的錯覺,以為床上的人是被我在夢中親手殺死的。我在暗中窺視着死者親屬的臉,在他們臉上辨識死亡的蹤影,猜測他們是否已經窺破天機。時尚書屋
漸漸地,我只要看到一個人的臉,就可以猜到她是否死了親人。時尚書屋
夕顏臉上的哀戚使我清晰地感覺到,她剛剛和死神碰過面,做了一場交易。時尚書屋
秦晉遞給她一杯水,關切地問:「好點兒了嗎?是中暑?還是貧血?」
「都不是。」
夕顏搖搖頭,無助地望着我們,神情恍惚,「我看到了我爸爸。」
「你爸爸?」秦小姐又叫起來,「你在什麼地方看到你爸爸了?」
「在墓園。我看到爸爸的碑。林大志之墓。我不知道爸爸原來已經死了,還葬在那兒。」
「你爸爸叫林大志?他死沒死你都不知道?」我們更加奇怪,怪不可言,「會不會只是重名?」
「不會的,墓碑上寫着生卒年月日,是我爸爸的生辰。同名同姓又同時出生,怎麼可能那麼巧呢?」
「你爸爸在梅州?怎麼從來沒來看過你。」
「我已經八年沒有見過他了。」
夕顏神情慘淡,淒然搖頭:「我和媽媽只知道他來了梅州……我來梅州,就是為了找他……大學一畢業就來了,放棄分配,來到『夜天使』,就是為了找他……」
彷彿有風吹過。時尚書屋
我忽然感到背上發冷——大太陽底下,一場沒有預期的郊遊,好好地划著船,忽然覺得頭暈。被迫上岸,卻發現那裡有一座父親的墳。而那父親,已經失蹤了八年……
這樣的故事,是生活中真實的發生嗎?時尚書屋
難道一切是冤魂引路?時尚書屋
這陰冷的意外使我們的泮坑之遊草草結束了。時尚書屋
回去的路上,我一直髮着抖。時尚書屋
死生契闊,人世無常。我想起我媽媽,那個華麗的堅強的永遠屹立不倒的女人。有一天,她也會生病,也會流淚,也會衰老,也會失意,甚至,也會一步步邁近死亡。時尚書屋
如果,如果在泮坑的山墳叢中,看到墓碑的人是我,而墓碑上的名字是我媽媽,雲岫。我會怎麼樣?時尚書屋
不!不可能的!雖然我恨她,我巴不得她輸,她倒下,她哭泣,可是我不要她死,不要!她是我媽媽,這無可改變,我惟一的惟一的媽媽,我的生命之源。時尚書屋
死亡的想像使我窒息,我忍不住雙手按在胸前。但是緊接着我意識到,這是剛纔夕顏做過的動作,在小酒館裡看到她時,她正是這樣一副模樣,低着頭,雙手按在胸前,微微顫慄。八年期盼,萬里尋找,找到的竟是一座孤墳,除了昏倒,她還能做什麼?在她昏迷的一刻,她一定渴望過,眼前的一切都是幻象,醒來後可以拒絶承認的錯覺,甚至,她也許希望那不僅是昏倒,而是死亡,是結束,那樣,便不必重新面對這冰冷塵世,而可以牽着死神的衣角,去尋找她失蹤八年的爸爸……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