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女人都不是天使 第 17 頁


底下的人都有所不同。自己也明白是異類,故而越發撒嬌撒痴,放浪形骸,多少都有些神經質,且美其名曰真性情。說穿了,不過是逢場作戲。阿容過火的表演敗了我的胃口。不想東施效顰,只得將眼淚和表白都窒住了,一時相對無語。
作者:西嶺雪 / 頁數:(17 / 50)

——不知為什麼,這一刻,我彷彿與夕顏合二為一,清楚地感受到她的心痛。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吳先生開着車,將閒着的那隻手按在我膝蓋上,輕輕說:「別害怕,我會照顧你。」
我渾身一振。他看穿我了?他懂得我堅強外表下的無助與不安?我忽然好想好想撲到他懷裡痛哭一場。可是,我的眼淚還沒來得及湧出,后座卻忽然傳來了阿容的哭聲。時尚書屋
阿容將頭埋在乾仔懷裡,正哭得雙肩哆嗦,渾身亂顫。乾仔有些不耐煩,搖着阿容肩膀說:「別這樣,Wenny會笑的。」
我擺擺手:「沒關係,我看不見也聽不見,你們繼續。」
日夜顛倒的生活過久了,漸漸與世隔絶,與眾不同,我們是「夜天使」,是一群活着的鬼,有我們自己的一套生存方式與遊戲規則,所有的價值觀人生觀與太陽底下的人都有所不同。時尚書屋
自己也明白是異類,故而越發撒嬌撒痴,放浪形骸,多少都有些神經質,且美其名曰真性情。時尚書屋
說穿了,不過是逢場作戲。時尚書屋
阿容過火的表演敗了我的胃口。不想東施效顰,只得將眼淚和表白都窒住了,一時相對無語。反而更添幾分離情。時尚書屋
收音機裡鄭秀文反覆地唱:「一個獨自在發燒,另外那位唇上在結冰。負負得正,各取需要,多玄妙。也許上天不給我的,無論我兩臂怎樣緊扣,仍然走漏;給我的,無論過去我怎失手,都會擁有……」
我閉上眼睛,聽到我的心哭了……
會飛的流言棉衣A(1)
吳先生走了,走之前,留給我一張存進一筆小款子的太平洋卡,用的是我的名字:雲無心。時尚書屋
他說:「這張卡留給你,我們都知道密碼,我會記得叮囑秘書隨時查詢。如果你遇到什麼困難,把錢提空了,我會安排秘書存款進去。」
這樣的關照,比我期待的還要好。時尚書屋
這使我在他走前的最後一天,忽然對他生出了幾分真情。此前,使盡種種手段,也說過許多甜言蜜語,都是做戲,但是那一天,跟他揮手道別時,我眼中的淚痕卻是真的。時尚書屋
我會對許多不相干的人免費贈送我的笑容,但從不奉獻淚水。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眼淚,是我最珍貴的真實。時尚書屋
吳先生走後,我多少有些落寞。畢竟,他是惟一一個在臨走時追問我名字的客人。時尚書屋
他在離開梅州之際,在也許一輩子都不會再見面的臨別前夕,問我的最後一個問題是:你的名字叫什麼?時尚書屋
就沖這一點,我知道我和他之間,不是嫖客與妓女那麼簡單。時尚書屋
嫖客不必關心妓女的名字。時尚書屋
我懷疑吳先生是不是有一些愛我。真誠的,不止於肉慾與美色的,那種屬於純精神領域的愛情。時尚書屋
這一刻我才知道,原來我也還是渴望愛情的。時尚書屋
從大一,到現在,不曾改變。時尚書屋
大學時代的我曾經如此美麗。時尚書屋
如花的年紀,如花的樣貌,學習成績名列前茅,零花錢豐富,處處表現得都像一個公主,誰會瞭解那鑽石冠後面半棄兒的辛酸?時尚書屋
每天下了自習,都有小男生站在寢室門外等;電話鈴一響,室友們頭也不抬說:「無心,找你的。」
所有的節假日都被約會塞滿;光是挑選周末晚會的舞伴已經讓人頭痛不已……
舞會在大教室舉行,雪白的日光燈管,簡單的音響設備,沒有樂隊,沒有佈景,把課桌推到牆角闢出一片樂園,男生女生羞紅的臉,眼神不敢相對,可是眼裡滿是流光溢彩。我總會在舞會進行到多一半的時候才進入,引起小小騷動,艷羡與妒恨的眼神糾結在一起包圍着我,不相識的男生走上前來問:「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嗎?」
我展開一個安琪兒般甜蜜單純的笑,不回答,亦不拆穿。校花雲無心的名字,他們怎麼可能不知道,不過是要借這個老問題來親近罷了。時尚書屋
隔了那麼多年,又有人來問我了:你叫什麼名字?時尚書屋
問的人,是真的不知道,雖然早已親近。時尚書屋
青春的鋪滿鮮花的成功路是在什麼地方忽然轉入岔道的呢?時尚書屋
昨天品學兼優的大學生,《莊子》研究的何教授的關門弟子,轉瞬間成了「夜天使」的女歌手,靡靡之音取代了朗朗書聲,從一個男人的懷裡舞向另一個男人的懷裡,難得有人問一句「你的真名是什麼」已足以令心潮澎湃……
為什麼我會是我母親的女兒?時尚書屋
我對夕顏說:「為什麼我會是我母親的女兒?」
夕顏答:「這是沒得抉擇的。」
那一刻我如遭雷擊。時尚書屋
這明明就是我的口吻,夕顏彷彿一面鏡子,不,彷彿是我另一個自己,替我說出我最想說的話來。時尚書屋
但她只是輕輕嘆息:「無心,我們都是一樣的人。」
「不,我們是兩種人,截然不同。」
「有什麼不同呢?都是成長在破碎的家庭裡,卻苦苦地尋找完整。」
我再一次被擊中了。無邊的恨意湧起。恨她的聰明,恨她的清醒,恨她那麼徹底地看穿了我,而我卻對她一無所知。時尚書屋
夕顏在泮坑之遊的當晚請假。但是關於她的故事,她的身世之謎,卻不斷地有新的版本傳來,都說得有鼻子有眼的。時尚書屋
流言就像一床張開袖子飛舞的陳年舊棉衣,拍打上去,灰塵「嘭」一下飛起,從一間屋子飛到另一間屋子,從一個人面前飛到另一個人的面前,經過之處,灰塵撲面,每個人都好像試穿過一次似的,身上留下了棉衣的氣息。時尚書屋
流言飛到吧檯,推銷洋酒的XO小姐滿臉酒意地告訴大家:知道嗎,Shelly的媽是個好風流的女人,背着老公偷人,生下女兒來連誰是孩子父親都弄不清楚。Shelly的爸爸,哎,那天Shelly說叫什麼來着?對了,林大志。那個林大志開始被蒙在鼓裡,把女兒養了那麼大,可是就有八年前,一個不小心,竟把秘密給拆穿了,你想,一個男人呀,哪裡受得了這種羞辱,氣得當天晚上就離家出走了,連封信都沒留下。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