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女人都不是天使 第 18 頁


平時主持節目一樣,抑揚頓挫很煽情地說:「你們仔細看過Shelly的面相沒有?左眉高右眉低,這種面相最克父母的。他老豆離家,八成是因為父女誓不兩立,除非一方離開,不然非死即傷,做老豆的為了保命,也為了保住女兒,不想讓女兒走
作者:西嶺雪 / 頁數:(18 / 50)

至于那個偶然機會,大概情形是這樣——Shelly生了某種急病需要驗血,一驗,發現Shelly血型是AB型,而林大志是A型血,夕顏媽媽是B型血,A型和B型血的人怎麼可能生出AB型的女兒呢?於是Shelly的身世之謎就被曝光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一個伴酒小姐出來打岔:「說得這麼專業,好像你對血型多明白似的。」
XO言之鑿鑿地反駁:「《血疑》裡有過這樣的情節,你沒看?」
電視故事就是他們最強有力的依據了,電視裡有過的,當然生活中也可以有。抬杠的人立刻矮了半截:「《血疑》裡這樣說的嗎?我小時候也看過那個連續劇,記不清了,那時候太小,哪裡記得住?」
周圍的人哄笑起來:「你不過是想說你年齡小,用得着這麼拐彎抹角嗎?」
嬉笑中,棉衣伸出袖子又飛到了調音室去,DJ乾仔就像平時主持節目一樣,抑揚頓挫很煽情地說:「你們仔細看過Shelly的面相沒有?左眉高右眉低,這種面相最克父母的。他老豆離家,八成是因為父女誓不兩立,除非一方離開,不然非死即傷,做老豆的為了保命,也為了保住女兒,不想讓女兒走,就只好自己走了。唉,命裡八尺,難求一丈,最後還是客死他鄉了。」
「真可憐!」阿容當然是第1個站出來響應的,「面相術最靈了,乾仔,你會相面嗎?」
於是話題轉到面相學上去,等把那點有限的相術交流完了,夕顏的面相剋父也就成了定論。而乾仔則儼然成了相術專家,成了人群的中心。時尚書屋
這讓旁的人覺得不安,怎麼這樣有創意的想法自己就沒想到呢?於是便絞盡腦汁,於是便花樣翻新,於是便另辟蹊徑,於是便語不驚人死不休,於是便有了更新的桃色傳奇:
夕顏其實是個棄嬰,是林大志在城牆根兒撿的,養到十幾歲,眼看夕顏一天比一天大,出落得一天比一天清秀,便動了染指之心。但在調戲養女的時候竟被夕顏的母親撞破,於是惱羞成怒,離家出走……
此言一出,「嘖嘖」聲立刻響成一片,有人嘆息:「養父非禮養女的事兒可多了,我們鄰居就有一家……」
有人置疑:「上期在雜誌上看到一篇紀實故事,好像和你這情節差不多呀。」
也有人恍然大悟:「難怪Shelly好像總是不大開心的樣子,對男人又那麼冷淡,肯定是被養父嚇怕了。」
「嘖嘖……」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嘖嘖嘖……」
關於他父親林大志的死因,就更加版本多樣。有說他父親參加了黑社會,在梅州被亂刀砍死的;也有說林大志做了和尚,要不怎麼會葬在泮坑神廟附近呢?更有的說林大志是個盜墓賊,來泮坑挖寶,結果死在墓穴裡的……整個一部金庸小說的框架。時尚書屋
每個人都是天生的編劇家,虛構故事的能手,區別只是有的人用筆寫,有的人用嘴說,還有的人則藏在黑暗裡自個兒惡意地猜。時尚書屋
如果你在「夜天使」裡看到三三兩兩的服務員聚在一起,聽說書一般聚精會神而又興高采烈,那一定是在議論林夕顏。時尚書屋
長着袖子的流言棉衣在各門各室間飛舞着,拍打着,張揚着,灰塵厚厚地蓋住了「夜天使」每一個角落,矇住了人的眼睛。時尚書屋
夕顏在眾人的議論中漸漸面目模糊—— 一個棄兒,一個私生女,一個克父克母的「地煞星」。時尚書屋
即使最善良的人,也會選擇其中最溫和的一種說法來相信:她父親有了相好的,拋棄了她母親和她,另尋新歡。時尚書屋
但是真相呢?真相到底是什麼呢?時尚書屋
這個有關死亡的故事,像一株艷紫的罌粟花,在我心靈深處妖嬈地綻放。時尚書屋
我買了大堆補品,特地請秦晉代唱全場,自己跑到宿舍來探病。時尚書屋
像蝙蝠撲向黑夜,露珠死在黎明,死亡於我有着不可抗拒的魅力。時尚書屋
很意外地,後台總管阿堅也在,正給夕顏煲栗子鷄進補。時尚書屋
鮮活的鷄,拔毛放血,滾水燙了,用筷子掏出五臟,然後灌水洗淨——不肯破膛,要保持鷄的原氣——塞進提前剝好分成兩瓣的栗子,封緊,放進冰櫃裡保存一夜,使栗子入味,然後放進薑片、紅棗、鹽、白幹等佐料小火慢燉,直至栗子軟熟,鷄骨頭也酥了才起鍋。時尚書屋
是典型的北京小吃,卻用南方做法,香味從樓下廚房裡一直飄上來。時尚書屋
我饞涎欲滴,兼妒火中燒——從來沒有人如此用心地為我煲一味菜。時尚書屋
我向夕顏講起三歲時的經歷,父母的離異,母親的冷漠,直到自己的離家出走。但是我沒有告訴她我那著名的母親的名字,也不會說我離家出走的真正原因是為了何教授。時尚書屋
想知道對方的故事,最好的辦法就是先傾訴自己。時尚書屋
夕顏沉靜地聆聽,她是一個很好的傾訴對象,非常懂得在什麼時候配合什麼樣的表情,而絶不打斷傾訴者。時尚書屋
可是我的目的不是為了傾訴,而是希望她也同樣地坦白。時尚書屋
然而她只是說:無心,我們都是孤獨的孩子,成長在破碎的家庭裡,卻苦苦地尋找完整。時尚書屋
「為什麼?」我的聲音尖鋭起來,「你的破碎是什麼?我們倆是兩種人,我們根本毫無相同之處。」
夕顏望向我的眼神,如此澄澈見底,在她的眼中,我清楚地看到了自己的投影……
千不該萬不該,阿堅在這個時候端着栗子鷄煲走上樓來,臉紅紅的,不知是不是因為爐火太熱。但他眼中那種奕奕的神采是我識得的,當年將何教授請至家中小宴,我親手為他添酒時,便曾經這般地興奮。時尚書屋
我心裡一動,暗暗詫異,表面上卻只做無心:「阿堅你不去上班,跑到這兒來給夕顏開小灶,不是偷廚房裡的鷄報公賬吧?」
「怎麼會?」阿堅憨笑,摩拳擦掌,「Wenny,你吃不吃?你要吃我給你也盛一碗,嘗嘗吧。鷄是我昨晚親自去菜市場挑的,只有調料是從俱樂部裡拿來的,一點點鹽和酒,不算貪污吧?」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